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黑面少年
    李延庆下意识地将皮袋拉起,将带子系紧,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身后的黑面少年,锐利地目光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
  
      黑面少年立刻回避了李延庆的目光,开始大口吃他的包子,岳飞又靠近李延庆低声道:“应该也是武举士子,和我们一样进武学。”
  
      “你怎么知道?”
  
      “那对双锏,如果他不是武举人,根本就带不出门,早就被沿途关卡拿下了。”
  
      其实李延庆也猜得到,这个黑脸少年打扮和岳飞差不多,又拿着一对大锏,在这个时候进京十之**就是武举士子。
  
      这时,伙计给他们送来了热茶和吃食,王贵拾起一个大肉包子,一边啃一边问伙计道:“感觉开封府一路荒凉,还不如我们相州,这是为什么?”
  
      伙计苦笑一声说:“人口都被京城吸走了,开封府当然没有人,周围店铺很少,主要是招不到伙计,我在这里一个月最多挣五贯钱,可到京城就挣八贯钱,如果能进十大名店当伙计,听说还能挣到十贯钱,比这里足足翻了一倍。”
  
      “那你怎么不去?”李延庆笑问道。
  
      伙计回头狠狠瞪了掌柜一眼,“若不是这个老家伙不让,我早就走了!”
  
      “你又在嘀咕什么!”
  
      掌柜走过来,狠狠抽了伙计一记头皮,“还不快去烧水,水壶见底了!”
  
      伙计骂骂咧咧走了,掌柜对他们歉然道:“刚才是犬子,总喜欢胡说八道,几位小官人见谅!”
  
      “没什么,我们只是向他打听一些京城的情况。”
  
      掌柜呵呵一笑,“四位小官人是来京城武学读书的吧!”
  
      “最近有很多武学举子进京吗?”
  
      “差不多每天都有。”
  
      掌柜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黑面少年,低声道:“这位黑面小郎君也是!”
  
      四人一起向黑面少年望去,黑面少年吃掉最后一个包子,数了十几文钱丢在桌上,他冷冷看了四人一眼,起身扛起双锏,骑上一匹乌鬃马便扬长而去。
  
      “这厮好生无礼!”
  
      王贵恨恨道:“我们有心想和他结交,他却拒人千里,我敢打赌,刚才掌柜说的话他肯定也听到了。”
  
      李延庆喝了一口热茶,笑道:“我们与他素昧平生,他不想结交也很正常!”
  
      .....
  
      休息了大半个时辰,李延庆付了帐,四人点了一大堆吃食才六十几文钱,令四人都感到意外,王贵连呼便宜。
  
      实际上这就是京城的魅力,汴京既有一夜千金的销金窟,也有吃一顿饭几贯钱甚至十几贯钱的高档酒馆,当然也有一顿饭花费数百文的中档食铺,但更多的却是花几文钱就可以吃饱的小吃摊。
  
      这和他们想象的京城完全不一样,尤其是岳飞精神大振,他最大的一块心病消失了,武学一天补贴他五十文钱,还食宿免费,在京城生活也完全足够了。
  
      四人翻身上马,向京城方向奔驰而去,过了陈桥镇便是黄河故道,虽然黄河早已改道北流,但还是有一条宽达十几丈的河流拦住去路,不过河上有一座宽大的石桥对接官道,对交通影响并不大,四人刚到桥边,却见桥头立着一名骑马少年,正是在茶棚中看到的那名黑面少年,看他的架势,显然就是在这里等候他们四人。
  
      王贵心中本来就对这个黑面少年有点不满,他立刻警惕起来,握住了剑柄,李延庆向王贵摆摆手,示意他不要紧张,李延庆催马上前抱拳道:“这位兄台有什么见教?”
  
      “俺来问你,你那把铜弓是哪里得来的?”黑面少年瓮声瓮气问道。
  
      这句话没头没尾,问得相当无礼,王贵顿时怒道:“你这黑面厮好生无礼,我们的兵器与你何干?”
  
