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万元户
    最紧急的时候,李杜感觉脸热的难受——不是肾上腺素分泌过多导致的血液上脸,而是前车排气筒的尾气直接喷到了他的脸上!
  
      距离就是那么近!
  
      内心恐慌,但思维冷静,李杜努力压住油门在心里大叫‘时间慢点’。天籁 小说
  
      小虫感受到了他的需求,飞行驶的摩托车忽然之间变慢了一些。
  
      趁这机会李杜迅的猛轰油门,动机转猛增,接着他关死油门捏死离合,右脚快点档位,最后一咬牙——
  
      摩托车的车头往外一倾斜接着调整了过来,庞大沉重的机车在这一刻化作了一头小羚羊,侧身加又回归路线,仿若漂移!
  
      就这样他抢回了一个身位,摩托车重新出现在前面。
  
      先前想要切他车的那车主大惊,在这种度下,哈雷的漂移车有点像是瞬移,车主只感觉身边劲风猛吹,然后面前出现了一台机车。
  
      不过车主也是老摩托手,这种情况下他冷静的捏离合换档位,将车降低了下来。
  
      李杜的摩托车度同样逐渐降低,到了安全度后他赶紧踩下刹车。
  
      刚才之所以没直接踩刹车,是因为史蒂芬跟他说过,这种车子的车上了一百五十公里每小时后千万别直接踩刹车,纵然有aBs防抱死系统调整,可是依然容易滑车。
  
      大摩托的轮胎在粗糙的公路上留下一道漆黑浓密的炭黑印,车子停下,李杜一把摘掉头盔大力深呼吸。
  
      这是使用时间放慢技能的后遗症,短暂脱力,需要深呼吸来供氧恢复体力。
  
      另一台摩托车也停下了,司机摘掉头盔露出一头金色短,他对李杜吹了声口哨叫道:“酷啊伙计!”
  
      后面那台摩托车司机也很年轻,看起来二十来岁的样子,满脸青春痘。
  
      他刚被李杜逼停,可是却并不觉得丢脸,跑过来叫道:“嘿伙计,你是哪条公路的王?太厉害了,刚才你怎么冲我的?”
  
      李杜一个劲深呼吸,等到恢复体力后,他一把将青春痘司机摁在了摩托车上怒吼起来:“去尼玛的!你想死吗?!想死吗?!”
  
      青春痘举起手道:“嗨嗨,放轻松大佬,我没有恶意,你开的是大道漂移,还是改装版的,你应该允许别人去切你的车!”
  
      后面汉斯等人开着皮卡车赶来,询问他们生了什么事。
  
      金帅哥一脸兴奋的拿出手机给他们放了一个短视频,视频中哈雷在大道上完成了一次完美的漂移。
  
      “雪特雪特雪特!难怪这车叫做大道漂移!它简直是专门为漂移而生!”汉娜惊呼道。
  
      汉斯诧异的看向李杜:“伙计,你让我越来越看不懂了。”
  
      史蒂芬则有点不高兴:“嗨,李,你明明是机车高手,刚才为什么还要装作不懂怎么开车?”
  
      李杜这会还心有余悸呢,他叫道:“我是个屁的高手!那全靠上帝和佛祖保佑!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这个的,他们简直要害死我!”
  
      “开改装哈雷在公路上,就是飙车的意思。”史蒂芬解释道。
  
      李杜将车钥匙扔给汉斯:“你说的对福老大,想要活得久那就隔着摩托车远点!快点卖掉它吧,这车留在身边就是祸害!”
  
      “你们要卖掉这台车吗?”金帅哥诧异问道,“这不会是气话吧?”
  
      汉斯摸了摸下巴道:“如果价格合理,或许我们会卖掉它,哦,兄弟,你怎么称呼?看你很眼生。”
  
      “他不是旗杆市的伙计。”史蒂芬说道。
  
      旗杆市玩摩托车的就那么些人,圈子很小,互相都认识。
  
      “我叫鲁尼-亚克斯,来自菲尼克斯,我和我的伙计骑机车到这边来找朋友玩,很高兴认识你们。”金青年和他们握手。
  
      “鲁尼,你好,我叫汉斯-福克斯,朋友叫我福老大,我想问你有朋友想要一台好机车吗?就是这台,性能我想你清楚,刚才你都拍了下来。”汉斯用魅惑的语气说道。
  
      李杜还有点疑惑:“你车子在我前面,怎么拍的?”
  
      鲁尼笑道:“我的摩托车前后都有摄像头,这很常见不是吗?至于这台车,我想我确实可以为你们找个买主,但你们得告诉我这台车的具体情况。”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仓库捡宝是一个很正规的行业,其中有一条要求就是,销售货物前必须告知顾客确切信息。
  
      得知这车是他们仓库淘宝找到的,鲁尼惊叹道:“你们真是好运气,上帝在你们身后,好吧,既然来路没问题,那它就配得上一位好主人。”
  
      他打了个电话,说两个小时后会有人来看车。
  
      这两个小时成了汉娜和史蒂芬体验哈雷风情的良机,两万多块的重型摩托,像汉娜这种普通美国女孩很难接触到。
  
      鲁尼估算的时间很准确,两个小时后,又有两台机车轰鸣着开来,都是哈雷大摩托,到来后拖着浓黑的尾焰绕着他们转圈。
  
      李杜摇摇头:“这种装逼贩子迟早死在公路上。”
  
      汉斯笑道:“但他们死之前,我们要赚他们的钱。”
  
      两台摩托车一共有四个人,鲁尼给他们介绍,四人中有一个光头大汉,他就是买主,介绍时候昵称是缸盖老大。
  
      缸盖是动机的一部分,一般安装在缸体的上面,从上部密封气缸并构成燃烧室。
  
      这玩意儿经常与高温高压燃气相接触,因此承受很大的热负荷和机械负荷,技术要求高,是动机最珍贵的配件。
  
      观看了摩托车的外表,又听了听动机,缸盖老大点头道:“是台好车,它要多少钱?”
  
      “一万五千块。”汉斯抱着膀子说道。
  
      缸盖老大道:“公鸡,给他们钱。”
  
      准备砍价的汉斯:“……”
  
      这笔生意和卖按摩椅时候不同,没有多余的话,直接有人从皮夹克里抽出一大摞美金扔给了他们。
  
      绿油油的现金!
  
      汉斯过去和李杜点钱的时候小声道:“我是不是要的少点了?”
  
      李杜道:“不少吧?算了别贪心,这些人我看着不好惹。”
  
      一万五千块,根据四六原则他能分到九千块,加上上次剩下的钱,他一下子变成了万元户。
  
      一百五十张钞票都是真家伙,汉斯验证后抽出十张,满脸尊敬的邀请缸盖老大一行人去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