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四十六章 不速之客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个下午,李文村的家家户户都贴上李延庆写的春联,他肚子里有上百条春联,每家每户都可以不重样,他写的春联既新奇又吉利,消息很快传开,轰动了十里八乡,上门求春联的人家络绎不绝,李延庆也不拒绝,有求必应。
  
  甚至连鹿山镇的店铺也纷纷上门求李延庆给他们写春联,李延庆对店铺却不客气了,要收润笔费,他以每家五百文钱的价格,一口气写了十几幅好对联,赚了一笔过年钱。
  
  新年来临,每家每户最大事情就是要准备祭祖了,小户人家虽然不像李氏家族那样专门修建一座宗祠,但几乎家家户户都把正堂清理出来,摆上先祖的灵位牌,又放上鸡鸭鱼和几样点心,焚香点烛,全家人准备正月初一祭拜先祖了。
  
  除夕下午,家家户户都在忙碌地做年夜饭,炊烟袅袅,村子里弥漫着腊肉和米酒的香味,李大器被族长叫去宗祠帮忙,他们家一向没有年夜饭,李延庆晚上会去胡大叔家吃饭。
  
  李延庆一个人在后院无聊地练习打石子,枣树上挂了一枚铜钱,他站在三丈外用石头打这枚铜钱,大黑则忙碌地给他捡石头,他打出一枚石子,大黑便冲过去,把石子叼回来放在他脚下,院子不时传来叮当的铜钱响声。
  
  忽然,大黑对墙外汪汪地叫了起来,李延庆心中奇怪,外面会有什么动静,他爬上墙,只见从远处树林内走来一人,身材高大魁梧,头戴范阳帽,身穿短皂衣,肩上扛着一根哨棍,哨棍上挑着小包袱和一只酒葫芦。
  
  这身打扮象极了水浒上的林冲,不过当此人走近,李延庆第一感觉就是此人不是善类,皮肤黝黑,长一张削瘦的长脸,脸颊上有道两寸长的刀疤,一双三角眼格外阴冷。
  
  这时,他也看见了李延庆,生怕李延庆跑掉,便远远问道:“小哥,这里可是李文村?”
  
  他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和酒馆的掌柜是一个口音,京城人,李延庆便道:“这里是李文村!”
  
  “你们村有没有一个姓扈的汉子?”
  
  姓扈的没有,不过倒有谐音姓胡的,李延庆心中一动,莫非他是来找胡大叔的?
  
  他立刻摇摇头,“村里没有姓扈的,大叔搞错了吧!”
  
  这名男子走到一丈外问道:“你们这里是孝和乡李文村就没错,或许他改成别的名字了,是一个很壮实的大汉,三十多岁,长得像头熊一样,和我一般高,武艺很厉害,你想想看,有没有这个人?”
  
  这不就是胡大叔吗?李延庆心中升起一丝警惕,这人看起来不像善类,别是来找胡大叔麻烦的吧!
  
  他刚要否认,旁边小路上传来了胡盛的声音,“卞老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大汉一回头,顿时满脸惊喜,“扈哥哥,我总算找到你了。”
  
  胡盛却并不高兴,依旧冷冷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大汉有些尴尬,半晌回答说:“去年有人在镇上看到哥哥了。”
  
  “哼!连我住哪个村都摸清楚了,你们果然是有心啊!”
  
  “哥哥别这样说,方教主也是景仰.......”
  
  “住口!”
  
  胡盛喝止住了来人,他看了一眼坐在墙头上的李延庆,便冷冷道:“既然已经来了,那就到我家里去说话吧!”
  
  大汉连忙抱拳感谢,快步走上前笑道:“大娘身体如何了?旧伤在冬天还会发作吗?”
  
  “回去再说!”
  
  他们二人从小路走了,墙头上的李延庆满脸惊讶,方教主,难道是方腊,方腊可不就是摩尼教教主么?
  
