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四十八章 洒泪惜别
    李延庆一口气跑到村口,此时东天空翻起了鱼肚白,天色已麻麻亮,刚到村口,却见胡大娘扶着儿媳深一脚浅一脚地走来,张婶哭得像泪人一样,身子又弱,走几步就蹲下呕吐。天 籁小说
  
      李延庆心中一惊,连忙奔上前问道:“大娘,出什么事了?”
  
      “庆儿,小青儿失踪了。”胡大娘焦急地道。
  
      “啊!怎么会?”
  
      “我们在屋里祭祖,她在院子里玩,等我们出来,人已经不见了,你胡大叔已经去找了。”
  
      李延庆立刻明白了,一定是昨天那个汉子把青儿偷走了,他心中顿时懊悔万分,自己应该先回村里给胡大叔说一声,他一时大意,便出事了。
  
      他急得拔腿就往南跑,胡大娘叫住他,“庆儿,你去哪里?”
  
      “那个人是从南面来的,胡大叔一定向南追去了,我去帮胡大叔找人。”
  
      “庆儿等一等!”
  
      胡大娘松开媳妇跑了过来,她用身体挡住媳妇的目光,从怀里摸出一把小巧的匕递给李延庆,“这个给你防身,自己当心点,不行就跑,那人追不上你的。”
  
      “大娘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
  
      李延庆接过匕放入怀中,撒腿便跑,这时,大黑也从村子里跑出来,向小主人的背影狂追而去。
  
      .......
  
      李延庆并没有去张集镇,他知道那人抓走小青儿是为了逼迫胡大叔答应跟他走,并不是要真的带走小青儿,所以那汉子不会走远,一定就在附近。
  
      “大黑,这边!”
  
      李延庆奔出数里,离开了官道转而沿小路向南奔去,南面也是一大片树林,和他家背后的树林连为一体,李延庆想到那汉子昨天既然是从树林里出来,那十有**还是躲在树林内。
  
      天还没有大亮,树林内更加昏暗,地上铺满了落叶,走在上面沙沙作响,李延庆走了一百余步,他忽然一摆手,让大黑停下,他似乎听到了什么?
  
      他侧耳听了片刻,只听在东南方向又隐隐传来一声怒吼。
  
      “在那边!”
  
      李延庆带着大黑撒腿便向东南方向奔去,大约奔出一里左右,李延庆忽然停住脚步,一把抱住大黑,嘘了一声,他已经看见了,在数十步外站着两个人。
  
      一个看装束应该是胡大叔,正面对着他,另一个人则背对着他,后背包袱,一手拎着哨棒,再细看,另一只手高高抬起,手中正是小青儿。
  
      而在小青儿下面,则是一块棱角分明的大石头,李延庆顿时明白了,假如胡大叔不答应,小青儿就会被狠狠惯下去。
  
      李延庆心中怒火中烧,他按着大黑的头,一人一狗悄悄向皂衣汉子身后靠近。
  
      “哥哥,我可是一片好意,不计前嫌邀请你去南面享受富贵,你却怎么待我?你让我怎么回去向方教主交代?”
  
      “你怎么交代是你的事,把我的小娘子放下,我们各走各的路,否则我的小娘子若有三长两短,你也别想活!”
  
      皂衣汉子并没有察觉后面有人向他靠近,他依旧高声道:“象我们这种血债累累之人,多活一天都是赚的,扈哥哥,当年你们父子在魏州是何等威风,你十六岁就统领了上千人,方教主后来也对你另眼相看,可是你却不领情,你虽然躲了十年,可你觉得自己真能躲过一辈子吗?跟我走吧!官府迟早会找到你。”
  
      这番话并没有让胡盛有任何反应,他目光依旧紧紧盯汉子的左手,女儿似乎已晕过去,一动不动,令他更加紧张。
  
      但李延庆却终于知道胡大叔的身世了,原来是河北保甲起义,1o84年檀州、魏州数万保丁起义,断断续续坚持了十年,于十六年前被彻底镇压,估计胡大叔的父亲就是领袖之一,起义失败后胡大叔逃到江南躲了几年,因而认识了方腊,但又和方腊不投机,这才来到汤阴县,成了自己的邻居,一躲就是十年。
  
      “扈哥哥,若你不跟我回去,方教主也不会饶我,我也豁出去了,我数三声,你若还不答应,我们就同归于尽吧!”
  
      汉子目光凶狠地盯着胡盛,举高了手中的小青儿,咬紧的牙关里迸出第一个字:‘一!’
  
      “我答应你又怎么样?难道我就会跟你走吗?”胡盛怒喝道。
  
      “谁不知道扈大王一诺千金,你答应的事从不会反悔,少废话了,你究竟答不答应?”
  
