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三十六章 本家小娘
    为减缓颠簸,马车走得很慢,李延庆躺在软软的被褥之上,身上也盖了一床被褥,腰部的疼痛感也开始缓和了,伤口处传来一阵阵清凉。
  
      身旁坐着一个面容清秀年轻仆妇,正全神贯注给李延庆缝补破开的皮裘,李延庆歪了一下头,看到了坐在上方的小娘,她正在看王贵送给她的小说,看得入了迷,完全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病人。
  
      “你上面的字都认识?”李延庆惊讶地问道。
  
      “嗯!”小娘答应一声,却没有放下书。
  
      旁边仆妇笑道:“我家姑娘不仅识字,还会写诗呢!连老爷都夸她写得好。”
  
      李延庆又看了看小娘,见她看书入迷,便慢慢闭上了眼睛,车厢里的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暖香,他打了个哈欠,有点昏昏欲睡。
  
      小娘忽然放下书,歪着头问道:“你刚才想问我什么?”
  
      “没什么,喜欢这本书吗?”
  
      “喜欢!我喜欢红孩儿,白白胖胖的三岁孩童,居然有那么大的本事。”
  
      李延庆哑然笑道:“书只是说他像三岁孩童,实际上也是个几百年的老妖怪了。”
  
      “你叫庆哥儿?”小娘又好奇地问道。
  
      “是那两个家伙告诉你的?”李延庆没好气问道。
  
      小娘嘻嘻一笑,“他们还说你会写诗做词,尤其擅长对对子,我出个对子你来对一对。”
  
      “你也喜欢对联?”
  
      “平时无聊对着玩,我来出上联......”
  
      小娘想了想道:“掀书静对千竿竹。”
  
      李延庆笑了,这幅对联他是知道的,便对道:“伏枕凭听万籁风。”
  
      “花底离愁三月雨。”小娘又出一联。
  
      “这是晏殊的诗,下联应该是,楼头残梦五更钟。”
  
      “不错!不错!”
  
      小娘欢喜得直拍掌,“那你也出一个上联我来对。”
  
      李延庆想了想笑道:“我出一个有趣的对联,上联是:南岳庙死个和尚。”
  
      小娘一呆,噘起小嘴说:“这是什么?这般俗气,我可不会。”
  
      李延庆微微一笑,“那我说下联吧!下联是,西竺国添位如来。”
  
      他刚说完,车外便传来中年文士的大笑,“有趣啊!这幅对联真是妙极。”
  
      小娘却生气地用小粉拳捶打车窗,“爹爹居然在偷听!”
  
      “爹爹不是偷听,爹爹是想看看李少郎的伤势好点没有,不过听你们在对对子,那应该好转了。”
  
      李延庆连忙道:“多谢夫子的灵药,伤口已经不疼了。”
  
      “那好,我就放心了,九娘,让李少郎休息吧!”
  
      “知道了。”
  
      小姑娘嘴上说知道了,但兴致却一点没减,又掩口小声问道:“你姓什么?”
  
      “姓李。”
  
      “啊!我们是本家。”
  
      “你也姓李,叫李九娘?”
  
      “九娘是乳名啦!人家叫九真。”
  
      “李九真,这个名字不错,看来你应该有很多哥哥姐姐吧!”
  
      “嗯!长兄快三十了,明年进京参加科举,我侄女都比我大三岁,真令人惆怅啊!”
  
      李延庆‘噗!’的笑出声来,这个小娘还真是可爱。
  
      “不跟你说了,我要看书了。”
  
      小娘又拿起书,看了一会儿,却移开书偷偷向李延庆望去。
  
      李延庆闭上眼睛,马车辚辚而行,车内的温馨气息令他浑身放松,渐渐地睡着了。
  
      ..........
  
