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49.我报警了
    杜奇答应了李杜的条件时,安德鲁表情顿时狰狞起来,他叫道:“你疯了吗?三万块买一堆房卡垃圾?这种房卡有的是,十块钱就能买到一张!”
  
      因为开的是视频,安德鲁的话被杜奇听了个清清楚楚。天 籁小 』说
  
      他冷冷说道:“伙计,我疯没疯你很清楚,对你来说它们不值钱,可是对我来说,能找回它们就是上帝的恩赐!”
  
      杜奇的身家在整个旗杆市也是名列前茅,他有一家投资公司,干的是和四大投行差不多的活,当然规模小得多。
  
      三万块对普通人来说是巨款,但对于经常要花几万块买珍稀邮票的他来说,这是小钱。
  
      听到他答应这笔交易,汉斯顿时兴奋的大吼了一声,他对着手机连连道谢:“非常感谢、非常感谢,伙计,我们会用最快度将房卡给你送去。”
  
      挂掉电话,他看向安德鲁,嬉笑道:“嘿,十万俱乐部先生,给我们一个有价值的仓库信息。”
  
      “我们不急,你回去慢慢打听,记住,有价值的仓库信息,别想糊弄我们,否则丢脸的将是你。”李杜补充道。
  
      围观的捡宝人愣愣的看着他们,这些人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大多数人难以置信,剧情就这么反转了?
  
      有人弱弱的说道:“安德鲁,这会不会是中国人搞的圈套?或许是他找人进行假报价呢?”
  
      其他人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他:
  
      “你没脑子吗?这中国人要是能在这方面指使得动杜奇,他还干个屁的仓储拍卖?!”
  
      “只要有收入那就要缴税,以后看看他的缴税记录不就清楚了?”
  
      “雪特,这菜鸟和福老大那白痴真的赢了?赢了安德鲁?!”
  
      众人终于反应过来,开始沸沸扬扬的讨论起来。
  
      旁边一个黑人拉住李杜叫道:“嘿伙计,你怎么做到的?这太不可思议了,我实在难以置信!”
  
      “福老大,你们现在真是太厉害了,还记得两年前我们一起在大胡子酒吧的时候说过什么?我就说你是个厉害的混蛋!”
  
      “十万俱乐部竟然输给了万元俱乐部,法克,中国人你真是我们万元俱乐部的英雄!”
  
      东风压倒西风,李杜赢了。
  
      安德鲁脸色铁青,他恶狠狠的瞪了李杜一眼,将电吉他塞进身边手下的怀里,怒道:“该死的,我们走!”
  
      这时候一辆警车开进了仓库公司,两个警察下车,他们仔细搜索了一下人群,然后走过来挡住了安德鲁的路。
  
      “您好,安德鲁先生?”一名警察彬彬有礼的问道。
  
      安德鲁没好气的说道:“是我,有什么事?”
  
      另一名警察拿出一个Ipad点开段录像给他看,问道:“这里面是您吗?”
  
      录像中,安德鲁叼着烟,点燃了一张美钞,很潇洒的用钞票来点烟。
  
      录像很清晰,安德鲁想要抵赖也没用,他干巴巴的说道:“哦,抱歉,我当时、我当时、咳咳,我当时……”
  
      “不需要向我们道歉,上车吧,您需要给律师打个电话,现在我们威廉姆斯警察局以您故意损毁流通纸币的名义请您去接受调查。”
  
      一辆皮卡车开过来,汉斯从车窗探出头哈哈笑道:“安德鲁先生,美国联邦宪法规定任何人不得故意损坏流通纸币,您不知道这法规吗?显然您需要好好学习一下法律知识了。”
  
      安德鲁暴怒,吼道:“你这表子养的,你竟然报警坑我!”
  
      汉斯瞪了他一眼道:“别诬陷我,如果是我坑了你,我不会过来嘲笑你!好好想想吧,想想你平时得罪多少人,最想看你出丑的绝不是我!”
  
      皮卡车迎着夕阳光芒开上公路,扬长而去。
  
      享受着迎面而来的晚风,汉斯说道:“到底是谁报警的?雪特,真是聪明人。”
  
      李杜拿出一个手机给他看,里面有一段视频,就是安德鲁用钱点烟的一幕。
  
      “雪特,你手机不是没有摄像头吗?”
  
      “我有两个手机,行走江湖,一台手机怎么够?再说,我不强调一下我的手机没有摄像头不能录像,那安德鲁岂不是会怀疑我?”
  
      汉斯惊叹道:“你可真坏!不过我喜欢,哈哈!”
  
      李杜道:“我这怎么叫坏呢?我这叫见义勇为好市民。”
  
      几辆车子追了上来,一辆道奇公羊皮卡开近,一个墨镜大汉吼道:“晚上一起嗨?庆祝你们获胜!”
  
      汉斯同样吼道:“好,先去送房卡,然后你们请我一起嗨!”
  
      墨镜大汉竖起中指,道奇公羊更快的向前开去。
  
      见面的地点依然是在金色阿奎丹餐厅。
  
      和上次不一样,这次杜奇可没有冷静沉稳ceo的风范了,他在那里走来走去,看到他们立马迎了上来道:“房卡呢?”
  
      汉斯将怀里的大箱子递给他,四百多张房卡,虽然整理的很好,可依然很占空间。
  
      杜奇就像第一次抚摸美女的初哥,双手颤抖、眼神直,嘴唇哆嗦个不停,李杜有点难以理解他的激动。
  
      他当时现这些房卡时候,第一眼也是觉得它们没价值,可是随后他看到这上面的两个名字后,他上网一查就知道它们应该有些价值。
  
      这些房卡很多都是成套的,收集它们不会很容易。
  
      如他所愿,房卡卖了个好价钱,但他没想到杜奇竟然这么在意这些房卡。
  
      ceo随即解释了原因:“你们帮了我大忙,前年丢失了这些房卡的时候,我和阿加莎差点崩溃。”
  
      “对你们来说这只是一些小卡片,对我和阿加莎来说,这是我们爱情和生活的见证。从我们第一次约会开始,我们就收集起了房卡,此后不管去哪里,我们都会收集居住酒店的房卡。”
  
      汉斯惊愕道:“等等,你们第一次约会就去酒店啦?”
  
      杜奇眨眨眼道:“伙计,你的关注点真奇怪,不过你觉得以我的魅力这很难吗?”
  
      汉斯竖起大拇指:“厉害!”
  
      李杜说道:“房卡收藏是个不错的爱好,我始终觉得,房卡的存在价值应该远大于开电梯、开房门和取电。”
  
      杜奇笑道:“你说的对,我和阿加莎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们能透过房卡窥探酒店的审美情趣和造诣,另外还能通过收集房卡珍藏旅行记忆,这不是很棒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