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58.十万美元
    李杜心里一跳,以为对方猜出了他的计划,但那根本不可能,他这想法也是灵机一动出现的,总统保护伞怎么能猜出来?
  
      于是他露出茫然表情,问道:“你说什么?”
  
      总统保护伞皮笑肉不笑,说道:“呵呵,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你是个狡猾的家伙。天籁 『 小说”
  
      “那这个主意?”汉斯问道。
  
      总统保护伞点头道:“可以,不过你们先选,你们拿走四个,剩下的是我的。”
  
      汉斯看向李杜,他这个反应就显示出了两人之间的地位。
  
      李杜说道:“好,我们先选。这些钟堪称以假乱真,即使真是假货,那也至少价值几千块,收获总归不会小。”
  
      汉斯道:“对,或许我们运气好,会将两个真货都挑到手呢?”
  
      “那愿上帝保佑你们。”
  
      总统保护伞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带着钟和盒子进入仓库,他在里面一番捣鼓,示意两人进去挑选。
  
      虽然他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但对于这个解决方法,他觉得还是挺靠谱的,大家赌运气,看谁运气好。
  
      可惜李杜作弊了,他不是靠运气来挑选,他也不是个喜欢赌的人。
  
      放出小虫,他仔细观看小虫落点。
  
      从酒店拍卖会之后他就现,小虫现在有个技能他一直不知道,那便是抽取古董的时间,越是存世久远的古董,它越是优先抽取。
  
      不负他的期盼,小虫飞出来后,直接向九个箱子最中间飞去,钻进箱子趴在古董钟上就要吮吸时间。
  
      李杜赶紧将它呼唤回来,指着中间箱子道:“这个选走。”
  
      故技重施,小虫这次又毫不犹豫的飞向最左边的一个箱子。
  
      等到小虫钻到古董钟上,他再度将小虫召回,道:“还有左边这个箱子。”
  
      后面又放出小虫后,小虫绕着剩余箱子飞了起来,显然不像先前两次那么有兴趣,它转了一圈,然后飞回了李杜的肩膀。
  
      这样李杜放心了,显然剩下的钟都是山寨货,它们不是古董,小虫甚至没兴趣去吸收它们的时间。
  
      随便挑了两个箱子,他说道:“就这四个吧,希望能挑到了值钱货。”
  
      汉斯道:“那剩下这些箱子和生牛皮怎么分?”
  
      李杜道:“带走一半箱子,生牛皮——同样带走一半。”
  
      他本想全部留给总统保护伞,以作拿走古董钟的补偿,但要说出口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一句老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等到以后总统保护伞鉴定后现他那五个钟都是山寨货,那再联想他放弃生牛皮这件事,会不会怀疑他什么呢?
  
      为了保护秘密,他决定按正常人的思维办事,也就是公事公办。
  
      带走四个钟、半卷沉重的生牛皮,加上二十多个箱子,他们踏上了归路。
  
      李杜问道:“有点晚了吧,为什么不在这里住一夜?”
  
      汉斯摇头道:“杰罗姆的盗贼和流氓太多,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搞到了古董钟,估计会找我们麻烦。”
  
      “这么嚣张?”
  
      “整个杰罗姆都是贫民窟,这里的夜晚比朝鲜还要危险!”
  
      李杜失笑道:“朝鲜治安很好,只是政府统治过于**和高压。”
  
      汉斯道:“反正别待在这里就对了。”
  
      回到旗杆市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他们回到家,然后看到屋子里一片漆黑,只有餐厅有昏黄的光线。
  
      汉斯奇怪道:“难道是没交电费?”
  
      李杜调侃道:“你为什么不怀疑是电路坏了呢?”
  
      汉斯道:“显然你不了解汉娜,她持家可是把好手,上能修屋顶、下能通排水道,中间还能修电路。”
  
      阿喵冲着餐厅出一声轻微的吼叫,眼睛绿油油的,好像有什么现。
  
      李杜仔细倾听,低声道:“该死的,有男人的声音,不会是生什么意外了吧?”
  
      汉斯递给他一个大扳手,自己拿了根铁棍:“从后门溜进去,有阿喵在,我们搞定他们没问题!”
  
      李杜迟疑道:“会不会有点危险?”
  
      “有阿喵在呢,我们战斗力占上风。”
  
      “可阿喵还是个童年猫啊。”
  
      “如果它是成年虎猫,那还用我们动手?它自己就能解决里面的麻烦!”
  
      一边低声讨论,他们一边从后门摸了进去,汉斯猛的打开餐厅的灯,然后看到一男一女两张面孔在惊恐的看着他。
  
      女人是汉娜,穿着清凉而性感的汉娜,她的秀披散在肩头,上身是短的能露出小腹的小T恤,下身是只到大腿根的小短裙。
  
      男人是史蒂芬-钱德勒,曾经帮他们拼装哈雷摩托的修车工,他的穿着倒是正常,长袖T恤搭配牛仔裤。
  
      餐厅的桌子上放置着几样精致的菜肴,中间是一根蜡烛和一瓶红酒,显然小情侣两个在吃烛光晚餐呢。
  
      双方打了个照面,都是下意识一愣,汉斯反应快,叫道:“汉娜,你穿的是什么玩意儿?该死的,如果爸妈还活着,看到你这么穿他们会打断你的腿!”
  
      汉娜慌张的说道:“你们不是明天回来吗?怎么提前回来了?”
  
      钱德勒则努力解释:“福老大,别误会,我们只是吃顿饭,没干别的。”
  
      “我要是不回来你们能不干别的?”汉斯一幅气炸了肺的样子,“雪特,李,给你个忠告,婚后一定别跟妻子说你要回家的具体时间,偶尔打个突袭,你会有大现的。”
  
      李杜怒道:“法克,别咒我!”
  
      阿喵趁着没人注意,悄无声息的爬上桌子,伸出爪子摸了一片三文鱼然后钻进了凳子下。
  
      没生意外就好,李杜带着阿喵离开,汉斯则阴沉着脸加入到了烛光晚餐中,场面有些尴尬起来。
  
      他回到家,萝丝还没有回来,看样子又有什么任务了。
  
      冰箱里面肉菜齐全,李杜看自己泡的咸水花生还在,就切了些芹菜过了过热水,然后和咸水花生一起用香油和辣椒油拌了拌。
  
      这种小菜开胃又健康,而且适合一个人吃。
  
      晚上没什么事干,他就算了算自己赚到的钱。
  
      连同这次,他前前后后参加了八次仓储拍卖,已经赚到了接近九万美元,缴税加上给阿喵治病,花费了接近一万块,还有八万美元的积蓄。
  
      折合一下,这就是五十多万人民币,在他家乡县城都能买一套很好的楼房了。
  
      这还不加上古董钟能赚到的钱,根据汉斯的意思,一台古董钟至少能卖一万块,也就是说,卖掉钟他就能积攒到十万美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