笔趣阁 > 捡宝王 > 1644.一个因纽特人
        李杜一定要找到史蒂夫,一是因为承诺,他身上承载着埃尔森的希望,二是因为比特知道他的秘密,和他做同伴的其他人或许也知道。
  
      他也得知道时空飞虫的信息,听了比特的话后他有个预感,如果自己能找到史蒂夫,或许就能知道时空飞虫的具体身份了。
  
      于是,他直接在岛上清理出一片区域,暂时在上面进行扎营,但营地里只有补给,人还是住在对岸。
  
      迷途岛多少有些邪门,他不清楚这岛屿情况,不敢在上面待的时间太久,他相信那因纽特人少年的告诫是有道理的。
  
      岛上有直升机和一部分生活物资的补给,保镖们和另外的生活物资补给在岸上,每天白天他们登岛搜查,晚上则返回营地休息。
  
      这些日子,他们的饮食倒是不错,安吉库尼湖里盛产各种淡水鱼,寒带的淡水鱼生长慢、肉质佳,倒是吃的李杜很开心。
  
      经过仔细的搜查,迷途岛没有发现人,但发现了一些人生活的痕迹。
  
      可是这不能证明什么,他们在果香镇打听消息的时候就有人说,岛上偶尔有冒险者登陆,或许这是冒险者留下的痕迹。
  
      埃尔森对于寻找史蒂夫的下落不遗余力,他动用关系给直升机安装了一台测绘雷达,通过这台雷达,将全岛扫描一遍后可以制作出3D地形图,包括生命痕迹也能发现。
  
      但是,迷途岛的矿石中不知道含有什么强磁性物质,制作出来的3D地形图模糊不清,帮助不大。
  
      3D扫描地形图没什么帮助,即使扫的清晰也没用,狼哥带人在阿喵和阿嗷的帮助下几乎将岛屿搜寻了一遍,确实没有发现人的踪影。
  
      岛上没有发现,湖面没有发现,那要找人,就得把主意打到湖水中了。
  
      李杜不信有人能在水下生活,这有点太玄奇了,本来他不会盯着湖水,可是那个因纽特人少年当时就在他眼皮底子下消失于湖水中,这怎么也说不过去。
  
      这些天他买了大量潜水用具,潜水服、潜水器、推进器、水下录像机等等,各种工具都纷纷到位了。
  
      确定岛上没有发现,李杜就要带队进入湖泊中搜查了。
  
      这是一个更大的工程,而且有危险性。
  
      安吉库尼湖是个大湖泊,平均深度是五十五米,最深处有接近六百米,在没有潜水器的帮助下,光靠人是没法搜寻的。
  
      得知他要下水搜索,埃尔森特意给他打来电话。
  
      老爷子的声音更加疲惫了:“李,你要搜索整个湖里吗?”
  
      李杜道:“现在水面之上没有发现,那我就得去水面之下看看了。”
  
      听了这话,埃尔森叹了口气道:“这样可就费劲了,安吉库尼湖的面积太大了。”
  
      李杜微笑道:“这没问题,我以迷途岛为中心向四周辐射,无论如何我得仔细找找看,否则错过什么,我会很遗憾。”
  
      埃尔森感激道:“那多谢你了,很抱歉我无法直接去帮上忙,现在两个家族的生意、一些消息还有其他事情太多了,我有点无法脱身。”
  
      李杜满口答应:“这是我应该做的。”
  
      埃尔森无法抵达现场,但在物资供应上有求必应。
  
      大家族的人脉资源开始展现出来,加拿大海军跟李杜进行了联系,他们派来了一队蛙人协助调查。
  
      李杜先安排蛙人们在水下放置摄像头进行监控,因为湖水有些浑浊,摄像头作用不大,可好歹有比没有强,聊胜于无。
  
      一场轰轰烈烈的水下搜寻活动开始了,埃尔森在准备调集小型潜艇空运过来,当然,他调动的不是军事潜艇,而是小型的旅游潜艇,李杜在澳大利亚见过。
  
      迷途岛就是地壳在湖泊中的突起,从岛屿边缘开始,往湖泊中逐渐深入。
  
      李杜安排蛙人逐步放置摄像头,他先将岛屿四周监控起来。
  
      忙活了一个多周,足足上万个摄像头被布置下去,可这不过是沧海一栗,仅仅是将岛屿四周监控起来,湖泊中大部分水域依然隐藏在神秘之中。
  
      七月中旬,上午的时候,李杜正在研究水域地图,他准备用3D测绘仪对湖底进行检测,看看湖底有没有异常之处。
  
      就在这时候,他的对讲机响了,小马克洛夫的声音传了出来:“老板,有一位因纽特人到访,他在找你。”
  
      李杜立马道:“让他进来。”
  
      他在湖边设立了一个小型营地,就跟军事营地似的,各种工具、各种仪器,因为这些东西很值钱,为了防止有人来盗窃,他还安排了守卫,这样看起来跟军营更像了。
  
      小马克洛夫带来了一个中年人,他穿着简单、身材矮小,有着因纽特人的体貌特征,但让李杜最注意的是,他的皮肤很白,就跟之前李杜见过的那个因纽特少年一样。
  
      双方见面后,中年人开门见山,他甚至们没有自我介绍,直接用生硬的英语问道:“先生,您好,请问您在这里干嘛?”
  
      李杜笑道:“我在湖里找东西。”
  
      中年人说道:“是在湖里捕鱼吗?这湖里可没有沉船或者什么宝藏呀。”
  
      李杜道:“我不找宝藏,也不捕鱼,我在找我一个失踪的朋友。”
  
      中年人讶异的瞪大眼睛道:“你的朋友在湖里游泳,然后被淹死了吗?”
  
      李杜摇头:“具体我不清楚,反正我得找到他,事实上我要找的不是一个人,是一群很重要的人,我必须得仔细搜寻,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中年人深吸了口气道:“我就是好奇,看到这么多人出现在湖边,出现了这么久……”
  
      “你从哪里来的?”李杜忽然打断他的话问道。
  
      中年人一愣,道:“我我我从哪里来的?你问这个干嘛?”
  
      李杜本能觉得他有问题,他的反应和回答更让他坚定了自己的感觉。
  
      于是,他紧接着问道:“你别管我干嘛,你进入我的营地,我当然得了解你。你多少岁了?来自哪里?叫什么名字?身上有什么证件?我需要知道你的具体身份!”
  
      中年人搓着手道:“我的身份,我的身份跟你没没关系,我是说,唉,我是来送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