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27.爱他就要及时说出来
    点好菜后,拉塞尔-林奇又点了一瓶98年的香槟,介绍道:“这家餐厅的香槟来自加州,我们知道,加州盛产优质香槟,所以来到后不能不尝一尝。”
  
      “您说得对,那邮票收藏?”汉斯问道。
  
      林奇笑了笑,道:“现在就开始介绍,当然我懂得也不多,本人还只是这个行业的小白。”
  
      收藏是个很考验眼力劲的行业,邮票收藏也不例外。
  
      “在邮票收藏中,要评估价值先看行量。这个你们知道,邮票行量越少,收藏价值越高。一些邮票在行之后,会因为种种原因而毁坏,导致邮票的存世量减少,本身行量少再加上存世量也少的话,这样的邮票收藏价值又会更高一些。”
  
      李杜道:“物以稀为贵。”
  
      林奇微笑道:“说得对,第二点是看邮票题材,邮票的行具有重大的纪念意义,类似说邮票内容是重大历史事件、知名人物、珍稀动植物等题材,这样的邮票要比普通的邮票更具收藏价值。”
  
      “比如911纪念邮票和这批体育明星纪念邮票,是吧?”汉斯笑问道。
  
      林奇点头,然后说道:“还有就是看行时间,不用说邮票行时间越早,邮票的收藏价值也越高,比如英格兰政府于184o年行的黑便士邮票,如今一枚价值千万!”
  
      “第四要看邮票行背景,如果邮票在行时,生了特殊的事情,就会使邮票增加特殊的收藏价值,比如说肯尼迪总统遇刺期间行的一套枪械纪念邮票,它们现在很值钱。”
  
      “前面这些知识都很常见,再往后这两点比较重要,那便是错版邮票和不规则形邮票,这些邮票价值往往是最高的。”
  
      汉斯若有所思的说道:“这还是暗合第一点,错版和不规则形邮票往往行量少,对吗?”
  
      “完全正确。”
  
      这时候一道道精致的菜肴送了上来,蜜瓜火腿卷、金枪鱼土豆沙拉、培根芦笋卷、蜜汁三文鱼等等,香气扑鼻。
  
      服务员为李杜打开牛排餐盘不锈钢盖,两块香煎红酒黑椒牛排展露出来,他立马不动声色的开动。
  
      我不是吃货,我是真的很饿啊!
  
      林奇和汉斯还在交流。
  
      他前面普及的邮票收藏只是宏观规律,大家都知道的东西,他接着讲了一些微观上的知识,介绍市面上可能见到的且值钱的邮票。
  
      汉斯变身虚心的学生,不断问,林奇则是好为人师,耐心介绍。
  
      不知不觉间,餐桌上的美食徐徐减少,等到林奇开动的时候,剩下一堆光盘子在反射着灯光,褶褶生辉。
  
      李杜给汉斯使了个眼色,够兄弟,掩护的好!
  
      不过林奇也不是特意来吃东西的,所以他不在乎,反正他面前还有一客牛排,文雅的吃着牛排,话题进入主题。
  
      汉斯问道:“拉塞尔,你是旗杆市的邮票收藏大师,现在有六张珍贵的邮票出现在你面前,你一定不想错过吧?”
  
      林奇冷静的说道:“如果价格合适,那当然是这样。”
  
      “什么样的价格你认为很合适?”
  
      “一万八千块怎么样?”
  
      “一张吗?”汉斯问道。
  
      林奇笑了起来:“那怎么可能,即使你们凑齐了全套也不可能卖出这样的价格!总共一万八千块,这是合理的价格。”
  
      汉斯坚定的摇头:“我们为了获取这些邮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觉得三万六千块是个不错的价格。”
  
      “三万六千块?那我可没法买了,两万块吧?”林奇的话表达出了他的意愿,他想拿下这些邮票。
  
      “两万块我们连本钱赚不回来,你需要让我们赚钱,不如三万四千块。”说着汉斯敲了敲面前的餐盘。
  
      李杜挥手召唤服务生:“将刚才的菜再上一份。来吧,两位,先吃东西,慢慢谈价格。”
  
      随着菜肴送上,两人的价格拉锯战还在继续中,最后价格定在了两万八千块。
  
      汉斯要摇头,李杜摁住他道:“不如这样,就两万八千块,福老大,给我个面子吧。林奇先生,我们各退一步,我们接受两万八千块的价格,但今晚由您来买单怎么样?”
  
      林奇看了看面前的餐盘,微笑道:“我乐意接受。”
  
      网银转账,汉斯接到手机提示音后,表情立马由砍价时候的严肃变为了放松,他和林奇握手,感谢他愿意买下自己的东西。
  
      吃饱喝足,两人离开,林奇去结账,收银员告诉他:“先生,一共九百五十五块。”
  
      “这么多?”林奇大惊。
  
      收银员给他看账单:“两位先生打包带走了一些食物。”
  
      林奇看着书里的六张邮票忍不住苦笑:“这两个混蛋!”
  
      两万八千块,李杜分到手接近一万七,看着自己银行卡里不断增加的数字,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到他们打包带回来的牛肉和金枪鱼肉,汉娜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们又去金色阿奎丹了?看来今天你们依然有不错的收获。”
  
      汉斯傲然道:“当然,你不知道今天了什么事,我告诉你妹妹,绝对是一件传奇——呃,金枪鱼别动,这是给阿喵的。”
  
      阿喵:“喵呜!”
  
      它紧盯着娇嫩的金枪鱼肉,眼神霸道而蛮横:谁敢动猫大爷的粮食?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
  
      汉斯将今天生的事说了一遍,汉娜大为吃惊,连连称赞阿喵的神奇。
  
      “其实说真的,我觉得这是李的功劳。”汉斯说道。
  
      李杜一惊,敏感的问道:“什么意思?”
  
      “阿喵如果不是你好心,它早死在捕兽夹里了,如果不是你做主人训练它,它也不会懂得帮我买挖宝。所以说,这不是你的功劳吗?”
  
      听他这么说,李杜放松下来,干笑道:“呵呵,哪有……”
  
      汉斯打断他的话:“别客气,我的意思是,汉娜,你吃什么牛肉?吃掉李啊,你不是对李有好感吗?你不是爱他吗?你不是非他不嫁吗?爱他就要及时说出来!”
  
      刚放松下来的李杜又紧张起来,叫道:“法克,你说什么?”
  
      汉娜也目瞪口呆:“汉斯,你什么疯?说什么胡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