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店铺后台
    李大器做梦也想不到皇子会光临他的店铺,还是嘉王殿下,这使李大器高兴得合不拢嘴,自己儿子真有出息了,居然和皇族交上了朋友。
  
      这倒不是李大器趋炎附势,而是一个父母的正常心态,更重要是,作为商人,李大器知道嘉王殿下光临宝妍斋意味着宝妍斋有了后台,无论是张古老胭脂铺还是染红王家胭脂铺,或者是别的胭脂铺都不敢对他们轻举妄动了。
  
      “李少君,我怎么也想不到你居然是宝妍斋胭脂铺的东主!”
  
      赵楷参观完胭脂铺,对李延庆欣然笑道:“宝妍斋很有名气,连我都听说了,说起来我也要买几瓶香水回府。”
  
      “殿下不用买,我送给你!”李延庆微微笑道。
  
      赵楷翻了翻眼皮,“那可不行,我至少要三十瓶,也只才六十贯钱,我的名声可不止六十贯钱。”
  
      “那好吧!”
  
      李延庆回头对父亲使个眼色,笑道:“殿下要买三十瓶香水,我们破一次例吧!”
  
      宝妍斋有规定,散客每人最多只能买两瓶香水,如果要多买,那坐下来细谈,双方需要签一份契约。
  
      李大器立刻笑道:“没问题,我这就准备,另外,我们店有三瓶极品香水,是小店的镇店之宝,我们送一瓶给王妃娘娘。”
  
      赵楷脸微微一红,他还没有立王妃呢,不过他还是表达了谢意,这时,李延庆笑眯眯道:“拿了我的镇店之宝,总得表示一下吧!”
  
      赵楷哈哈一笑,“你要我怎么表示?”
  
      “我的店名还没有牌子呢,殿下给我写个店名吧!”
  
      李大器被儿子的玩笑话吓得心中乱跳,忽然听到这句话,立刻反应过来,慌忙跑进里屋铺纸研墨。
  
      赵楷明白李延庆的意思,想用自己的字为后台,此时他需要笼络李延庆,索性人情做到底,他沉思片刻道:“你救了我皇妹一命,我说过要报答你,这个店牌我就请父皇来写。”
  
      李大器吓得呆住了,居然要天子给自己题店牌,他半晌颤抖着声音道:“这.....这使得吗?”
  
      李延庆嘿嘿一笑道:“反正是殿下提出来的,假如出了事,当然也是殿下承担,我们就不用管了。”
  
      赵楷笑着指了指他,“你呀!得了便宜还卖乖,说得就是你这个臭小子!”
  
      赵楷和李延庆约好明天的出时间和汇合地点,便让侍卫付了香水钱走了,李大器一直送嘉王走远,这才把李延庆拉回来,激动地问道:“你怎么会认识嘉王殿下!”
  
      李延庆含糊其辞道:“他也在太学读书,自然就认识了。”
  
      李大器这才恍然,他叹息一声道:“还是太学好啊!藏龙卧虎,认识一个皇族都那么容易。”
  
      “爹爹和张古老店那边谈过了吗?”李延庆及时岔开了话题。
  
      “谈过了!”
  
      李大器连忙道:“他们有三十三种胭脂配方,但他们只肯拿十种胭脂配方和我们交换,你觉得这个条件如何?”
  
      李延庆其实只要一种就够了,他想知道油脂的配比对人体皮肤舒适程度,便笑道:“我觉得可以答应。”
  
      “我也是这样想的,其实只要有了这十种配方,其他胭脂品种很容易调配出来,那我下午就带二郎去!”
  
      二郎就是杨姨的弟弟杨靖,这种配方交易可不是交换两张纸条就结束,双方还必须签署保密契约,同时手把手教对方配制出来,这才算完成交易,李大器吸取了李冬冬的教训,想让自己未来的妻弟来掌握这种配方。
  
      李延庆却摇摇头道:“爹爹把喜鹊也带去,二郎以后是要酿酒的,他掌握香水技术就足够了,我想让喜鹊来掌握胭脂配制,同时爹爹也要学会,我还是那句话,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
  
      李大器默默点了点头,他在这种事情一向尊重儿子的意见,既然儿子觉得不妥,那就让喜鹊掌握胭脂也不错。
  
      他叹了口气道:“李冬冬今天一早走了,全家离开京城去了大名府,我给他一千两百贯钱,包括他的五百贯本钱和这个月利润中属于他的部分,他把份子都退回来了。”
  
      李延庆想了想又道:“爹爹可以拿出两成份子,其中一成给杨姨的兄弟,另一成分给延彪和铁柱,再把店员的工钱提高,喜鹊的工钱也要和杨姨的兄弟一样。”
  
      “那青儿呢?”李大器又问道:“她也常常来店铺帮忙,我该怎么算她的工钱?”
  
