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1.谁是蠢狗
    ps:新的一周,冲榜,希望兄弟姐妹们能够暂时将推荐票留给弹壳,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弹壳拜谢各位兄弟姐妹!****
  
      2月5日,阴云终于离开,阳光灿烂。』』
  
      经过一个寒冬,旗杆市的天空变得似乎更蓝了,李杜仰头看向蓝天,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万道光芒洒落大地,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汉斯往手里吹了口气道:“很好,春天要来了,我福老大的春天也要来了!”
  
      “春天来了,你要-情吗?这样的话,旗杆市的母猫母狗可要惨了。”一个粗糙的声音在后面响起,紧接着是几个笑声。
  
      李杜也想笑,但他知道这不行,他和汉斯可是一个阵营里的。
  
      很快他就不想笑了,粗俗声音继续道:“哦,你还喜欢小黄狗是吗?这爱好很独特。”
  
      李杜皱眉,这是讽刺他的肤色。
  
      美国很多人有着严重的种族歧视价值观,但因为法律对这块规定很严格,这些人会打擦边球,用一些莫名其妙的比喻来嘲讽有色人种。
  
      汉斯愤怒的回头,看着一个梳着大背头的白人胖子道:“兰比斯,你的嘴巴还是跟娘们一样碎,这次我会拍到机车仓库,赚到钱送你去泰国做个手术。”
  
      李杜对兰比斯点点头道:“不用感谢他,他就是这么慷慨。”
  
      兰比斯带着两个黑人大汉,块头在一米九五上下,只穿着单薄的T恤,看起来跟两头黑熊一样。
  
      听了李杜的话,一个黑人大汉恶狠狠的说道:“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小娘们!”
  
      汉斯上去推了大汉一把,怒道:“巴里,用不着在这里装踏马硬汉!你是娘娘腔的跟班,肯定也是个没卵子的货!”
  
      李杜继续补刀:“在我们中国,硬汉肯定不会打耳钉,采用比卢普斯逆向推理公式的话,那么打耳钉的必然不是硬汉,是有着粉红色灵魂的可爱姑娘。”
  
      “你想找打?”
  
      “**********我要捏碎这个黄种人小男孩的脖子!”
  
      汉斯不屑撇嘴:“来啊,动手啊,正好少一个竞争对手!”
  
      李杜也不怕,最近他一直在研究和学习仓库拍卖相关事宜,知道这种拍卖对秩序有严格规定,动手打架一律驱逐出场。
  
      兰比斯离开,临走之前他用手指点着汉斯的胸膛道:“走着瞧吧,穷鬼,今天有我在,你一个仓库都拿不到!”
  
      汉斯的回应是一根中指。
  
      这次仓库拍卖是八点钟开始,中午前要力争结束。
  
      李杜往四周一看,这次要拍卖的仓库比上次少,人却更多,得有七八十号人。
  
      汉斯解答了原因:“上次来的基本上都是旗杆市的捡宝人,这次哈雷的价值比较大,周围一些城镇的捡宝人也来了。”
  
      “那个兰比斯什么来头?”
  
      “菲尼克斯的蠢货,自以为是、狂妄自大、愚昧、呆傻,不用理睬他。”汉斯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过这家伙有个厉害姐夫,小心那家伙就行了。”
  
      和史密斯仓库拍卖会一样,这次的拍卖师还是那个语很快的牛仔帽的老头:“都给我排好队仓库拍卖马上开始规则我不多说了谁不懂也不用参加这拍卖会了&*%¥#……”
  
      李杜琢磨了一下,连开篇词都一样。
  
      仓库开门,捡宝人们开始参观。
  
      第一间仓库里有两台雅马哈,李杜知道这只是空架子而已,压根不值钱,可是两台机车恰好被篷布盖住了大半,从表面看它们是完好无缺的。
  
      看到这两台机车,汉斯就激动起来:“嘿,雅马哈天行者和雅马哈road-star,这两款车都不错,我们拍这个仓库怎么样?”
  
      李杜摇头:“不,不买这个。”
  
      “为什么?这仓库能赚钱!”
  
      李杜坚定的说道:“这不是我们的目标,福老大,我们的目标只有哈雷,其他东西别管。”
  
      所有人都看到这两台机车了,汉斯估价说这两台车价值在5ooo美元左右。
  
      按照仓库拍卖一半成本一半利润的投资原则,这仓库至少会在25oo美元左右成交。
  
      参观结束后,拍卖开始,牛仔帽老头举起手道:“一百美元一百美元一百美元的起拍价有没有人出两百美元两百美元……”
  
      “一千块!”有人直接提价。
  
      李杜顺着声音看去,看到了兰比斯得意洋洋的笑容。
  
      老头指向兰比斯:“很好这位墨镜猛男提价到了1ooo块1ooo块1ooo块那么有没有11oo块11oo块11oo块?”
  
      “有!”
  
      价格攀升,很快到达了15oo块。
  
      汉斯也想出价,李杜坚定的对他摇头,这时候兰比斯走到了他们身边,不屑的笑道:“怎么不报价?”
  
      一个黑人大汉道:“我猜他们没钱。”
  
      “没钱就滚回家玩屁股,来这里干嘛?眼红吗?”另一个黑人跟班粗鲁的说道。
  
      兰比斯对汉斯摇摇头:“福老大,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一个眼馋骨头的狗一样,还是一条蠢狗,这么好的仓库不出手,这不是你的性格。”
  
      说完,他举手道:“两千美元!”
  
      老拍卖师指向他,嘴里喊道:“价格暴涨现在是2ooo美元2ooo美元2ooo美元那么……”
  
      “25oo!”汉斯立马跟价。
  
      李杜用震惊的目光看向他,汉斯摇摇头低声道:“看在你们伟大领袖**的份上,别说话,我有数。”
  
      兰比斯不屑的吐了口唾沫:“三千块!”
  
      听了这个报价,汉斯耸耸肩道:“瞧,谁是蠢狗?有人随便扔出去一块骨头,某条蠢狗就紧紧咬上了,不得不说,咬的还挺紧。”
  
      说完,他不再出价,背着手走开。
  
      第二个仓库打开,依然有摩托车的踪影,这个仓库竞争的同样很厉害,起拍价还是一百块。
  
      兰比斯显然对这台机车势在必得,这次他用两千八百块拿下了二号仓库。
  
      三号仓库还有摩托车的踪影,兰比斯不说话了,他不是百万富翁,身上能动用的拍卖资金已经到极限了。
  
      三号仓库价格稍低了一些,不过也有两千五百块,到了四号仓库,成交价持续走低,变成了两千块。
  
      最后一个仓库打开,李杜给福老大使了个眼色,拿下这个!
  
      与前四个仓库相比,五号仓库没有可以一眼望去就能现的值钱货,也没有摩托车的踪影,所以起拍价最低:
  
      “四百块四百块四百块这是最后一个仓库买下肯定不会吃亏因为我们都知道好货总是在最后那么五百块有人接受吗?”
  
      汉斯举手:“五百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