  今年是1111年,李延庆想起今年发生的一件大事,宋王朝财政吃紧,皇帝赵佶便在今年春天任命杨戬在京城以东设立‘刮田所’,强占田产,加征税赋,到处家破人亡,冤案不计其数。
  
  同时在南方江浙一带设立了‘苏杭应奉局’,收刮民间的各种花石竹木和奇珍异宝,用大船运向汴京,每十船组成一纲,这就是著名的‘花石纲’。
  
  这两件事便是宋江和方腊起义的导火线,不过此时他们还没有起义,但已经开始在秘密筹备了。
  
  李延庆联系到刚才这个男子,他便隐隐猜到,很可能是方腊要来招揽胡大叔了。
  
  不过从他们的话语之间,李延庆感觉到胡大叔的身世也不简单。
  
  李延庆再也坐不住了,便跳下围墙,向胡大叔家跑去。
  
  李延庆跑进胡大叔家院子,只见小青儿一个人蹲在菜地旁玩泥巴,她有点不高兴,撅着嘴,也没有理会李延庆。
  
  李延庆见西屋关着门,估计胡大叔和那个大汉在西屋里说话。
  
  这时,李延庆听见厨房有胡大娘的说话声,便悄悄向厨房走去,原来是胡大娘在和儿媳在说话。
  
  “婆婆,那人到底是谁,出手这般阔绰,上来就是五十两金子。”
  
  李延庆暗暗思忖,五十两金子就是五百两白银,这在任何地方都不是小数字,这人是在招揽胡大叔呢!
  
  “金子咱们不能要,大郎肯定会还给他,媳妇,这人不是好东西,咱们得警惕一点。”
  
  “婆婆,大郎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怎么没听你们说起过?”
  
  青儿娘姓张,李延庆一直叫她张婶,娘家在大名府,和胡大叔不是一个地方人,李延庆听胡大娘说过她的事情,但连张婶都不知道胡大叔以前是做什么的,足见胡大叔来历神秘了。
  
  “我当初不是告诉过你吗?大郎原是京城武师,打伤人逃到汤阴县来。”
  
  “可我感觉不像,刚才那个人分明叫大郎二大王,婆婆,你给我说实话,大郎以前是不是.......”
  
  李延庆越发好奇,难道胡大叔从前是占山为王的强盗吗?
  
  胡大娘有点不高兴了,“你们成婚五年,青儿都三岁了,你还要一个劲问大郎的往事做什么?难道他对你还不好吗?”
  
  ‘哐当!’胡大娘重重将锅一扔,转身向厨房外走去,李延庆吓得连忙趴下身子,在地上挖泥巴。
  
  胡大娘走出厨房,正好看见李延庆,不由一怔,“庆儿,你在这里做什么?”
  
  李延庆挤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脸,“大娘,我在和青儿玩泥巴呢!”
  
  “哦!你爹爹什么时候回来,我们要早点吃年夜饭了。”
  
  “大娘,我忘记说了,爹爹今晚要在祠堂里陪族长守夜,不回来吃年夜饭了。”
  
  胡大娘笑了笑,“看来你们族长很看重你爹爹,这是好事,那快去洗手,青儿,你也跟二哥哥去洗手。”
  
  李延庆上前拉着青儿的手去井边了,这时,婆媳二人都不说话,各自端着菜向正堂走去,西屋门忽然开了,只听胡盛冷冷道:“吃完饭你就走吧!看在兄弟一场的情分上,我今天不跟你翻脸,但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哥哥,你干嘛这么犟呢?难道你一定要教主来劝你才行吗?”
  
  “给我闭嘴,他若敢来,我就直接报官!”
  
  “哥哥难道连金子也不想要吗?”
  
  紧接着‘砰!’一声拍打桌子,胡盛怒道:“金子你拿回去,我不要!”
  
  汉子也怒了,喝道:“姓扈的,我也最后劝你一句,这是方教主看得起你,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滚!”
  
  胡盛暴怒了,一把将那人扯到院子里,“给我滚出去!”
  
  汉子也大怒,反手掐住胡盛脖子,两人滚翻在院子里,撕打起来。
  
  李延庆急忙拉过小青儿,想把她保护住,不料平时柔弱的小青儿见有人欺负爹爹,她忽然变得异常凶悍,象只小老虎一样冲过去,抱住汉子的大腿,狠狠一口咬下。
  
  疼得汉子大叫一声,胡盛趁机甩开他,一把将女儿拉过来,交给李延庆,“看好她了!”
  
  李延庆死死抱住小青儿,只觉她拼命挣扎,要帮爹爹打架,就俨如她骨子里的悍勇这一刻被激发出来了。
  
  这时,胡大娘也拎着一把刀从厨房里冲出来,用刀指着男子怒斥道:“卞老三,今天是大年三十,老娘不想跟你翻脸,过去的事情我可没有忘,若你敢再来,我们新帐旧帐一起算。”
  
  疤脸汉子最终没有继续打下去,他看了看他们母子,又看了一眼李延庆和小青儿,克制住满腔怒火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勉强了,我会回去向教主如实禀报,让教主来做主吧!我们后会有期。”
  
  说完,他转身便怒气冲冲离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