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3.仓库捡宝
    解释一下:一本书公众期的时候,有个时期叫新书期,有字数限制,所以弹壳在上架之前更新会比较慢,暂定每天两更四千五百字左右。一旦上架,弹壳会启动洪荒之力解封小宇宙,那时候会爆更,希望大家理解,弹壳拜谢!另外,现在更新时间为中午和晚上各有一章,一切为了更好的成绩,希望大家支持!最后,求收藏,求推荐票,求点击,求一切支持!(弹壳的更新大家不要担心,弹壳的人品大家应该也是清楚的)
  
      李杜的处境有点糟糕了。
  
      汉娜不可能不管哥哥,而且这房子还有汉斯的一部分,所以当汉斯回来,他可能就得让出卧室。
  
      毕竟按照合约来说,他的房租要到期了。
  
      傍晚时分,李杜想出门散散心,结果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外面院子里有争吵声。
  
      “……中国男孩的房租不是要到期了吗?让他离开不就得了!”这是汉斯的声音。
  
      汉娜不耐的说道:“离开、离开、离开,这么残忍的事情你怎么说起来这么轻松?你知不知道李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吗?妹妹,你太单纯了,不知道当今世道险恶……”
  
      “我说汉斯,到了这时候记得有我这个妹妹了?我知道世道险恶,所以我们得对别人持一份善念,耶稣基督说过……”
  
      “哦,放过我吧,你知道我对上帝不感冒。”汉斯抱着头打断汉娜的话,“你真不肯赶走那小男孩?”
  
      汉娜道:“我知道你想干嘛,汉斯。我现在要去上夜班,如果回来后我现李离开了,或者他情绪不对,那我会立马赶走你!你知道我说得出做得到!”
  
      汉斯无奈问道:“你为什么对他那么好?别告诉我你爱上了这个奶油小生。”
  
      汉娜失笑道:“你知道不是这样,好吧说实话,李现在处境很艰难,他压力很大,我不想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不是我们福克斯家的为人!”
  
      听到两人交谈,李杜悄悄退回了房间,人穷志短,这时候他还是不要出现的好,徒增双方的尴尬。
  
      汉娜的好意让他感动,可他堂堂中华好男儿,并不想无缘无故的接受人家怜悯。
  
      “麻蛋,虫子,今晚我就带你去下水道捡硬币!”李杜看着手掌上露出脑袋的小虫子自言自语说道。
  
      在没有成本的前提下,赚钱最快的方法是什么?捡钱!
  
      拥有小虫这个分身,他可以做的事情很多,但捡硬币这个看起来很苦逼的谋生方式,却能让他在最短时间内赚到生活费。
  
      等到汉娜开着她的福特老爷车离开,李杜跨了个小包准备出门。
  
      门口他看到了汉斯,这家伙好像混子一样***坐在地板上,正不亦乐乎的玩着手机。
  
      听到脚步声,汉斯头也没抬的说道:“嗨,中国男孩,睡了那么久,你现在是不是很饿?”
  
      李杜对汉斯的感觉说不上好坏,虽然这男人有点嬉皮士作风,不过并没有做过坏事,起码没伤害过他。
  
      耸耸肩,他说道:“有点吧,怎么了?”
  
      汉斯爬起来,嘿嘿笑道:“我也饿了,不如我们买点披萨吃吧?”
  
      “你请客?”
  
      “雪特!你们中国人可都是阔佬啊,我在洛杉矶的时候经常听到中国人购买豪宅的消息。”
  
      李杜痛快的拿出钱包,汉斯眼睛闪亮,然后五枚更闪亮的一美元硬币出现在他面前。
  
      “我就这些了,你决定吧,怎么请你?”
  
      汉斯沮丧的翻了个白眼,他将全身上下掏了个遍,然后找到一张绿色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百元美钞是富兰克林,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这位美利坚第一任财政部长的头像则印在十美元纸币上。
  
      “瞧,我们有了十五美元,这可以从必胜客来一份黑椒牛肉粒披萨了。”汉斯得意的笑了起来,“按贡献分配收获,我吃四分之三的披萨,你吃四分之一。”
  
      李杜看着他摇摇头道:“难怪你的生意会破产,你这算术实在太差了,我是三分之一,你是三分之二,ok?”
  
      听了他的话,汉斯露出愤怒表情:“谁说我的生意破产了?只是资金出现点问题而已!说实话吧,这次回旗杆市我是为了参加一场拍卖会,是为了赚大钱!”
  
      “参加拍卖会?”李杜很惊讶,“你还有钱玩收藏?”
  
      在他的认知里,拍卖会就是一群有钱人买一大堆没用的、所谓有艺术价值的东西。
  
      看汉斯这搜遍全身才搜出十美元的穷酸样,他不觉得这家伙有钱玩艺术品。
  
      汉斯又翻了个白眼,他很喜欢这个动作:“玩什么收藏?我要参加的是仓库拍卖!”
  
      “仓库拍卖?”
  
      “嗯哼。”汉斯点点头,“旗杆市周末有八个仓库要进行拍卖,我得到了内幕消息,有一个仓库里有一台凯仕乐的按摩椅,只要我搞到它,嘿嘿……”
  
      说到这里他都快要流口水了。
  
      李杜来到美国时间不久,对当地生活还不了解,仓库拍卖这种商业行为他倒是听说过,可并不了解详情。
  
      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不一样,这个国家有一种独特的仓库文化。
  
      因为没有户口之类的限制,美国的年轻人不喜欢置业买房,而是喜欢租房住。可是每次搬家会很麻烦,于是仓库租赁业务蓬勃展了起来。
  
      在这种业务中,仓库公司选择一片土地建一批仓库,租赁出去给人使用来获取利润,而人们则使用固定的仓库来储存东西。
  
      如果出一定时间,仓库主人没有来缴纳租赁费,那这仓库就在法律上被视为无主之物,仓库老板可以自行处置。
  
      一般而言,处置的方式就是拍卖出去。
  
      从事这种工作的人被称为捡宝人,李杜只知道汉斯在外面做生意,没想到是做这种生意。
  
      他对这种商业模式不了解,等披萨的时候,他好奇问道:“你打算怎么操作?仓库里有一台按摩椅的消息只有你知道吗?”
  
      汉斯摇摇头道:“不,很多人知道了这消息,这次的拍卖会一共有八个仓库,按摩椅在其中之一,具体哪一个谁也不知道,所以我有八分之一的机会得到这台按摩椅。”
  
      “八分之一的机会?!这和中彩票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彩票是八百万分之一的机会ok?”
  
      李杜无法理解这种冒险的想法,这是他和汉斯的不同之处,他是深受中庸之道影响的儒生,汉斯则是充满野心的冒险家。
  
      耸耸肩想要离开,可是他偶然间看到手掌心的小虫刺青,心里顿时出现了一个想法:
  
      “伙计,是不是谁都不知道按摩椅具体在哪个仓库?”
  
      “当然!”
  
      “如果你能确定按摩椅仓库的位置呢?你肯定能拍到手?”
  
      “当然!”
  
      “那不如我们合作,我帮你找到这个仓库,你拍下来,然后我们一起分钱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