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7.消息有误
    脏兮兮的墨西哥饭店门口摆放着一张雕花大木桌,桌面上的大丽菊图案花团锦簇,李杜坐在一边,面前摆放着一溜儿的小酒杯,对面是一个晕晕乎乎的白人大汉。
  
      四周,上百人簇拥成一圈,表情不一。
  
      “再来一杯。”李杜平淡的说道。
  
      旁边一名墨西哥青年吐吐舌头,拿出一个新酒杯往里倒了一些白水般的液体,然后面露尊敬表情,慢慢推到李杜跟前。
  
      拿起酒杯,李杜面无表情的倒进嘴里,接着下意识的皱起眉头哈了哈气,道:“好酒!雪特!龙舌兰真踏马的太棒了!”
  
      看到这一幕,围观的人纷纷倒吸凉气:
  
      “嘶,这伙计哪里来的?酒量真是惊人呀!”
  
      “法克,他到底喝的是不是浪度龙舌兰?上次我喝了两杯就吐了啊!”
  
      “卢卡斯这混蛋今天要栽了,好在他们赌的只是结账,如果以前没有废除奴隶法案而赌卖身为奴,这蠢货就要变成奴隶了!”
  
      墨西哥青年又倒了一杯推到壮硕大汉面前:“卢卡斯,轮到你了。”
  
      壮汉卢卡斯面前也摆放了一溜儿的酒杯,他脸色酡红、满身酒气,双眼朦胧无神,身体摇摇晃晃,这是酒醉的表现。
  
      看到面前的酒杯,他哈了口酒气,哆嗦着手端起杯子,一狠心一咬牙,将酒一起倒入嘴里。
  
      “好!”“干得漂亮!”“酷啊!”“是条硬汉卢卡斯!”
  
      壮汉已经扛不住了,嘴角不断有酒水流淌出来,胸前衣服更是一片湿润,酒气浓重。
  
      李杜对青年招招手,又是一杯龙舌兰酒,又是皱眉哈气但坚定的喝下了这杯酒。
  
      酒精进入胃里,迅被转化为能量吸收,就和之前一样,他在没有缓解开疲劳之前,酒精不会进入血液挥作用。
  
      不过,龙舌兰不愧是墨西哥头号烈酒,这玩意儿刺激性强,李杜喝到嘴里,感觉跟喝了把刀子一样。
  
      他皱眉哈气不是装逼,而是在喝酒的时候,真的很遭罪。
  
      好在卢卡斯比他还遭罪,他们已经喝了二十多杯、两千多毫升的龙舌兰酒,正常人这会早被酒精击垮了。
  
      掌声、口哨声响起,还有手机噼里啪啦拍照声,李杜在酒桌上的神勇,让一群人惊叹。
  
      现在可没人因为他的肤色而小看他了。
  
      又轮到卢卡斯了,他颤抖着手拿起酒杯,好像握着一个重锤,手腕哆嗦的厉害。
  
      “干下去卢卡斯!”
  
      “你踏马可是条硬汉呀!”
  
      “让旗杆市的乡巴佬见识你的厉害!”
  
      卢卡斯困难的咽了口唾沫,闭上眼睛将酒往嘴里倒。
  
      这时候他根本喝不下去了,嘴角跟漏了一样,喝到嘴里的酒都淌了出来。
  
      旁边的汉斯不怀好意一笑,对着他突然做呕吐的姿势:“呕呕,哇!”
  
      卢卡斯这下忍不住了,就跟尿崩的人遇到流水声一样,他趴在桌子上口若喷泉,呼呼的往外吐酒水!
  
      饭店的墨西哥老板走过来道:“汉斯的中国伙计获胜,卢卡斯输了,这顿饭的钱将由他支付!”
  
      李杜举起手道:“别急,还没结束呢。”
  
      墨西哥老板脸色一沉:“伙计,他已经吐了也晕了,你想赶尽杀绝吗?”
  
