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8.兽夹里的阿喵
    坐在出租车里,汉斯拿出一叠百元大钞,是六十五张崭新的富兰克林。』
  
      “仓库拍卖花掉了25o元,雇用车子花掉了15o元,那么我先拿出4oo元,还有61oo块,按照协定,你六我四。”
  
      汉斯一边说着一边点出三十六张钞票:“三千六给你,多出来的一百块留着付车费。”
  
      李杜点头同意:“还有你抵押车的利息,这个我们一起出。”
  
      汉斯道:“那就算了,我来出吧,毕竟说好了你来找仓库,我来负责其他事情。”
  
      听到这话,李杜犹豫了一下:“那个,福老大,你不疑惑我为什么能精准的找到按摩椅所在的仓库吗?”
  
      “你会告诉我吗?”
  
      “不会!”
  
      “那不就得了!既然知道肯定问不出什么,我干嘛还要问?影响我们感情吗?何况,谁没有点秘密呢?我对打听别人的**没兴趣。”
  
      李杜笑了起来,道:“我喜欢你的想法。”
  
      汉斯自得道:“你以后还会喜欢我这个人的!”
  
      六千块的收益,他分到的是24oo块,加上两百块,两千六百块将他的那辆老旧福特F15o赎了回来。
  
      根据合同,抵押期间一天利息是车价的五十分之一,两天恰好一百块钱。
  
      开着车,汉斯打开车载音响放起了雷鬼教父鲍勃-马利的音乐。
  
      李杜欣赏不来这种曲风,就看向车窗外。
  
      看着路旁树木一个劲的后退,他奇怪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汉斯神秘一笑,对他挤挤眼道:“赚到钱了接下来就是享受,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绝对可以让你从头丝爽到脚趾甲!”
  
      他所说的好地方,就是旗杆市郊区的红灯街。
  
      汉斯显然是这里的老熟人,他一下车,几个站在旅馆门口的姑娘就腻歪了上来,莺莺燕燕开始撒娇:
  
      “咦,福老大,你好久没来了,人家以为你死了呢。”
  
      “就是呀,我还想去参加你的葬礼呢,结果没收到请帖。”
  
      “你得赔偿人家的泪水,人家还特意找朋友去找你的尸体了,嘻嘻。”
  
      汉斯左拥右抱笑得嘴角都歪了:“如果我死了,那一定是死在你们床上。至于赔偿?赔偿什么?你流的是泪水吗?你眼睛长在下面?”
  
      李杜被这阵势镇住了,他刚下车,看到这场面立马又拉开车门回去了。
  
      汉斯叫道:“嗨,伙计,下来一起玩!”
  
      “抱歉,我不喜欢和姑娘一起玩。”李杜坚定的拒绝道。
  
      听到他的话,一个涂脂抹粉但喉结明显的青年男子快步走来,俏脸上笑容妩媚:“哈罗甜心,好巧哦,我也不喜欢姑娘,那我陪你玩怎么样?”
  
      李杜从里面锁上了车门,将雷鬼音乐声音调到能震得耳朵疼,他从没觉得这音乐如此动听。
  
      汉斯也是生猛,在里面待了一个小时还没出来。
  
      李杜觉得无聊,于是想放出小虫来试验,看看能不能现小虫的其他能力。
  
      他觉得这小虫不止是可以做他分身,应该还有更强大能力。
  
      红灯街环境很差,他掏出手机看了看地图,现这已经在旗杆市的西北角郊区位置,再往外有一片树林,索性开车去了树林边缘。
  
      郊区的树林很茂密,它是大峡谷国家公园森林衍生出来的,里面生长着大量的黄杉、西部铁杉、西部黄松和北美梧桐等树木。
  
      李杜走下车,忽然听到一声微弱的吼叫:“喵呜!”
  
      他没在意,刚放出小虫,结果又听到了‘喵呜’的叫声,这次声音响了好几下。
  
      李杜不是猫奴,不过能感觉出这猫的叫声不大对劲,于是便循着声音找去。
  
      在一颗西部黄松的高高树干上,他找到了声音源地,只见在树干和树冠交汇处有一个捕兽夹,一只身上长着棕色斑点的大黄猫被夹住了,正在惊恐绝望的喵喵叫。
  
      这捕兽夹是改造过的,上面带有齿轮,夹住黄色大猫后,齿轮狠狠的咬进了它的身体里,鲜血一滴滴往外冒,李杜在下面看着就疼。
  
      收回小虫,他抱着树干快爬了上去,大猫看到有人靠近更害怕了,拼命用前爪撕扯树皮想逃跑,可是一挣扎疼的更厉害。
  
      李杜想打开兽夹,但大猫见他伸手,立马来了一爪子,还瞪大眼睛张开嘴,装模作样的出‘呜呜声’来吓唬他。
  
      见此,他就放弃了先打开兽夹的想法,而是用衣服将这猫包裹起来,抱着上车去找宠物医院。
  
      这猫倒是野性十足,看个头它应该快成年了,性情格外彪悍,被笼罩在衣服里后不害怕,而是呜呜叫着一个劲折腾。
  
      这样一来,流血就更多了。
  
      李杜着急,他开车进了市区但不知道哪里有动物医院,后来到了路口处看到旁边是圣约翰红十字医院,索性带着大黄猫跑了进去。
  
      看到他衣服往外渗血,一名护士赶紧迎上来问道:“先生,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碰到一只猫,它被兽夹夹住了,请找个医生救救它行吗?”李杜打开衣服给护士看。
  
      黑人护士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他,道:“这不是宠物医院先生。”
  
      “是的,我明白,但它和我们一样,都是上帝的孩子。你瞧,这孩子多小,它还没有看过旗杆市是什么样子呢,你要亲眼看着它死掉吗?”
  
      李杜随机应变,他看到护士胸口挂着一个十字架所以这么说。
  
      他这么说是对的,听了他的话护士不再多说,道:“好吧我带你去苏菲医生那里,她是最好心、最善良的医生,如果她不能帮助你,那只能自求多福!”
  
      “不过按照规定,我需要对病人先进行登记,这只猫叫什么?”
  
      李杜眨眨眼,护士姐姐你逗我玩?我不是刚说了我是在野外救了这只猫的吗?
  
      “快点,它的名字,必须有病历才能进入会诊室。”
  
      李杜看着还在喵喵叫的斑点猫,挥聪明才智想到了一个好名字:“哦,它叫阿喵,是的,阿喵!”
  
      “喵呜!”阿喵很配合的叫了一声,伸着爪子努力想给李杜来一下子。
  
      从这点来看,它要么不喜欢李杜,要么不喜欢这个名字。
  
      但李杜才不管。
  
      ps:喵呜呜,第一位萌宠出炉,求推荐票求收藏,本书现在处于放养状态没编辑管,所以希望兄弟姐妹们能更支持弹壳一些,让咱们的成绩更好看一些,特求收藏和推荐票,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