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8.音乐仓库
    二月十五号,上午八点半,仙人掌仓储公司拍卖会要开始了。天』籁『小 说
  
      菲尼克斯毕竟是大城市,捡宝人数量可比旗杆市多不少,这次的拍卖会一共吸引了一百多人来参加。
  
      一百多人争夺十一个仓库,这竞争压力就比较大了,因为谁都不愿意空手而回。
  
      和前两次的拍卖会没什么区别,一名拍卖官用非常快的语来宣读了规则,最后又加了一条信息:
  
      “由于某些原因原本用于拍卖的1o4、112、18o和181四个仓库终止拍卖这样还有七个仓库了所以大家最好把握住机会……”
  
      费劲的听清这个消息,李杜顿时有点懵:“该死,怎么会这样?”
  
      汉斯倒是满脸镇定:“放轻松伙计,这很正常,很多人都是在到期最后一天才会进行续约,只要仓库续约,那就不能拍卖。”
  
      不过让李杜比较安定的是,他看好那两个仓库还在,架子鼓仓库是14o,钢琴仓库则是141。
  
      至于雅马哈摩托车?他今天一早来了又找了找,还是没有现其踪迹。
  
      第一个仓库打开了,李杜正在考虑摩托车可能的存在位置,抽烟的汉斯忽然将香烟扔掉骂了一句:“见鬼!”
  
      一辆雪佛兰货车开了进来,车门打开,一个黑人大汉扶着一个墨西哥大汉走了出来,后者脚步虚浮无力,正是被李杜搞过的卢卡斯。
  
      卢卡斯看到了他们两个,灰白的脸色顿时有了几分血色,他恶狠狠的盯着两人叫道:“法克!福老大你这狗娘羊的,我就知道你阴我!”
  
      汉斯装作没听到他的话,自顾自的看仓库。
  
      卢卡斯叫道:“伙计们都听好了,我告诉你们一条内幕消息,这次拍卖的仓库里有一台价值至少两万元的雅马哈摩托车!大家一定要看准了!”
  
      他的话一出口,就像有人在湿牛粪里点燃了一颗爆竹,现场顿时爆炸了。
  
      “有一台摩托车?该死的,我刚才没注意,这个仓库有吗?”
  
      “从哪里搞到的消息?雅马哈摩托车,我得打个电话。”
  
      “卢卡斯这家伙平时确实有些狐朋狗友,可要是有一台摩托车,他为什么把这消息说出来?”
  
      听到卢卡斯的话,汉斯大恨:“狗屎,你为什么不灌死这婊砸?”
  
      卢卡斯看到了汉斯气急败坏的样子,也听到了一行人的质疑,他气喘吁吁的举起手道:“相信我,我的消息绝对可靠!我现在是歌尔-d-罗杰,我是海贼王,宝藏留给你们,我不参与!”
  
      “海贼王是被砍头之前说的那话,你要死了吗可怜的墨西哥人?”汉斯立马找到了反击的话。
  
      对于这消息,众人的态度是宁可信其有不会信其无,特别是看到卢卡斯确实没有参加拍卖会后,更是相信了他的话。
  
      汉斯叹了口气,道:“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来这么一招,你这下信我了吧?我就知道这混-蛋也搞到了内幕消息!”
  
      李杜道:“算我错怪你了,但你怎么一下子会找到他?”
  
      “因为他不参加拍卖会的时候,肯定会待在他堂兄的墨西哥菜饭馆里,我对他太了解了,这婊砸养的!”
  
      卢卡斯放出的消息让竞争变得激烈起来,第一间仓库里没什么值钱东西,但最后成交价却是一千一百块。
  
      汉斯也报价了,到了二百块他就停下了,一个劲摇头:“这仓库里的东西,现在看起来顶多价值四百块,一千多块,哈,肯定赔钱!”
  
      55号仓库之后是74号,这个仓库里有一些封闭的大箱子,能容纳下摩托车,于是竞争更激烈,成交价是两千五百块!
  
      李杜看着那得标后沾沾自喜的白人,跟看煞笔似的。
  
      那几个大箱子上已经写的很清楚了,里面是netifo1d-paper,佳能复印纸!
  
      几个小时后,第四个仓库打开,也就是14o号仓库。
  
      确定了里面的货品后,李杜对汉斯使了个眼色:“拿下它!”
  
      既然没找到最有价值的摩托车仓库,那就得拿下架子鼓和钢琴仓库,否则他们来菲尼克斯就是赔钱了。
  
      这架子鼓公司出品,在同类品中,他们家是最高档的那种。
  
      架子鼓一般不出现在商店里,它们进行定制,客户提供详细配制单,予付一定的定金,4-6个月交货。
  
      李杜查了一下,标准的五鼓最低型号也要3ooo块左右,所以这个仓库用15oo块拿下可以赚钱。
  
      拍卖师用快的语报价,依然是从一百块开始起拍:“14o号仓库14o号仓库14o号仓库你们已经知道了这里面可能有一台雅马哈那么一百块绝对……”
  
      “一千五百块!”汉斯直接喊了一声。
  
      一群捡宝人顿时被惊到了,李杜也惊到了,对着他叫道:“你踏马疯了啊?”
  
      拍卖师脸上笑开了花:“一千五百块一千五百块一千五百块的价格还有没有愿意出更高的呢我现在要一千六百块一千六百块一千六百块……”
  
      捡宝人都犹豫了,这种直接喊高价的行为让他们吃不准汉斯的决心,一时间没人报价。
  
      拍卖师又喊了两遍,然后指着汉斯道:“很好伙计恭喜你你们标到了这个仓库让我看看你们的号码很好55号!”
  
      隔壁141仓库又拉开,李杜咳嗽一声道:“抱歉福老大,刚才我不应该质疑你的做法。”
  
      汉斯惊愕道:“你不是演戏吗?”
  
      李杜当机立断:“是的,我是演戏,这个仓库也拿下!”
  
      他记得很清楚,这仓库里有一台漆色很好的大钢琴,如果它能用的话,这钢琴看品相卖个上万块都有可能。
  
      汉斯又吃惊了:“这个也拿下?那摩托车在哪个里?”
  
      李杜无奈的说道:“我没有透视眼,福老大,我对仓库的判断来自一种家传秘术,你可以理解成巫术,我不知道哪个仓库有摩托车,但这两个仓库价值最大。”
  
      “大概有多大?”
  
      “好的话能卖出上万块!”
  
      这个仓库也是从一百块开始起价,拍卖师一开口,汉斯又叫道:“一千五百块!”
  
      远处休息着看热闹的卢卡斯着急了,叫道:“这个旗杆市的乡巴佬也知道仓库里有摩托车,他的消息比我更精准!”
  
      这话很恶毒,立马有人跟价:“一千六百块!”
  
      汉斯轻蔑一笑:“三千块!”
  
      拍卖师老头高兴坏了,一溜烟跑过来指着汉斯开始报价。
  
      一个大胖子跟了一百块,汉斯一挥手傲然道:“四千块!”
  
      李杜又忍不住了:“雪特,我的哥,你今天哪门子疯?!”
  
      这次他是真的在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