      “二!”汉子再次怒吼。
  
      就在这时,李延庆出手了,一道寒光从他手中射出,这是胡大娘给他的贴身匕,长不过六寸,重八两,和铜壶箭完全一样,李延庆从三丈外射出,汉子完全没有防备。
  
      ‘噗!’匕刺穿了他的手腕,剧痛使汉子惨叫一声,青儿从他手中掉落,就在汉子惨叫的同时,李延庆大喊一声,“大黑,咬他!”
  
      他和大黑同时冲上去,大黑咆哮着扑向汉子,将汉子扑了个趔趄,李延庆动作迅猛,一把抱起地上的小青儿,向树林深处狂奔而去。
  
      胡盛见女儿得救,顿时喜出望外,一挥手上铁鞭,怒吼一声,向汉子扑了上去。
  
      李延庆奔出一里才停下,他见青儿虽然处于昏迷之中,呼吸心跳都正常,便将她藏在一棵大树上,又跑了回来。
  
      只见胡大叔已经摇摇晃晃站起身了,汉子依旧躺在地上,李延庆见胡大叔右肩血肉模糊,连忙上前扶住他,“大叔,你受伤了!”
  
      “我没事,青儿怎么样?”
  
      “她很好,只是暂时昏迷不醒,我把她藏在大树上。”
  
      李延庆说着,又看了一眼地上的汉子,胡盛苦笑一声道:“他已经死了,若不是他手腕被你射了一刀,我还真不是他对手。”
  
      “既然他武艺比大叔还高,那方腊为何更看重大叔?”
  
      “你知道方腊?”胡盛惊讶地望着李延庆。
  
      “我在县里参加童子会时听人说起过,他好像是什么教的教主。”
  
      “摩尼教,又叫明教,在江南一带流行很盛,不过方腊看重我,并不是因为我的武艺,而是我在大名府一带声望很高。”
  
      “大叔以后打算怎么办?”
  
      胡盛摇摇头,“现在我也不知道,庆儿,帮大叔先把此人的尸埋了,别让人现。”
  
      两人一起动手,在树林中挖了一个坑,将尸体深埋,一切收拾妥当,胡盛这才抱了女儿和李延庆回村子了。
  
      ......
  
      中午,胡盛找到了李延庆,他坐在桌前沉默半晌道:“庆儿,大叔决定离开这里了。”
  
      李延庆并不感到突然,方腊既然知道了胡大叔的落脚点,那个卞老三又没有回去,方腊肯定会查过来,不走不行。
  
      “大叔全家都走吗?”
  
      胡盛点点头,“我父亲就埋葬在大名府,母亲想去陪伴他,我打算回大名府隐藏起来,在那里把娘仨安定下来,然后我再去一趟江南,将来我们可能就不回来了。”
  
      李延庆回屋取了三十两银子,这是他写书的钱,他又将自己给店铺写对联赚的七贯钱也一并拿出来,‘哗啦!’一声放在桌上。
  
      “这三十两银子和七贯钱大叔一起拿去吧!”
  
      胡盛吓了一跳,连连摆手,“庆儿,我怎么能要你们的钱。”
  
      “这钱是我自己挣的,大叔如果能晚几天走,我还能再拿到三十两银子。”
  
      “不!不!不!”
  
      胡盛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那汉子身上有不少金子,也足够我们安家了,再说这几年大叔也攒了几十贯钱,真的不需要。”
  
      “大叔,这钱给小青儿,你若离开,她们身上没有点钱,会被人欺负的。”
  
      胡盛心中感动,默默点了点头,“好吧!就当大叔借你的,将来一定还你。”
  
      胡盛又笑道:“我之前答应过你爹爹,绝不教你学武,不过强身健体他不反对,我走后你要坚持跑步,每天清晨按照我教你的呼吸方法跑一个时辰,只要你坚持跑十年,你就会明白我让你跑步的深意。”
  
      李延庆点点头,“我一定会坚持!”
  
      胡盛从怀中摸出薄薄一本黄的绢册,递给李延庆,“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是几路非常实用的剑法,但因为我走的是刚猛路子,对我没有什么用,送给你了,再配合你的度,我想六七个契丹士兵也不是你的对手。”
  
      胡盛便起身告辞了,走到门口,胡盛又回头笑道:“你打石子真是个本事,将来也可以练习射箭,射箭和你打石子其实是一回事,我走了,庆儿,有缘我们再见吧!”
  
      当天下午,胡大娘一家人便坐上雇来的牛车离开了李文村,李延庆一直送他们到鹿山镇,众人才洒泪惜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