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60.大为改观
    李杜第一次看到汉斯流露出这番姿态。天『『 籁小说
  
      在他印象里,汉斯应该是个好色、好酒、好赌、好享受的人,这种人要是在他家乡,那有一个专门的称号:盲流。
  
      不过在美国很正常,美国很多青年都是这个德行。
  
      可是来到这间福利院,汉斯却好像变了一个人。
  
      他和孩子纵情欢笑,和老人娴熟的打招呼,看到垃圾桶里的东西满了,并不嫌脏,立马推出门外换了新的垃圾桶。
  
      李杜很吃惊,汉斯变化很大,在福利院里他不再是那个喜欢骂骂咧咧、满嘴脏话的捡宝人,而是一个充满爱心和耐心的好青年。
  
      好吧,他是大龄好青年。
  
      随后一个黑人妇女走了出来,这妇女大概五十多岁的年纪,穿着洗得白的蓝T恤,头卷曲、步履生风,就像一些黑人女佣。
  
      看到这妇女,汉斯热情招手道:“嗨,梅萨老妈,看来最近过的不错,你又胖了。看在孩子们的份上,你得少吃点了。”
  
      黑人妇女在他肩膀上狠狠来了一下子,大笑道:“小福,你有半年没来了,要不是你天天给我邮件,我会以为你出什么意外了。”
  
      汉斯呲牙咧嘴的揉搓肩膀,道:“我是最近两个月才回到旗杆市的,之前一直在菲尼克斯,回来后一直忙着生意,所以没过来。”
  
      “忙生意?你是忙着喝酒和***人吧!”黑人妇女撇嘴道。
  
      李杜笑了起来,这妇女还真是了解汉斯。
  
      汉斯将他拉了出来,委屈道:“真的,我一直在努力的赚钱,瞧,这是我的合作伙伴,他叫李,是一个级棒的华人小伙子。”
  
      黑人妇女梅萨和李杜握手,说道:“我知道你,杜-李,汉斯在邮件里提到你很多次了,他说你是他这辈子最佩服的青年。”
  
      双手握在一起,李杜感觉到梅萨的手掌温暖而有力,但上面有很多老茧,就好像阳光下的老树皮。
  
      他微笑道:“他提到过我这我确信,但他说我是他最佩服的青年?这有点让我受宠若惊了,因为我觉得他说不出这样的好话。”
  
      “你很懂我,兄弟,你真的很懂我。”汉斯大笑。
  
      梅萨带他们进了一间简陋的办公室,里面只有一张桌子、几张凳子,和一台破破烂烂拼接着的电脑。
  
      请两人坐下,她回身喊道:“萨莉,去烧一壶水,还有咖啡或者茶吗?”
  
      “只有一点印度红茶。”
  
      “那就给福老大哥哥和他的伙计泡一壶茶吧。”梅萨笑道,“展示一下你的手艺,我的女骑士。”
  
      一边说着,黑人妇女一边手脚麻利的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本子递给汉斯。
  
      汉斯道:“梅萨老妈,你知道我对你绝对信任的。”
  
      “不行,这是规矩,你必须看看,这上面有详细的记账,你打给我的钱是怎么支出的,都在上面,一定要看!”梅萨坚定的说道。
  
      汉斯在查看账本,梅萨将目光看向李杜,道:“真看不出来,李,你这么年轻却是那样一位优秀的捡宝人。”
  
      李杜耸耸肩道:“可能上帝保佑我。”
  
      梅萨说道:“说实话,汉斯这两个月给我们打的钱突然增多了,我还有点担心。”
  
      汉斯不满的说道:“你对我这么没信心?我会为了钱去干坏事吗?”
  
      “我怕你为了钱去卖肾卖血卖眼角膜。”梅萨斜了他一眼。
  
      汉斯想了想,道:“或许还真会这么干呢,谁让我把福利院当成我家。”
  
      李杜听了两人的对话,随即想到每次拿到钱后他都会去一趟银行,问道:“你去银行就是转账吗?”
  
      “否则呢?难道我还会将钱存到那些黑心资本家的腰包里?”汉斯恢复了毒舌本性。
  
      梅萨道:“这两个月,他给福利院转来了两万四千块钱,因为这些钱的进入,福利院的条件改善了很多。”
  
      李杜挺吃惊的,汉斯几乎将收入的一半给了福利院,他竟然还有这份好心?!
  
      两人开始讨论账本和福利院展的一些问题,李杜插不进话去,便出去走走看看。
  
      福利院里主要是一些儿童和老人,成年人里除了护工就是身体有缺陷或者智商有缺陷的人。
  
      不过里面氛围很好,孩子们玩具不多,可是分享着一起玩,欢声笑语不断。
  
      李杜看到他们的玩具大多破旧不堪,便将汉斯新买的玩具拿出来分给他们。
  
      看到这些玩具,孩子们笑逐颜开,纷纷围着他叫他中国哥哥。
  
      李杜说道:“这些玩具你们福老大哥哥买的,中国哥哥这次来的匆忙,没有给你们带礼物。”
  
      “但你愿意和我们一起玩,梅萨妈妈说,大人的时间比钱和玩具更宝贵,你愿意浪费时间和我们玩,就是好人。”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小男孩笑道。
  
      笑容很纯洁,有种刚从地底挖出的蓝宝石般的感染力。
  
      几个小女孩很失望:“没有芭比娃娃呀?福老大哥哥总是忘记买芭比娃娃。”
  
      “因为他不喜欢,他害怕娃娃。”抱着漫画书的维多利亚说道。
  
      李杜不忍看女孩们失望的表情,道:“下一次我来,我给你们芭比娃娃。”
  
      “真的吗?”
  
      “我对上帝誓。”
  
      他们在福利院里待了一个下午,傍晚又一起吃了顿饭才离开。
  
      上了车李杜刚要问,汉斯举起手道:“给我保留一点**,关于福利院我不想多说。”
  
      李杜道:“我不问,我想说的是,能不能找一家快餐店?我还很饿。”
  
      “雪特!”
  
      四个古董钟挂在网上并没有标价,只是表达了想要出售的态度。
  
      当天晚上,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市就有人打来电话,说对他们的古董钟感兴趣。
  
      汉斯约了对方第二天来查看古董钟,他实话实说,这些古董钟有两个是仿品、有两个是真品,让他们自己来鉴别。
  
      第二天下午两点钟,一辆路虎极光开到了旗杆市,李杜和汉斯接到了他们,一共三个人,两个中年人和一个老者。
  
      “您好,是休斯顿的雷蒙德先生?”
  
      老者点头道:“是的,您好,福克斯先生,我就是雷蒙德,佐伊-雷蒙德,这两位是我的助手。”
  
      汉斯和他们打招呼,然后老者直截了当的说道:“你看出来了,我是个老头,时日无多,时间对我来说很宝贵,所以我们不必客套,拿出那四个钟表来吧,我直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