      “俺问问又咋的,能问死你吗?”黑面少年听王贵叫自己黑面厮,也不由狠狠顶了王贵一句。
  
      王贵大怒,拔出剑喝道:“既然要找事,那就来试一试!”
  
      黑面少年也被激怒了,从身后抽出一支金锏,狠狠瞪着王贵,“一把破剑也敢指着俺,有种把大刀举起来,俺来和你比一比!”
  
      “比就比!”
  
      王贵从小就喜欢和人比武,这时他的性子起来了,收回剑,从鞍桥上摘下大刀,一指左边的大片空地,“这里太窄,施展不开,我们去那边比试!”
  
      “你们两个等一等!”
  
      李延庆又好气又好笑,这两人都是一个臭脾气,一语不合便拔刀相向,本来只是小事一桩,却被他们闹得惊天动地。
  
      他拦住黑面少年道:“我们还是说说铜弓的事吧!你为什么要打听它?”
  
      “等俺和这个大刀贼比完再和你说!”
  
      黑面少年纵马冲了上去,他把另一支锏也抽出来,哇哇大吼,“破刀小贼,让你尝尝俺双锏的滋味!”
  
      “来吧!老子一刀把你这个黑面厮劈成两段。”
  
      王贵早已急不可耐,泼风般的一刀向黑面少年劈来,黑面少年双锏一架,只听‘当!’一声巨响,两人皆震得手臂酸麻,马匹哒哒后退几步。
  
      岳飞想上去劝架,却被李延庆拉住了,“这两人半斤八两,伤不了人,让他们打一打!”
  
      李延庆从马袋里摸出三块石头,准备伺机出手救人,这时,王贵大吼一声,大刀横推而去,直劈对方的胸腹,黑面少年左锏顺势一挑,身体后仰,躲过这一刀,右锏却向王贵后脑勺打去。
  
      王贵这一刀用力过猛,险些失去平衡,他刚回身,右锏便打来了,想躲已来不及,吓得他胆寒心裂,闭上眼睛等死。
  
      就在这时,李延庆已经出手了,一块石头瞬间出现在王贵的后脑附近,只听‘啪!’一声脆响,石头精准打在锏楞上,力量极大,石头撞得粉碎,锏也被撞力荡开。
  
      黑面少年差点捏不住锏柄,手臂一阵酸痛,他的脸色顿时变成紫色,纵马后退几步,惊恐地望着李延庆手中的石头,这是他从未见过的武艺,对方想取他的小命简直易如反掌。
  
      黑面少年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对方四人的对手,他拨马便向石桥奔去,岳飞上前大喊:“少郎稍等,我们谈一谈!”
  
      黑面少年却置若罔闻,直接奔上了桥,远远听他大喊:“到京城再找你们算帐!”
  
      片刻,一人一马便奔远了,汤怀摇摇金丝小扇笑道:“这人挺滑稽,莫名其妙来,莫名其妙去,打了半天,竟是一头雾水。”
  
      李延庆淡淡道:“他应该是意识到自己刚才差点失手打出人命,怕我们报复他,所以先跑了。”
  
      这时,王贵惊魂稍定,摸摸自己后脑勺道:“他奶奶的,这个混蛋到底会不会比武,居然跟我来真的,差点要了我的小命!”
  
      “你也是混蛋!”
  
      李延庆伸手抽了他头皮一记,骂道:“不认识的人你跟他比什么武,万一他是什么权贵子弟,你死了也是白死!”
  
      王贵笑嘻嘻地涎脸道:“反正你就在旁边,你不是出手了吗?”
  
      “下次懒得再救你!”
  
      李延庆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对众人道:“我们走吧!天黑前必须赶到京城。”
  
      众人调转马头向桥头而去,不多时便过了石桥,加快马向京城方向奔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