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39.第一次聚会
    “谁?”李杜问道,他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天』籁小 说
  
      汉斯一边开车一边看着手机短信,漫不经心的介绍道:“狗尾巴雷金纳德,我们在旗杆市的同行,这家伙前段时间喝了假酒差点挂掉,所以最近没见到他。”
  
      听了这话,李杜恍然,难怪他觉得这名字熟悉,前段时间这事上过旗杆市的新闻。
  
      这个雷金纳德挺倒霉的,拍下的仓库里有一些假酒,他以为这是美酒,跟合作伙伴打开一瓶喝了起来,庆祝他们低价拍到这么多好酒。
  
      然后,两人一起被放倒了,为此旗杆市的警察局还调查过李杜,因为这些假酒是一名亚裔寄存在仓库中的。
  
      一辆汽车迎面开来,汉斯急忙打方向盘,险些撞在一起。
  
      李杜吓得浑身冷汗,赶紧没收他的手机让他老实开车。
  
      汉斯讪笑道:“我看短信有点入了迷,呃,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们在旗杆市出名了,狗尾巴组织了一个捡宝人的party,让我们去玩。”
  
      李杜叫道:“我们差点没命去玩!”
  
      聚会在周末,他们在此之前要处理掉这款手机。
  
      不过他们还没有行动,有顾客上门了,但这客人不是来买手机的,而是来买家具的,由杂货铺老板凯文带来。
  
      “这是来自拉斯维加斯的比利-奇森先生,他在一家赌场供职,对我们的这套家具很感兴趣。”凯文介绍道。
  
      旗杆市距离赌城拉斯维加斯不远,这种奢华的家具确实和赌场风格相仿,甚至它们可能就是赌场出来的。
  
      比利-奇森是个大块头,头上一根毛没有,头顶光溜溜、眉头也是光溜溜,眼窝深陷、满脸横肉,李杜猜他是某个赌场大佬的保镖。
  
      汉斯展示出这套家具,他上去看了看,拿出一个放大镜从头到尾扫了一遍,说道:“桌子有问题,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家具以嵌花来呈现质感,桌子的花纹过于冗杂卖弄。”
  
      这是个行家,不是外表展现出来的那么有勇无谋,李杜顿时明白了。
  
      汉斯坦诚的说道:“对,但想必你看出来了,我对桌子进行了修整,除非像你这样的行家,否则看不出来。”
  
      大汉点点头问道:“多少钱?”
  
      汉斯说道:“我们想卖五千块。”
  
      大汉撇撇嘴道:“如果这桌子和沙是一套的,五千块问题不大,但它们明显是拼凑起来的,三千块吧。”
  
      汉斯耸耸肩道:“你这个价格报的太低了,伙计,这样我们没法……”
  
      “算了,我没时间和你们讨价还价,取中间价格四千块怎么样?但你们得帮我送过去。”大汉打断他的话,直接报出了底价。
  
      这个价格完全可以接受,其实即使大汉坚持三千,汉斯和李杜也愿意卖掉的。
  
      四千块成交,汉斯伸手和他击掌,笑道:“多谢你,Boss,感谢你买下我们的货,祝你们赌场生意兴隆。”
  
      大汉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一卷卷绿色钞票,数了四卷扔给他们。
  
      汉斯在手里颠了颠,没有打开去数,直接说道:“正好四千块,来吧,你带路,我送货到门。”
  
      送货只要一个人就行了,两个城市距离不远,李杜留下,汉斯出行。
  
      福特皮卡跟着一台s系的奔驰飞驰而去,李杜有些担心,问道:“这家伙不会将汉斯带去野外,然后干掉他抢走家具吧?”
  
      凯文鄙视的看着他:“开着s系的奔驰来抢这点家具?不够油钱!”
  
      李杜想想也是,他是看好莱坞大片看多了。
  
      这样没有了家具,他们压在手里的东西就很少了,只剩下这一台削肾客一代目。
  
      凯文看到了,两眼顿时亮了起来,追着他问道:“嘿,中国男孩,这手机多少钱?卖给我吧,凯文叔叔给你一个好价格。”
  
      李杜露出很纯真的笑容问道:“多少钱呀,凯文叔叔?”
  
      凯文伸出一个巴掌,慈祥的笑道:“我给你五百块怎么样?可以用这钱来买一台新款的Ipone了。”
  
      李杜吓了一跳:“五百块?!”
  
      他这不是演戏,凯文这家伙太奸商了,这不是把他当冤大头宰,而是把他当肥猪来宰。
  
      凯文说道:“对,五百块,这价格让你很吃惊是吧?我敢打赌不会有人出钱比我更高了,因为像我这么怀旧的老家伙可不多见了。”
  
      “想想吧,小伙子,一台现在没人会用的第一代Ipone换一台最新款的Ipone,你运气来了,抓住它!”
  
      李杜都没有和他讲价的**,掏出手机上e-Bay,搜索一代Ipone然后给他看价格,说道:“凯文叔叔,我是中国人不是朝鲜人,我会上网的!”
  
      网上对第一代Ipone的报价都很高,起码五千块起步。
  
      凯文不死心,拉着他说道:“网上这些东西都是假的,有价无市而已,不如这样,你说个价格,如果可以我就买了。”
  
      “和你一样,一个巴掌,不过单位不是百元,而是万元,五万元!”
  
      凯文很痛快的走了,临走之前说道:“上次吃饭的时候我就该看出来,小子,你是个大胃口的家伙。”
  
      汉斯回来后听说这件事,笑得前仰后翻:“哈哈,凯文这老家伙终于吃瘪了。”
  
      本来家具方面,他赚到了一千六百块钱,可去了拉斯维加斯一趟,变成了负四百块,在赌城这家伙玩了一晚上输了两千块。
  
      周末,他们开车前往雷金纳德的家里参加捡宝人聚会。
  
      汉斯在路上给李杜介绍,这种聚会一般是小圈子里的,不会过十个人,消费aa制,组织者提供场地,食物和啤酒大家共同出钱。
  
      天气不错,旗杆市的春天风和日丽,草木芽、鲜花含苞待放,街头上和小区花园里随处可见锻炼身体的人。
  
      雷金纳德组织的聚会就在他的后院里,院子里是整齐的草坪和一个精致的小花园,他们到达的时候,门口已经停了一堆皮卡车,屋里声音嘈杂。
  
      汉斯和李杜一下车,之前在菲尼克斯经典仓库和他们扛过价的道尔顿出现了。
  
      他从窗口探头叫道:“嗨,伙计们快来,勒布朗-詹姆斯拿下了关键篮板,让我们猜他能不能完成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