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64.狡猾的中国李
    李杜给汉斯使了个眼色,自以为很隐秘、实际上大家都能看到那种。
  
      汉斯对比德斯说道:“伙计,我记得你对我以前搞到的两道旧式火车轨感兴趣?如果你愿意把这个钟交给我,我可以把火车轨送给你。”
  
      “这是好主意。”比德斯说道。
  
      “三千块,我给三千块,铁人,你知道的,一千块就能买到一道旧式火车轨。”白人大汉说道。
  
      比德斯对李杜和汉斯摇摇头道:“显然,有人比你们更愿意出价。”
  
      说完,他将古董钟推到了白人大汉跟前。
  
      白人大汉手机转账给比德斯,然后将古董钟抱在了怀里。
  
      这时候,先前安静看他们竞价的捡宝人迅围了上去:
  
      “杜巴鲁,我帮你看看这钟,这家伙像是十九世纪的东西。”
  
      “中国李看中的东西,它的价值在哪里?”
  
      “想在我们菲尼克斯捡宝?真是个敢做梦的家伙。”
  
      汉斯不满的看着比德斯道:“你就这么对我们?”
  
      “价高者得,怎么,不服气啊?”白人大汉杜巴鲁昂起头得意洋洋的说道。
  
      旁边一个青年嘲笑道:“输不起的家伙,果然是乡巴佬。”
  
      汉斯瞪了两人一眼,然后继续看着比德斯:“你就这么把我们送你的礼物给卖掉了?”
  
      比德斯微笑道:“今年来菲尼克斯,在我这里住宿都不用花钱了,我是说‘今年’,就是整整一年。”
  
      两人这么一说话,旁边看热闹的捡宝人感觉到不对劲了。
  
      李杜看向那个调酒的秀气青年,笑道:“看到了吧?福老大可不是卖弄人情,他送你们的确实是假货,但却不是没价值的垃圾货。”
  
      秀气青年看着一群捡宝人,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没脑子还想学人家财!狡猾的中国李,这个外号你们没听过?!”
  
      一个捡宝人愕然问道:“什么、什么意思?”
  
      杜巴鲁表情有些难看了,他将视若珍宝的古董钟推开,道:“这是假货?”
  
      旁边一个中年人低声道:“要是假货古董钟,那就不值钱了,几百块有的是。”
  
      比德斯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杜巴鲁,我对上帝誓,我对这钟一无所知,是福老大刚刚送我的礼物。”
  
      有人迅卸开古董钟的外壳看了看,然后尴尬的说道:“雪特,真踏马是假货,杜巴鲁你被坑了。”
  
      杜巴鲁愤怒的看向两人,汉斯无辜的摊开手道:“我们从没说过这是真货。”
  
      李杜补充道:“果真是大地方的人,出手真大方,在我们乡下,乡巴佬可舍不得花三千块买个赝品古董钟,今天我真是长了见识。”
  
      人群陷入尴尬的沉默,杜巴鲁指着两人想说话,但他没法指责两人。
  
      一名头花白的老捡宝人说道:“就这样吧,杜巴鲁,那个中国人说得对,做这行就要抓住机会长见识,当做花钱买教训吧。”
  
      杜巴鲁不愿意吃亏,他愤恨的看着比德斯道:“铁人,你就这么对待朋友?”
  
      比德斯温和的笑了笑,旁边的清秀青年抢先说道:“要是你把我哥哥当朋友,会想着从他手里捡走个宝贝?”
  
      这话说的在理,杜巴鲁悻悻的骂了一句,抱着古董钟走人。
  
      李杜和汉斯也走了出去,汉斯嘿嘿笑道:“伙计,你确实够狡猾,不过杜巴鲁那蠢货也太没脑子。”
  
      “他没脑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证明比德斯说的没错,我们被大家盯上了,我们看好的仓库,想拿下很难了。”李杜无奈说道。
  
      他刚才那么做,还真不是为了坑杜巴鲁,只是想试试捡宝人们对他们的跟随程度。
  
      结果杜巴鲁实在没脑子,看到他对古董钟感兴趣,竟然毫不犹豫就竞价,而其他人并没有制止,说明大家对他的眼光都有点盲从。
  
      在仓储拍卖行业,这可不是好事,这意味着他们以后想拍到仓库,就得跟人家打价格战了。
  
      周二上午,两人依然早早起床准备去大红雀仓库。
  
      他们车子一出去,立马有三四辆皮卡跟在了后面。
  
      “法克!”汉斯愤怒的一拍方向盘,“一群跟屁虫……”
  
      ‘嘎巴’,一声闷响打断他的话,方向盘被他拍歪了。
  
      李杜吓得赶紧大叫:“踩油门、踩油啊不,踩刹车!”
  
      汉斯是老司机,反应很快当即踩了刹车,然后车子歪歪扭扭停在了路中央,两人看着同样歪歪扭扭的方向盘傻眼了。
  
      “这踏马怎么回事?”
  
      汉斯委屈的说道:“我没用多大的力气呀?显然是这车太老了,我们该换一台新车了。”
  
      李杜骂道:“踏马的马上要上战场了你跟我说枪扳机坏掉了?平时你不知道该死的保养啊?”
  
      阿喵:“喵呜,喵呜,喵呜!”
  
      后面的车纷纷摁喇叭,他们车停在路中央。
  
      一个捡宝人走了过来,趴在车窗说道:“两位,至于这么小气吗?我们不过想跟着去瞧瞧,你们连这个都不愿意?”
  
      汉斯道:“我们是这种小气的家伙吗?看该死的方向盘!”
  
      捡宝人一愣,随即狂笑了起来,他飞奔回去喊道:“去大红雀,他们车子方向盘有问题,今天他们去不了了!”
  
      去不了不至于,两人等交警将车子拖走,便打了个车去了大红雀仓库公司。
  
      这么一耽误,他们到达的时候都要拍卖了,不过没什么有价值的仓库,所以李杜不着急。
  
      看到两人到来,人群顿时出七嘴八舌的讨论声,有人对他们打招呼,也有人对他们竖中指。
  
      第一个仓库里只有一些杂乱家居品,价值不大,起拍价也很低,一百块就行了。
  
      李杜对汉斯点头示意他试试水,结果他们一举牌,立马有人跟价了。
  
      这仓库里的东西顶多能卖出三四百块,属于没价值仓库,因为花费一天时间整理仓库,两个人光是人工费也得三四百块。
  
      可是价格很快到了五百块,汉斯喊了五百五十块,又有人喊六百块。
  
      见此李杜摇头,两人往后退去。
  
      人群出嘘声,还有人在欢呼:“别让这两个混蛋从菲尼克斯带走任何宝贝!”
  
      李杜叹道:“玛德,他们不怕我们虚报价吗?”
  
      他以为前天整了杜巴鲁一手,捡宝人们会对他们有所顾忌。
  
      但很显然,财帛动人心,大家愿意冒险去竞价。
  
      第二个仓库他们又报价了,依然很多人跟随他们竞价,哪怕已经出仓库本身价值一倍了。
  
      两人自然不会做冤大头,第二个仓库他们又错过了,这样很快到了1o2号仓库,也就是瓷器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