      入夜,游玩了一天几名学子都十分疲惫,早早便熟睡了,汤记客栈内十分寂静,掌柜也上床睡了觉,只有一名守夜的伙计坐在柜台内打瞌睡。
  
      距新年已不到一个月了,客栈的生意也进入了淡季,汤记客栈内客人不多,只有前院住了一半,后面院子基本上都空着,只住了李延庆他们几人,今晚姚鼎家中有点事,不住在客栈,整个院子只有他们四人。
  
      大约到了一更时分,院子的围墙上出现一个黑影,他动作很快,借着大树滑下来,无声无息地向姚鼎的房间摸去,这是一个小蟊贼,在新年前后,这样的小蟊贼最为活跃。
  
      他用一根铁棍撬开了窗户,观察了片刻,确认了房间无人,这才动作灵巧地翻进了房内。
  
      小贼很有经验,他先将门窗反锁,又将一块布挂着窗户上,遮蔽光线,将后窗打开一条缝,便于被现时及时逃生。
  
      一切安排妥当,他才点燃一根火折子,在书桌前寻找,他很快便在书桌下面找到了一个大包,里面有三个大袋子,袋子上写得有标识,‘卫南镇学堂题’、‘汤北镇学堂题’和‘羑里镇学堂题’,小贼大喜过望,他要的就是最后一个袋子。
  
      他迅取出里面的题目,逐一过目,一连看了三四遍,大致记得差不多了,这才把题目小心翼翼按原样放好,塞回大包内,他将房间恢复了原样,从后窗翻出,迅离开了客栈......
  
      羑里镇学堂住在县北的八方客栈,这是汤阴县最大的客栈,可以住两三百人,羑里镇学堂也包下了一座院子,虽然夜已经深了,但院子里依旧灯光明亮,学子们和他们师父在忙碌地准备明天的辩试决战。
  
      羑里镇学堂的师父姓6,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连续几天的辩试使他显得有点疲惫了,但为了明天的胜利,他还是强打精神,和学子们商量明天的出题战术。
  
      通过两轮比赛,6师父现李延庆是鹿山学堂的核心人物,而李延庆最擅长对联,所以他决定明天不出杂考,只出默经、问诗和即作。
  
      这时,有人敲了敲门,外面有人找,6师父快步出去,不多时,他兴奋异常地拿着一只信封进来,对学子们笑道:“题目已经搞到了,今晚我们辛苦一点,争取明天夺下最后的胜利。
  
      ..........
  
      次日清晨,李延庆掀开小衣,现伤口已经消肿,结了一条长长的黑痂,除了略有点痒,再没有任何感觉,不过姚鼎还是不放心,和掌柜两人把李延庆抬上了牛车。
  
      “尽量少动,不要让伤口影响了挥!”
  
      姚鼎已经毫不掩饰他的雄心了,既然连实力最强的汤北乡学堂都挑于马下,那么羑里镇他们也能一战。
  
      牛车内,姚鼎眼睛闪闪光,腰板挺得笔直,对四名弟子道:“昨天羑里镇学堂虽然赢了汤阴县学小学堂,有一点可以肯定,它绝不是你们的对手,给我拿出气势来,打它个落花流水。”
  
      四人精神振奋,师父也终于有了大将之风。
  
      这时,汤怀低声问道:“有传闻说羑里镇学堂总是事先知道对方的题目,师父昨晚不在客栈,题目是否安全?”
  
      姚鼎微微一笑,“我早有防备,就算他们昨晚偷到了题目也没有用。”
  
      他取出三只信封交给岳飞,“袋子里的题目就不用了,用这三个题目。”
  
      李延庆嘻嘻一笑,“昨晚师父是不是故意回家了?”
  
      姚鼎老脸一红,在他头上敲了一记,“就你喜欢胡思乱想,师父昨晚确实有事,题目嘛!只是防患于未然,羑里镇学堂名声确实不太好,多留一个心眼没有错。”
  
      李延庆又侧身对岳飞小声笑道:“我估计今天羑里镇学堂的四个家伙个个眼睛红,困倦疲乏。”
  
      岳飞也笑道:“那不正好吗?我们最后一题就出默经,让他们糊里糊涂来,糊里糊涂去。”
  
      两人会心地笑了起来。
  
      ......
  
      【老高拉拉票,向各位书友求推荐票!争取本周推荐票破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