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战甲午 > 第五百三十二章 暴露了?
    “弗兰克,你就不能低调一点吗?伪造一个能去图书馆的身份有那么难吗,不要动不动就放火烧房子好不好?”强尼透过窗户看到远处的利物浦市立图书馆的方向依然有浓浓的黑烟外天上冒,而此时距离那场火灾的始作俑者弗兰克参与碰头会已经过去五个小时了。
  
      “嗯,我倒是想低调一点,不过伊丽莎白的猎犬好像闻到什么味了,还是把手尾处理得干净一点为妙。”弗兰克说着就把俩枚苏格兰场的银色徽章丢到了橡木桌上。
  
      “和先生有关吗?”强尼拿起其中一个徽章端详了起来。
  
      “那倒未必,也可能和我们端了老史密斯的老窝有关。”弗兰克说道。
  
      这两个徽章是弗兰克在那两个试图迷倒强尼的大汉身上找到的,呃,从他“借”几份报纸就把图书馆给烧了的行事风格来看,这些徽章原来的主人想必是凶多吉少了。
  
      看过福尔摩斯探案集的朋友大概都知道苏格兰场指的就是伦敦警察厅了,其因为建立伊始总部设立在当年苏格兰贵族造访伦敦时下榻的一座中世纪宫殿而得名。
  
      那问题就来了,为什么责伦敦大区的治安的苏格兰场的侦探会在利物浦的地面上盯上强尼呢?是因为先生那些见不得的生意连累了他们,还是他们血腥报复老史密斯团伙引来了便衣警察呢?
  
      “也许更糟,这个时代的苏格兰场还担负一些重大的国家任务,就像保护复皇室成员、英政府高官之类的,我们不会是被怀疑对以上这一类人有什么不利的企图了吧?”一个叫乔尔的中年白人男子说道。
  
      乔尔的猜想也并不是没有根据的,他们的行事手法的确有别于一般的毛贼的,而且只换取现金的执念也让人对他们这种怎么看都像极力掩饰资金来源的行径有颇多猜测。
  
      “让布兰德去负责采购补给,这几天我们尽量都别出去了,搜集到足够的物资我们就启程前往普斯茅斯。”强尼对手下的行动组成员说道。
  
      和路小北那种由战斗医护兵转职而来的半吊子情报人员不同,受过系统培训的强尼是非常谨慎的,哪怕假想敌是一百多年前的英国反间谍机构。
  
      即便是手上连一个能用的无线电通讯设备都没有,强尼依然坚持在利物浦放置一个和其他组员没有任何直接接触的成员布兰德。
  
      利物浦码头附近一个拥有几百年历史的市场里,伪装成一艘鳕鱼捕捞船厨师的布兰德正在采购那艘潜伏在利物浦港外海的弗吉尼亚级核潜艇急需的补给。
  
      这个临海的市场不仅为返航的渔船出售渔获提供了场地,还聚集着大量为渔民提供服务的商家,布兰德很轻易地就采购的足够的供船员使用的补给。
  
      当然了,谨慎的布兰德并没有按阿布舰长拿出的购物清单来进行采买。假如按那群华夏吃货交给他们舰长的清单来购物的话,他随时有可能会暴露的。
  
      我假扮的是一位服务于鳕鱼捕捞船的厨师,而不是一艘邮轮的行政总厨好不好?你看看那帮吃货都想吃些什么吧!“少许鱼子酱”清单上竟然有如此荒谬的采购项目!还鱼子酱!潜在水里真难为你们了,你们怎么不上天啊?
  
      黄油、烟熏培根、香肠、风干的牛肉,布兰德可不管英国佬在食物制作方面低劣的技巧,他只管挑热量高、蛋白质足的食物,这尼玛才像一个即将前往冰冷海域捕鱼的随船厨师该干的事!
  
      邋遢的绒线帽,看起来得有几个月没刮的胡须,布兰德甚至在衣服里垫了一些棉花好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油腻臃肿的厨师。
  
      布兰德的谨慎的确也收到了回报,两个便衣侦探把他当成了一个刚刚抵达利物浦准备补充物资的渔船厨师,于是向他出示了两张清晰度感人的黑白照片,并询问他有没有在附近海域发现或是听说过有人遇到又或者是捞这两个人。
  
      这两个一百多年前的侦探显然并不熟悉中局外勤的套路,布兰德在装疯卖傻胡说瞎诌一番之后,就从侦探们口中套出了照片上的俩人就是他们的同事他们于前天晚上失踪的信息了。
  
      尽管在登岸后就没和其他外勤组的成员会面,但是布兰德通过弗兰克放在那个装有现金的皮箱里的字条知晓了前晚他做掉了两个来自苏格兰场密探的消息。
  
      那俩苏格兰场的倒霉蛋被弗兰克干掉的时间和侦探们手上照片里那俩人失联的时间是契合的,不出意外的话照片上的人应该就是弗兰克为强尼处理掉的尾巴了。
  
      这才失联了一天就有人开始大规模地搜寻这俩苏格兰场的倒霉蛋了,看来他们当时正在执行被同事认为是比较危险的任务啊。据市场里的一些商家和水手反应,警察已经在沿海一带展开了拉网式的搜查。这就有点意思了,这搜查也太特么有针对性了吧,就盯着海边晃悠,难道我们露了啥马脚了?布兰德心想。
  
      在这种专门服务远洋船只的市场里采购物资,布兰德没用多少时间就凑够了足够密西西比号熬过两个月的补给了。但现在的问题是英国警察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沿海一带,这个如何才能把补给都搬到密西西比号上就成了个麻烦事了。
  
      “弗兰克,你没从那个被我们逮住的家伙嘴里问出点什么嘛?”收到布兰德关于近期很难给密西西比号送物资的汇报后,强尼估计那俩侦探应该不是奔着普通的刑事案件而来的了。
  
      “没有,那家伙嘴很硬,当时我们也缺乏刑讯场地和器材,我很快就把他清理掉了。”弗兰克说道。
  
      嗯哼,居然还能扛住弗兰克的第一波刑讯,这倒霉孩子还是有点东西的啊!布兰德的报告里还提到英国人沿着海岸线的行动甚至动用了海军,这恐怕就不是为了什么打击黑帮仇杀该弄出的阵仗了。
  
      “这马蜂窝捅得也没谁了!就干掉两个苏格兰场的便衣侦探而已,怎么连皇家海军都给招来了啊?”弗兰克看着布兰德的报告说道。
  
      “这说不通啊!?苏格兰场的人怎么就笃定事情的关键就在海边啊?难不成还真有一个福尔摩斯啊?”乔尔觉得英国佬一发现自己有侦探失踪马上就往海上找有点说不过去。
  
      “我们重新再捋一遍线索,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我们没注意到的细节让英国人相信我们是来自海上的。”强尼说道。
  
      但是外勤组的粗胚们想破脑袋都弄不清为什么英国人会将搜查的重点放在海岸线上,哪怕是那个先生卖了他们,英国人也找不到任何线索来支撑他们是从海上来的猜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