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八十章 李张之争 四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当张侨射出第十箭,四周响起一片喝彩声,十支箭每一箭都射中靶心,汤怀低声赞道:“好箭法!”
  
  王贵心中有些不满,回头对汤怀道:“你立场不坚定,哪有夸赞敌人的?”
  
  汤怀撇撇嘴,小声说:“他又不是我们的敌人,再说本来就射得好嘛!夸两声又有什么关系?”
  
  王贵瞪了他一眼,“老李的敌人就是我王贵的敌人,亏老李还当你是好朋友,你最好把自己的立场弄弄清楚。”
  
  岳飞连忙劝他们二人,“你们两个不要动不动就争论,老李要射箭了!”
  
  这时,李延庆也拾起张侨刚才用的八斗弓,将一壶箭背在身上,向四周高高抱拳走了一圈,四周欢声如雷,掌声明显比张侨要热烈得多,大家当然支持孝和乡的子弟。
  
  李延庆回到射箭线,这时,家丁已经将一只新的箭靶摆好,李延庆抽箭上弦,再次发挥了他连珠箭的强大威力,一箭比一箭快,十支箭精准地射在靶心上。
  
  四周叫好声越来越响,随着最后一箭射出,几乎所有的宾客都欢呼起来,连王万豪也忘情鼓掌叫好,将张钧保冷落了,张钧保暗中恼火,等会儿就让李文佑尝尝被抽脸的滋味。
  
  家丁把两只箭靶展示给众人,虽然两人都是十箭中靶心,但李延庆的箭明显更加整齐,分布有规律,射成一个圆形,而张侨的箭就有点凌乱了,谁高谁低,内行人一眼便可看出。
  
  不过出于照顾张宝钧的面子,王万豪和汤廉只能宣布箭法成平局。
  
  可张侨却无法接受平局,他已经十七岁,还是堂堂的相州武解试第三名,而对方只是一个十二岁的乡下少年,若宣布平局,等于就是他输了。
  
  他立刻对众人高声道:“我刚才和李少郎已约好,若箭射成平局,那就继续比兵器,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四周顿时鸦雀无声,众人面面相觑,这不明摆着就是以大欺小吗?
  
  李文佑却高声问道:“庆儿,你接受吗?”
  
  李延庆笑道:“族长,我没有问题!”
  
  “可我有点担心啊!”
  
  李文佑瞥一眼张钧保,“我就怕某人输了不认帐!”
  
  张钧保顿时大怒,“你少来激将法,我们张家什么时候输了不认账?”
  
  李文佑意味深长道:“那是最好不过!”
  
  场地上,李延庆走上前对张侨道:“你说怎么比?”
  
  张侨却摇摇头,“我跟你比骑射,估计别人也会骂我欺你,既然你年纪小,那让你来决定。”
  
  王贵喊道:“老李,跟他比剑!”
  
  这也正是李延庆的意思,他最有把握是打石,但又担心乡人不承认打石是武艺,那么只能退而求其次,进行比剑了。
  
  他淡淡笑道:“我就跟你比剑。”
  
  “好!这可是你提来的。”
  
  众人听说两人要比剑,更加兴致盎然,也顾不上喝酒吃饭了,纷纷围上前议论纷纷。
  
  虽然大家都希望李延庆能获胜,但毕竟对手是武解试第三名,一个乡下少年怎么可能是解试举人的对手。
  
  张钧保更是得意万分,当着王万豪和汤廉的面,对李文佑假惺惺道:“我已吩咐侄儿手下留情,不会伤了庆哥儿,最多出点丑,那也是没有办法了。”
  
  李文佑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李延庆的厚脊短剑一直随身携带,这还是他当年在李冬冬家吃酒时无意中得到的,剑重七斤,当年略有点偏重,现在他使用重量正好。
  
  张侨的剑却是一把十五斤的无锋重剑,与其说是剑,不如说是鞭,他是力量型的武士,擅长用锏和鞭,他拿一把重剑,用的却是鞭法。
  
  两人相距三丈站立,裁判是王贵家新聘请的刘武师,他是行家,一看便知道张侨占了大便宜,剑又重又长,力量沉重,李小哥的短剑根本就不堪一击,不过让他有点惊讶的是,李小哥居然是用军队的战剑,这可是极为少见的。
  
  王万豪高声喊道:“点到为止,不准伤人!”
  
  张侨眯眼盯着李延庆的剑,他心中有把握,自己剑的重量至少是对方的两倍,只要一击便可将对方兵器磕飞,对方没有了兵器,那就是自己赢了。
  
  李文佑心中着实紧张,手心捏了一把汗,这个计策是李延庆提出来的,用赌斗的方法逼张钧保自己放弃船队,李文佑虽然不是很赞成,他不想让李延庆冒险。
  
  但除了这个办法外,他已无路可走,只得死马当活马医了,不料李延庆居然和对方射箭打平,让李文佑心中又燃起一线希望。
  
  李文佑暗暗祈祷上苍保佑,求大祖保佑,李延庆能战胜对方,让他们的粮食能绝路逢生。
  
  刘武师大喊一声,“开始!”
  
