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零一章 西夏探子
    傍晚时分,在乌龙寨瓦肆的一家小酒馆内,王贵和李延庆坐在一张小桌前,他乡相遇的激动已经平静,两人在叙述别来之事。
  
      王贵给李延庆倒了一杯酒,叹了口气道:“我家的关系是太原府厢军团练丁景,而我们却是进禁军,这就隔了一层关系,我祖父希望托他帮我留在太原守城,偏偏种帅很重视我们这批武学学生,全部安排我们去了边境,说是让我们在血与火中成长,结果我就来乌龙寨了,丁景说情也没有用。”
  
      “你们这批来太原的武学学生一共多少人?”
  
      “一共二十三人,十三个去了陕西路,十个在河东路,乌龙寨就我一人,老牛他们神泉寨倒有三个。”
  
      “可我听杨再兴说你们是来边境修筑工事。”
  
      王贵摇摇头,“老牛他们是,我不是,乌龙寨已经修筑好了,神泉寨要重筑外墙,他们在卖苦力呢!”
  
      两人喝了一杯酒,李延庆抢过酒壶给两人满上酒,笑道:“如果你想回太原,我倒有办法调你回去。”
  
      “你有办法?”
  
      李延庆点点头,“我可以让你做巡查护卫,实际上巡查已经快结束了,等最后一批巡查结束,你就可以直接留在太原。”
  
      停一下,李延庆道:“你明天就可以跟我走,我去神泉寨和通秦寨。”
  
      王贵低头沉思片刻,还是摇了摇头,“我明天可以护卫你去神泉寨,但我还是不想去太原。”
  
      “为什么?”李延庆不解地望着王贵,“刚才你还说找关系也没有用。”
  
      王贵苦笑着摇摇头,“刚来乌龙寨确实很绝望,总觉得自己迟早会死在西夏人刀下,又恨自己为什么要读武学,可现在这种想法已经没有了,我觉得自己象一条鱼,终于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鱼缸,不知你能不能理解这种感觉。”
  
      “你说的鱼缸是指乌龙寨,还是指边境?”
  
      “都有,在武学我什么都不是,平凡得就像块土渣子一样,可在这里,大家都叫我神箭阿贵,我既是乌龙寨的第一神箭,同时也是乌龙寨弓箭社首席教头,虽然我只是一个押官,但没有人敢小瞧我,就连知寨得到什么赏赐,也会派人送给我一点,这种感觉我从未有过。”
  
      李延庆笑了起来,“你确实是找到了一个好鱼缸!”
  
      “不仅是在这里混得不错,而且我还亲手射杀了五名西夏士兵,那种杀敌的感觉.....令我热血沸腾,我觉得我天生就是上战场的命。”
  
      “你去哪里杀死西夏士兵?”
  
      “猎杀西夏探子,我上个月率弟兄在外面埋伏了二十天,干掉三批西夏探子,老李,别看你骑射了得,可论实战猎杀经验,你比不过我。”
  
      “我现在是文官,主事参军。”
  
      李延庆重重强调自己的文官身份,王贵顿时大笑起来,李延庆也忍不住笑了,他确实是很久没有摸弓箭了。
  
      ........
  
      次日一早,两名从事继续在乌龙寨清点军资物品,李延庆则带六名军士以及向导莫五郎前往神泉寨,王贵主动请缨,率领十名弟兄护送李延庆一行前往神泉寨。
  
      神泉寨在乌龙寨西北八十里外,这一带丘陵密布,沟壑众多,虽然宋军实施坚壁清野,将所有民众都迁徙到黄河以东,使大队入侵的西夏军很难找到补给,但有利就有弊,没有了民众监视,西夏探子便活跃起来,常常深入宋朝境内探查情报。
  
      “西夏探子平均五人或者十人一队,马速极快,我们基本上都是步兵,追不上他们,只能靠伏击猎杀。”
  
      王贵虽然只是押官,相当于班长职务,但他毕竟是从武学过来,和普通的宋军还是有所不同,最大的特点是他有一匹战马,在宋军,战马是很比较稀缺的,西北军近十万大军,只有六千匹战马。
  
      整个乌龙寨也只有十一匹战马,王贵就有其中一匹,不过这是他自己的战马,他考上县学后,他祖父花高价买到了一匹乌骓马,跟随王贵已经多年。
  
      李延庆的六名军士也没有马匹,只能步行,向导莫五郎倒是骑了一头毛驴。
  
      “阿贵,你说西夏探子会猎杀我们吗?”
  
