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20.午后,皇后
    “他们有可能会打起来,我们确定现在走吗?这件事可是因我们而起的。天籁 小 说”李杜趴在车窗往后看。
  
      汉斯挑挑眉头道:“然后呢?我等这一天很久了,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他们打起来我会很高兴。”
  
      “光高兴?我们去掺和一下不是更好?比如我们趁机给那头疯牛来两脚。”
  
      听了这话汉斯一愣,随即大乐:“哈伙计,我喜欢你。”
  
      李杜道:“谢谢,但我更喜欢车里的那些宝贝,怎么处理?”
  
      汉斯道:“先处理掉垃圾,然后将杂货卖掉,架子鼓和钢琴带回去,找行家看看情况,估个价再说。”
  
      这些都是他来负责,李杜只要负责找到值钱的仓库就行了。
  
      两仓库的垃圾,送到垃圾处理场后需要一百八十块的处理费,汉斯给了垃圾处理场看大门的老头五十块钱,他们的车子就可以不用登记开进去了。
  
      “这可是贿赂。”李杜惊讶道。
  
      “不,对我来说这叫智慧和人脉,对他来说这叫赚外快。”
  
      处理了垃圾,他们去处理有些价值的杂货,比如一大堆《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一个完好的台灯、两台有点小问题的空调外挂机等等。
  
      汉斯对菲尼克斯很熟悉,走了两家杂货铺后,那些杂乱的东西换成了四百五十块钱。
  
      还有两箱子的《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从两千年一直到现在。
  
      李杜问道:“这些值多少钱?”
  
      “或许碰上好人,能卖个五十块,你看到了,它们混乱不堪,如果是一期期连在一起十多年,那就值钱了。”
  
      李杜道:“你运气很好,好人出现了,这是16块,杂志归我了。”
  
      “啥?”汉斯满脸懵逼。
  
      “我买下来然后回去看,我现我对美国还缺少了解。”
  
      “我知道,但为什么是16块?”
  
      “你想卖五十块,可是实际上一番讨价还价,它的真实价格是四十块,四十块的收益分你四成,不是十六块吗?”
  
      汉斯大笑起来:“伙计,你有做奸商的潜质,你天生就是干这活的料。”
  
      一路风驰电掣,他们开着车回到旗杆市。
  
      汉娜打扮焕然一新要出门,看到两人她微微一笑,道:“你们这么快回来了?”
  
      汉斯骄傲的拍拍车厢道:“用最快的度赚了大钱,当然要早点回来,因为我可不想让我亲爱的妹妹担心。”
  
      汉娜笑道:“上帝保佑,我的愣头青哥哥终于成熟了一些。不过我没料到你们这么早回来,所以没准备饭菜,你们订外快吃吧,我有点事要出去。”
  
      汉斯道:“出去?今天好不容易你休假干嘛不在家里休息呢?别出去了,和李一起吃点东西聊聊天,他在路上总是聊你,我现你们之间还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
  
      正在给小猫阿喵做康复训练的李杜回头道:“福老大,你说什么?”
  
      “没什么,天气很好,我妹妹要去幽会了。”
  
      “约会顺利,汉娜。”
  
      这次菲尼克斯之行虽然收获颇多,李杜也颇为劳累。
  
      他们回来后已是傍晚时分,于是他在院子里点了堆篝火,坐在摇椅上喝着热咖啡看着落日,悠然自得。
  
      阿喵眼睛死死盯着跳动的火苗,前爪跃跃欲试,可惜后半截身子还被包着,它跳不起来。
  
      这让它很沮丧,只能喵喵呜呜的叫了起来。
  
      汉斯搞了一些香肠,跟小擀面杖似的,用树枝穿起来放在火上烤,很快肠衣就爆裂开来,一滴滴油脂落在了火上,香味弥漫。
  
      烤熟后他递给李杜一支,咬在嘴里,香肠的肉香而有劲道,越咀嚼越有香味,让他和阿喵吃的满嘴流油。
  
      “味道很好。”
  
      汉斯大笑:“当然很好,这是马奎特香肠,一根能换成一顿晚餐。”
  
      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上午李杜陪阿喵汉斯去鬼混,下午他们去给架子鼓和钢琴估价。
  
      车子开到旗杆市中心广场旁边的一座木质公寓小楼,阿喵抽了抽鼻子,忽然呜呜叫着不肯下车了。
  
      李杜无奈,只好留它在车里,汉斯则按响门铃。
  
      房门打开,一个翩翩如鸿的身影打开门走了出来。
  
      从李杜所在的侧面看,一道熟悉的s型曲线再度出现。
  
      金色秀打着卷垂在脸颊两畔,女孩的五官精致而静美,看到汉斯,她嫣然一笑,说道:“福老大,我爸爸准备好了猎枪在等你。”
  
      “苏菲医生?”李杜讶异问道。
  
      出现在他面前的美貌姑娘,赫然是在医院救护过阿喵的女医生。
  
      苏菲扭头看到他,也有些惊讶:“嗨,先生,真巧,您的虎猫还好吗?”
  
      李杜指了指车子:“它就在那里,刚才不肯下来。”
  
      苏菲莞尔笑起:“虎猫的嗅觉灵敏,或许它嗅到了我的味道,以为我又要给它动手术呢。”
  
      李杜扭头看,阿喵藏在副驾驶座上,露出半个小脸偷偷往外看,碧绿色的大眼睛里满是紧张气息。
  
      汉斯拍拍手道:“嗨嗨嗨,你们两个认识?不过苏菲,今天我才是主角,我有事找你帮忙。”
  
      “帮忙让我爸爸用枪给修理屁股吗?”苏菲调侃道。
  
      “该死,年少轻狂的事就别说了,今天是让你给我们鉴定一套架子鼓和一个钢琴,帮我估估价。”
  
      李杜很吃惊,没想到汉斯说的旗杆市音乐造诣第一人是这位女医生。
  
      不过仔细一想也对,他第一次见到苏菲医生的时候就觉得她带有一股和医学并不相符的气质,这气质其实是音乐素养。
  
      打开车厢,两人将架子鼓搬下来。
  
      苏菲戴上手套在鼓上摩挲了一会,点头道:“演奏家a2,是一套好鼓,它采用了链条齿轮驱动系统和5oo2双踩踏板,这在架子鼓行业是划时代的成就。”
  
      “这套鼓应该诞生于九十年代中期,从整体的枫木质地和七层加强层能看出来,另外鼓腔是14寸的,轴承边缘带有玫瑰花纹,这些都证明了我的猜测。”
  
      “它值多少钱?”汉斯关心的问道。
  
      苏菲没回答,她用鼓槌敲了敲,侧耳倾听一番后微笑道:“没错,九十年代中期流行的鼓声,声音低沉,温暖,击打反映明显,我小时候听爸爸敲过。”
  
      “马丁先生当时多少钱买的这套鼓?”
  
      “当时价值是两千元左右吧?这套鼓保存完美的话现在价值一万块没问题。”苏菲说道。
  
      汉斯使劲一挥拳:“yes!”
  
      “但它保存并不完美是吧?”李杜听出了女医生话外之音。
  
      苏菲摩挲着鼓架道:“是的,漆面虽然崭新如故,但这是后面补上的,这让它价值受损,大概能卖出六千到七千块。”
  
      “那再来看看这个。”汉斯拉开琴衣,露出酒红色的三角钢琴。
  
      苏菲一眼望去,精致的俏脸上露出迷醉之色:“你们竟然找到了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