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648.进入里面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没有其他的选择,李杜只能发誓,以苏菲和孩子的名义发誓。
  
      听完他发誓,因纽特人满意的点点头道:“好,现在我告诉你最危险的地方,那就是一百米的水压。你的潜水能力如果不是很好,注意,我是说很好,那你得小心。”
  
      李杜顿时明白了他的话,说道:“我们要去湖底是吧?就去那个螺旋突起的地方?”
  
      因纽特人点点头道:“对。”
  
      一百米的水压很恐怖,但对于现代科技来说,解决这问题并不难,营地里有潜水器,人待在里面可以潜入水中上千米,一百米不在话下。
  
      因纽特人告诉他:“你不能光靠潜水器,有些地方潜水器去不了,你得靠自己,你可以穿上潜水服、背上氧气罐,但你得能自己对抗百米水压。”
  
      这就不是李杜能做到的了,他学过潜水,也学过深潜,当初在澳大利亚捕捞黑金鲍的时候他表现很出色。
  
      但那也没有一百米的水深,如今可是正儿八经要玩超级深潜了。
  
      百米潜水需要专业训练,对于门外汉来说,光靠工具无法解决这问题。
  
      还好,李杜不是门外汉,他总归学过深潜的,在深潜专用潜水服和一些药物的帮助下,他可以短暂的进行百米潜水。
  
      花了一天时间进行准备,李杜安排好了营地工作,提着沉重的潜水服和其他工具跟在因纽特人身后走向荒野。
  
      哥斯拉忍不住喊道:“老板,你一个人太危险了!选一个人帮你!”
  
      因纽特人坚定的摇头,李杜无奈的挥挥手道:“等我回来吧,兄弟们,我自己去看看怎么回事,然后就回来。”
  
      狼哥沉重的说道:“我们就在这里等你,你不回来,我们不走!”
  
      说到这里,他逐渐加重了语气:“如果你长时间没有回来,就算把整个安吉库尼湖的水抽干,我们也会找到你!”
  
      李杜笑着点了点头,道:“好,放心。”
  
      狼哥一行人还听他命令,阿喵阿嗷等熊孩子就不听话了,死死跟在他身后,连断了腿的阿白都挣扎着爬到了他手臂上,拉着他衣袖不肯放开。
  
      李杜问道:“能不能带这些动物?”
  
      普通的一个问题,却让因纽特人吓了一跳,他紧张到了几乎手足失措,连声道:“不行不行,坚决不行!你不能带它们!你快让它们回去!”
  
      他的反应让李杜很纳闷,道:“怎么了?你们有人对动物的皮毛过敏吗?”
  
      因纽特人眨了眨眼睛,然后断然道:“对,我们很多人对动物的皮毛过敏,我们不能接触它们!”
  
      李杜道:“你这不是接触了吗?这不是没事吗?”
  
      因纽特人皱着眉头说道:“反正不管你说什么,绝不准带这些宠物,你自己想,它们怎么通过百米水压?一下水就被水压搞死了!”
  
      李杜刚要回答,因纽特人不想听了,他指了指太阳道:“我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史蒂夫-图森伯格还能等你多久,我可不敢保证。”
  
      话说到这份上,李杜不能再争辩下去。
  
      他想尽办法将阿喵阿嗷它们送了回去,几个熊孩子平时很少和他分离,而且它们似乎感觉到当前气氛不对劲,无论如何都要跟着李杜。
  
      狼哥抱住了阿嗷,结果被阿嗷直接摔了个跟头,强壮的墨西哥狼这一刻展示出了它的威猛,几个人都拦不住它。
  
      最终没办法,李杜只好发火,他凶狠的骂了好一会,熊孩子们才消停下来。
  
      李杜提着沉重的潜水服往前走着,他回头看去,看到阿喵、阿嗷、干脆面在一起排排坐着,阿白蹲在阿嗷的背上,阿猛站立起来探头使劲看他,天空中还有阿飞在盘旋。
  
      他走出老远,人影已经几不可见,但他知道,阿喵一行依然待在那里。
  
      李杜更知道,它们是真的会永远等着他!
  
      在湖边荒原中转悠了一会,当周围没有任何人影的时候,因纽特人带他进入一条自然形成的沟壑。
  
      沟壑如同小峡谷,里面四通八达还有分叉,因纽特人带着他好一阵转悠,最终进入一条小土沟,然后顺着土沟走,尽头是个大洞。
  
      “跳进去,小心点,别受伤。”因纽特人率先跳了下去。
  
      李杜随即也跳入其中,里面黑漆漆一片,他刚要开灯,因纽特人似乎知道他想要干嘛,一把拦住他道:“别开灯,跟我走。”
  
      他们似乎进入一条地下通道中,潮湿、黑暗,泥泞。
  
      李杜走的很辛苦,不过没走多远,因纽特人推开了一扇门将他拉了进去,然后他们出现在了一处地下室里。
  
      地下室有模糊的光线,李杜左右打量,墙壁上挂着一些衣服,地上放着一个个箱子,因纽特人脱掉衣服从墙壁上摘了一套潜水服似的的服装换了上去。
  
      一边换衣服他一边说道:“喂,你发愣干嘛?快点换上你的潜水服,我们马上要下水了。”
  
      深潜潜水服可不是一个人能换上的,李杜在因纽特人帮助下换好衣服,然后困难的走进地下室后一条通道中。
  
      波动的湖水出现了,因纽特人说道:“你跟住我,水里不比陆地,你可要紧紧跟随我,否则出了问题可能导致丢掉性命。”
  
      说完,他跳入水中,李杜也跳入水中。
  
      除了潜水服,李杜还带来了一个助推器,有助推器帮忙,他可以更好的在水中移动和升降。
  
      厚厚的潜水服隔绝了水温,他感觉不到外界温度的变化。
  
      此时他就像是处于两座牢笼之中,一座牢笼是湖水,无边无际、重若泰山,另一座牢笼是潜水服,如蛆附骨、无法甩脱。
  
      在陌生水域深潜就是玩命,李杜感觉自己心跳越来越快,精神和身体都遭受到了巨大压力。
  
      从湖面一路游动加深潜,他的视野中看到的始终是浑浊的湖水,连鱼虾都罕见一只,期间能动弹的唯有因纽特人。
  
      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不知道身份的因纽特人!
  
      但此时他是李杜唯一的依靠,所以李杜就跟紧了他。
  
      深潜的时候没有时光的概念,水中一秒钟好像跟陆地一天一样绵长,但回头看,似乎过去的时间只是一瞬间,很是玄奇……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