      李延庆前不久接到一封忠叔转来的信,是师傅周侗留给他,信中含蓄地告诉他,卢俊义和扈诚在被押解去郓州的路上被宋江带人劫走,已经上了梁山,李延庆便知道扈诚很快就会找他母亲和女儿了。
  
      他沉吟一下道:“胡大叔已经获救,我估计青儿也呆不长,不过她既然也来店里帮忙,那做一天要算一天的钱,和喜鹊的工钱一样,当年爹爹被打伤,胡大娘还给爹爹熬了鸡汤,我们可不能亏了胡大叔的女儿。”
  
      李大器心中的某种情绪被勾了起来,他低低叹息一声,当初他被打伤躺在床上时,万念皆灰,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还会有今天。
  
      “你放心吧!胡大的女儿就是我李大器的女儿,我绝没有亏待她。”
  
      ........
  
      李延庆回到父亲的住处,也就是郑荣泰的那处宅子,宅子除了他父亲和杨姨外,杨姨兄弟和弟媳也住在这里,李大器在城外临时租了个小茶棚,挂在杨靖的名下,这样杨靖以开店的名义认证为四等户,四等户就可以租两间屋,七间屋的问题就顺利解决了。
  
      就算如此,七间屋子还是太大,李大器便果断将原打算放在城外的香水作坊改放在宅子里,这样一来,生产之地距离店铺很近,运送也更加方便。
  
      李延庆走进院子,只见青儿坐在院子里的一棵大树下写字,青儿的聪明着实让李延庆感到惊讶,短短两三个月时间,青儿已经掌握了三千个字,一百多个常用句子,过一般小学堂一年的学习,她不仅聪明过人,而且十分刻苦努力。
  
      比如她一边看李延庆写的小说,一边把不认识的字和句子抄下来,然后集中起来去问李大器,最后重新回到书中进行对比理解,这种学习方法使她进步十分神,令李大器也赞不绝口。
  
      “小官人来了!”
  
      院子里忽然传来喜鹊一声欢呼,青儿也被惊动,她见李延庆来了,也连忙放下笔,笑逐颜开地迎了上来,。
  
      “小官人,是不是要接我们太学?”喜鹊期盼地问道。
  
      “我要出去一段时间,等我回来以后你们再去太学。”
  
      “又要出去啊?”
  
      喜鹊小声嘟囔道:“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
  
      “喜鹊在说什么呢?”李延庆佯作不高兴道。
  
      “没....没说什么,那小官人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不太清楚,是去江南,大约一个月左右。”
  
      “大哥,我也去!”
  
      青儿注视着李延庆道:“我能帮你!”
  
      “我也能帮你。”
  
      喜鹊捏衣角低头小声说:“我....我能帮你梳头。”
  
      这时,李大器也走进门笑道:“喜鹊不能去,喜鹊要跟我去张古老胭脂店。”
  
      “老爷,我去他们店铺做什么?”喜悦疑惑地问道。
  
      李延庆把喜鹊拉到一边,对她道:“我要你去学会配制张古老的胭脂,这个非常重要,别人我还不信任。”
  
      “我....我能学会吗?”喜鹊紧张地问道。
  
      “当然能学会,又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就是做胭脂而已,你不是很擅长吗?只要你学会一种就行了,其他几种拿回配方后再慢慢练习。”
  
      “那青儿和我一起去吗?”
  
      李延庆回头向青儿望去,青儿如果愿意去也无妨。
  
      但青儿却果断地摇摇头,“我跟大哥去南方!”
  
      青儿有一种异乎寻常地敏感,她能感觉到这次大哥去南方会遇到危险,她也练了不错的武艺,最近又学会了骑马,她觉得自己能帮上大哥。
  
      “庆儿,带她去吧!青儿能帮助你。”李大器在一旁道。
  
      李延庆又仔细打量一下青儿,见她有一种男孩子特有的英气,完全可以扮作书童同行,李延庆又想到她剑法和轻功都不弱,便点头答应了。
  
      “好吧!你就装扮成我的书童,叫做扈小青。”
  
      青儿欢喜得跳了起来,一溜烟向房中奔去,“我去换衣服!”
  
      喜鹊眼巴巴地望着小主人,希望他能改变主意,也带自己南下,但李延庆却不肯再让步了,去江南可不是度假,很可能有巨大危险,喜鹊还是留在汴京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