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42.松树之冠
    “赌注是什么?”道尔顿立马兴奋问道。
  
      李杜依然是一脸淡然:“输的人向对方提供一个靠谱的仓储信息。”
  
      安德鲁想都没想,不屑的笑道:“哈,小子,你想的可真美啊,你只是个菜鸟,你能有什么有价值的仓库信息?我可不一样,我随便给你一个信息,你都够吃一年!”
  
      又是老一套的说辞,赌过绝杀球的一行人在暗地里翻白眼。
  
      李杜笑道:“如果我们赢了你,那说明我们的眼力和相关渠道都比你强,这样你给我们的信息,肯定没有我们自己获取到的更好。”
  
      “也就是说,失败一方给获胜一方的消息永远不可能让获胜一方大赚,但人生的乐趣不只有喝酒和赚钱,获胜本身就是一种乐趣。”
  
      汉斯鼓掌道:“说的不错,如果你想赢,那就肯定愿意赌!”
  
      “当然他得确定他能赢。”李先生习惯性的补了一刀。
  
      安德鲁怒瞪双眼道:“好,算你这家伙说的有道理,那我们就赌一把,具体参加哪一场仓库拍卖消息,我会通知你。”
  
      雷金纳德嘻嘻笑道:“我们做公证人怎么样?”
  
      “就这样。”安德鲁说完戴上墨镜就走了。
  
      道尔顿耸耸肩道:“好吧,他还没有给我们aa制的饭钱呢。”
  
      李杜继续待在这里,什么话也别说,狠狠的吃、狠狠的喝就行了。
  
      吃饱喝足,两人离开。
  
      开车上了街道后,汉斯立马叫道:“嘿,我说你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好斗?竟然还和安德鲁赌上了,这可不是你的作风。”
  
      李杜道:“你看到了当时的氛围,那些家伙搞这个party就是为了搞事,他们一直在挑事,我总不能认怂吧?”
  
      汉斯吐了口唾沫道:“说得对,干他娘-的!”
  
      李杜道:“更重要的是,我们近期不是没有好的仓储拍卖消息吗?那为什么不赌?不管输赢,起码我们都可以得到一个不错的仓储消息。”
  
      听了这话汉斯思考了一下,说道:“对,安德鲁这家伙的消息渠道比我们多很多,他们十万俱乐部的家伙参加的拍卖会,肯定有值钱货。”
  
      李杜说道:“而且我也没说输了的要比获得的货物送给赢的一方,我只是说要提供给对方一个有价值的仓储拍卖消息而已。”
  
      “我们输了,随便给他一个消息,他输了,可得给我们一个确实有用的消息。”
  
      汉斯问道:“为什么?”
  
      李杜指了指他的脑袋道:“动动这里,我们是什么?菜鸟、最底层的捡宝人,我们不怕丢人,可安德鲁要是不给我们一个靠谱的好消息,我会让他丢人,而他是丢不起人的。”
  
      汉斯笑了起来:“嘿,小子,我现你还有点脑子。”
  
      李杜道:“你要是少在酒桌和女人的床上厮混,那你多少也能保存点脑子。”
  
      “别教训我,哈哈,还是省着力气去收拾安德鲁吧。”
  
      回去之后,他们先上网看了看挂在e-Bay上的一代Ipone,这个他们不卖给杂货商了,而是进行网络销售。
  
      汉斯没有直接定价,而是参加了网商拍卖活动,他给手机订的起始价是两万块,这也是他们预期中的最低价。
  
      结果他们出去参加了个party,回来价格已经提升了五千块,到了两万五千五百块。
  
      见此,两人高兴的击掌,李杜说道:“我们之前的那些货干嘛私下卖掉?也放到网上拍卖多好。”
  
      汉斯道:“路上才夸奖你有点脑子,不是所有的货物都适合网上销售,只有大家都会感兴趣的、常规渠道买不到的东西才行。”
  
      看过了手机报价,李杜又去搜索房源。
  
      然后运气不错,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个不错的房子,位置距离这里不远,也就两个路口,房子所在小区名叫松树之冠,是个中档小区。
  
      房子出租的是一间次卧,里面家具家电齐全,一个月只要四百五十块,并且说押一付一,方方面面来看都很好。
  
      李杜立马打电话,房子的主人名叫弗雷斯,双方约定次日上午看房。
  
      安德鲁没有送来仓储信息,他正好没事,就带上汉斯去看房子。
  
      汉斯开着车说道:“你叫上我是正确的,我对旗杆市太熟悉了,伙计,简直太熟悉了。我认识每一个家伙,所以从人品这方面我可以给你很多建议。”
  
      车子很快开到,小区里面环境静谧、绿化面积大,家家户户的草坪和花园都整理的井然有序。
  
      看着里面安宁优美的环境,李杜喃喃道:“蓝色的夜
  
      有霜雾,天空中
  
      明月朗照
  
      松树的树冠
  
      弯曲成雪的蓝,淡淡地
  
      没入天空,霜,星光
  
      除了靴子的吱嘎声
  
      兔的足迹,鹿的足迹
  
      我们知道什么……”
  
      “你在嘟囔什么?”汉斯问道。
  
      李杜惊讶的看着他:“你不知道?松树之冠呀,我刚才读的这诗就是松树之冠,应该也是这个小区的名字由来之处。”
  
      松树之冠是美国现代诗人大家加里-斯奈德的代表作之一,他被誉为清晰的沉思的大师,诗歌风格淡泊、透明,充满禅意。
  
      汉斯耸耸肩道:“诗歌?那是什么鬼玩意儿?我只知道流行歌。好了,十五号楼B单元,就是这里,让我去瞧瞧谁住在这里。”
  
      两人敲门,一个健硕的黑人青年走了出来,看到他们黑人下意识的问道:“你们找谁?哦,中国来的李先生吗?”
  
      这人就是弗雷斯,李杜和他握手,察觉到他的手很有力,握住之后他想往后撤,一下子竟然没有撤出来。
  
      弗雷斯是个很热情的人,他拥抱着两人进屋,说道:“别客气,伙计们,来来来,随便看看,瞧瞧是不是合心意。”
  
      趁着他离开的时候,李杜低声问道:“你认识他吗?”
  
      汉斯少见的露出尴尬表情:“呃,我、我、我觉得他不是很眼熟。”
  
      弗雷斯听到了,笑道:“哦,我来旗杆市不久,才不到半年。”
  
      汉斯耸耸肩,低声道:“你瞧,这不能怨我,半年前我还在菲尼克斯呢。”
  
      李杜也耸耸肩,他看了看客厅又去看了看次卧,然后挺满意的,这里面收拾的很干净,物品摆放的也整齐,很合他的心意。
  
      经过主卧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将小虫放了进去。
  
      按照他现在想法,他打算租下这里,可是他并不了解弗雷斯,稳妥起见,他想放出小虫去探探底。
  
      结果,小虫飞进主卧,他直接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