      李杜道:“不,我们的赌约是这顿饭由输掉的人出钱,现在这顿饭还没有结束。福老大,点菜!”
  
      “嘶嘶!”倒抽凉气的声音连绵响起,就跟谁家轮胎被放气了一样。
  
      “辣酱玉米卷饼、玉米粉蒸肉、墨西哥胡椒烤猪排各来两份,还有你珍藏的翡翠龙舌兰酒,拿出来,我们先点这些。”汉斯嘿嘿笑道。
  
      墨西哥老板皱眉道:“你知道翡翠龙舌兰的价格吗?”
  
      “管他呢,反正有人付账,当然如果你们墨西哥人输不起,那我们已经吃饱了。”汉斯无所谓的说道。
  
      围观的人纷纷出嘘声,有人说道:“输不起吗?”
  
      墨西哥老板恶狠狠的瞪了汉斯一眼,对那青年服务员点了点头,很快,一瓶淡绿色好酒和一大堆美食送了上来。
  
      几个墨西哥大汉阴沉着脸坐在周围,只等着汉斯他们吃不了上来开干,这种赌约类似自助餐,赢了的确实可以继续吃喝,但不能剩下。
  
      李杜狼吞虎咽,这里的墨西哥菜很地道,他吃的非常开心:“再来两份!”
  
      “雪特,这是级大胃王的决赛现场吗?!”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这下卢卡斯可惨了。”有人怜悯的说道。
  
      也有人不以为然:“一顿饭而已,能有多少钱?”
  
      “这些菜一份就得上百块,四份啊这是!前面的浪度龙舌兰酒不知道多少钱,那瓶翡翠龙舌兰,可是卖一千二百块的极品龙舌兰!”
  
      李杜拿着极品龙舌兰酒当茶水,吃得噎住了就举起来咕咚咕咚往下灌。
  
      汉斯很心疼,拉住他的手道:“伙计给我留点!”
  
      吃了四份精品菜,李杜才满足的打着饱嗝站起身,至此,墨西哥老板已经面色惨淡。
  
      他是卢卡斯堂哥,本来以为自家堂弟酒量大稳赢不输,他想讹李杜和汉斯一笔钱,现在他得考虑,怎么才能从卢卡斯身上要到酒饭钱。
  
      在一群人敬仰的目光中,李杜和汉斯扬长而去。
  
      上车后,李杜脸色一变:“福老大,拿我当枪耍的很开心呀。”
  
      他不傻,汉斯明摆着是冲那卢卡斯来的,就是要借他的手教训这家伙。
  
      汉斯道:“ok,我先道歉,我确实和卢卡斯这个该死的疯牛有仇。但是,伙计,我不是单纯利用你报仇,而是要剪除对手,卢卡斯是这里最有人脉的捡宝人之一。”
  
      仙人掌仓储公司的拍卖在后天进行,卢卡斯几乎酒精中毒,起码一周内他没法去干活了。
  
      “我打听过了,卢卡斯最近和仙人掌的一名仓库管理员接触过,如果说谁最清楚雅马哈大概所在的仓库,肯定是这混蛋!”
  
      李杜看向汉斯,后者举起手:“以我的事业起誓,绝无虚言!”
  
      “哼!”李先生冷笑一声。
  
      “好吧,以我对汉娜的爱起誓,绝无虚言!”
  
      这样,李杜算是信了他的话。
  
      回到旅馆,他倒头就睡,第二天一早醒来他精神奕奕,这得感谢昨天酒精和食物提供的能量。
  
      时间紧迫,他们又去了仙人掌仓储公司,李杜放出小虫在剩下六个仓库里快穿梭,几乎要累得他晕倒,却还是没有现那台雅马哈大摩托车!
  
      电话里说的架子鼓他找到了,很崭新的一排乐器,此外隔壁仓库还有一架酒红色大钢琴。
  
      这两样东西都很值钱,也是他看过这十一个仓库里最值钱的。
  
      可是雅马哈摩托车,他自始至终没有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