  张侨挽出一个剑花,大喝一声,冲了上来,李延庆身影更快,一闪而过,双方已经过了一招,张侨一剑劈空,剑重重地砍在地上,李延庆怎么出的手,谁都没有看清楚,不料他却把短剑扛肩头,笑吟吟地望着张侨。
  
  王贵忽然跳了起来,指着张侨大喊:“他输了!”
  
  所有人都莫名其妙,什么都没有看清楚,张侨哪里输了?张侨却一动不动,脸胀得通红,忽然,他的腰带落地,袍子敞开了,露出里面白色的内衣。
  
  众人轰然大笑起来,原来李小哥一剑切断了对方的腰带,这可不是赢了吗?众人一起鼓掌叫喊了起来。
  
  李文佑这会儿却冷静下来,他回头看一眼张钧保,淡淡道:“你输了!”
  
  汤廉在一旁微微笑道:“武解举人确实手下留情了。”
  
  张钧保被当众打脸,脸上又羞又恼,极为难看,他快步走到张侨面前,恶狠狠低声骂道:“没用的东西!”
  
  张侨羞愧难当,一手提剑,一手抓着长袍,连腰带也顾不上捡,低着头快步离去,他一分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这里面只有刘武师骇然变色,他是行家,李延庆这一剑的高明只有他最清楚,只能用‘快、准、狠’来形容,若是实战,张侨便已被开膛破肚了,这少年才多大,剑术怎会如此厉害?
  
  王贵和岳飞欢呼着冲过来,紧紧拥抱李延庆一起欢庆胜利,汤怀却有点不好意思,走上前对李延庆笑道:“好剑法!”
  
  比武结束,众人纷纷去前面入席就餐,李万豪拍了拍张钧保的肩膀,歉然道:“老张,这次不好意思了,下次用船,我一定优先给你。”
  
  张钧保心中着实无奈,只得狠狠瞪了李文佑一眼,含恨走了,他今天输得无话可说,只能以后再想办法收拾李家了。
  
  王万豪望着他背影,摇了摇头,此人心胸狭窄,想在李家背后捅刀子,最后却自取其辱,又何苦呢?
  
  王万豪走到李文佑面前拱手祝贺道:“恭喜李兄了,有勇有谋,赢得很漂亮!”
  
  李文佑容光焕发,小眼睛里闪烁着亮光,他眯着眼对王万豪道:“现在我只关心你最快什么时候把船给我?”
  
  王万豪哈哈一笑,“李兄别急嘛!我既然答应了,岂会反悔!”
  
  “救兵如救火,我怎能不急?”
  
  王万豪想了想道:“船队就在永济渠上,你随时可以借走,但我要说清楚,价格我不让,你必须在平时的船价上再加五成。”
  
  “没问题,我给你最高船价,我现在就赶去安阳县,酒我就不喝了,回头再摆酒向你道歉。”
  
  王万豪见他心急,便吩咐管事去收拾船只北上,李文佑又走到李延庆面前,这个孩子不愧被大祖灵魂附身,竟然使他们绝地翻盘了。
  
  他重重按住李延庆肩膀,异常感动地对他道:“庆儿,这次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什么叫做血脉荣辱,同舟共济,我们李家有你这样的族人,一定会兴旺发达。”
  
  李延庆默默点头,心中也有一种莫名的感动,随着他越来深的融入这个时代,他也渐渐体会到了那种族人之间难以割断的血脉之情,体会到了那种为家族利益而义无反顾去奋斗的勇气。
  
  “我陪族长一起北上安阳吧!我还是有点担心。”
  
  李文佑咧开嘴笑道:“不用了,这可是军队的船,借他一百个胆子不敢乱来,你去县学好好读书,争取早日考上举人,好了!大道理就不多说,时间紧迫,我得先走一步了。”
  
  李延庆把族长送出大门,李文佑走了几步,又停住脚步,象是想到了什么,他拍了拍额头回头笑道:“看我这两天急糊涂了,我们庆儿县考第一,我这个族长居然没有给奖励,不称职啊!”
  
  “族长打算奖给我什么?”李延庆挠挠头,满怀期待地问道。
  
  “我就把大雁奖赏给你吧!”
  
  “什么!”李延庆险些一脚踩空,失声喊了起来。
  
  李文佑心情畅快之极,他忍不住哈哈大笑,“和你开个玩笑,我给你奖品已经送去你家了,你回去就能看到,相信你一定不会失望。”
  
  说完,李文佑坐上马车,向李延庆挥了挥手,车夫狠狠抽了一鞭挽马,马车迅速启动,向永济渠码头方向疾驶而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