      “很有可能,我们听抓获的西夏探子说,他们也不敢过于深入,抓到我们人也能打探到不少情报,尤其像你.......”
  
      王贵打量一眼李延庆身上的文官服,忍不住笑道:“我怎么就觉得你象一块诱饵,强烈诱引着西夏探子来抓你呢?”
  
      李延庆却淡淡笑道:“穿官服有个好处,那就是我不会被冷箭射中,要射就射我旁边这位!”
  
      “你什么意思?”
  
      “就像你说的,我很有情报价值,当然要活捉,碍事的人就必须干掉,比如你......”
  
      王贵哼了一声,拍拍胸脯道:“能干掉我王贵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话音刚落,只听‘嗖!’的一声,一支利箭疾射而至,正中王贵的头盔,王贵大叫一声,翻身落马,李延庆惊得头皮发炸,翻身跳下马,扶起王贵大喊:“老贵!”
  
      “我没事!”
  
      王贵摆摆手,他取下头盔,这一箭擦着他的头皮射过,惊险万分。
  
      这时,又一声惨叫,是向导莫五郎的声音,李延庆回头,士兵们已纷纷卧倒,莫五郎仰面躺在地上,一支箭正射中他的胸膛。
  
      “这帮狗杂种!”
  
      王贵骂归骂,却一翻身躲在一块大石背后,把李延庆也拽了过去。
  
      跟在李延庆身后的林小乙反应迅速,一把牵住李延庆和王贵的马,向后奔去,这时,又是一箭射来,林小乙一声闷哼,一头栽倒在地,这一箭射中了他的后背。
  
      这时,李延庆已经看到了射箭人的藏身之地,就在他们前方五十步外,横亘着一座长十余里,高二十余丈的小丘陵,李延庆看见了两名西夏士兵,手执弓箭瞄准着他们。
  
      王贵忽然问道:“你看见上面有几人?”
  
      “只有两人!”
  
      王贵脸色一变,急声道:“快撤!其他人肯定已经包抄过来了。”
  
      李延庆也立刻反应过来,这两人只是狙击手,真正伏击他们的西夏探子一定会从两边杀来。
  
      这时,马蹄声已响起,西夏骑兵已经杀来了,李延庆见左边十几步外是条沟壑,便大喊:“进沟壑里去!”
  
      士兵们纷纷向沟壑里奔去,又是两支箭射来,一箭射空,另一支箭射中了王贵的一名手下,士兵惨叫一声,摔进了沟壑。
  
      李延庆已经疾奔几步翻身上马,对王贵喊道:“你带大家走,我们引开他们。”
  
      这时,李延庆忽然发现林小乙还没有死,正痛苦地向沟壑爬去,他正要下马,王贵却冲了过来,“你快走!”他一把将林小乙扛上肩头,口中打个唿哨,乌骓马则跟着主人向沟壑里奔去。
  
      李延庆眼角发现两边的西夏骑马已经冲到二十几步外,竟然有二十人之多,若不是想活捉他,他早就被乱箭射死了。
  
      李延庆催马疾奔,向东南方向狂奔,从一队西夏探子面前冲过,激起滚滚黄尘,两支西夏骑兵大呼小叫,在后面奋力追赶。
  
      正如王贵所言,身穿八品官服的李延庆在西夏人眼中就是珍稀宝贝,抓到李延庆,胜过数百名探子打探的消息。
  
      这时,李延庆已经从弓袋里抽出了豹头弓,又将一壶箭背上肩头,他抽出一支箭,张弓搭箭,拧身回射,这一箭快如闪电,正中最前面的西夏骑兵额头,骑兵惨叫一声,翻身落马,紧接着又是五支箭如连珠射出,箭箭如追命索魂,五名西夏追兵纷纷中箭落马,皆是一箭爆头。
  
      转眼间,奔在最前面的六名西夏士兵被悉数射杀,着实让西夏骑兵大吃一惊,统帅这支西夏骑兵的正首领大喊一声,剩下的骑兵纷纷停止追赶。
  
      李延庆也停止了奔跑,他是要将这些骑兵引走,给王贵他们逃生的机会。
  
      忽然,乌龙寨方向黄尘滚滚,百余骑兵正向李延庆这边基本而来,李延庆大惊失色,调转马头向东北方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