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县尉周春
    李延庆勒住战马,在数十步外冷冷望着‘及时’赶来的大群厢军,这时,从厢军中出来一名骑马的中年官员,抱拳对李延庆含笑道:“在下磁州知州章涣,不知是哪位英雄为民杀贼?”
  
      李延庆也抱拳行一礼,“在下相州李延庆,路过邯郸县,正好遇到盗匪劫城!”
  
      “原来是李探花,久仰大名!”
  
      章涣肃然起敬,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李延庆,被天子封为天下第一箭,科举探花,听说在河东军出任参军,难怪这么厉害,能独力杀尽数十名盗匪。
  
      李延庆一指身后满地尸体道:“这群盗匪穷凶极恶,杀人劫财,**妇女,请章知州务必严惩,那边还有他们的首领,已被我射杀,好像叫做贾进,尸体就在客栈门口,烦请章知州善后。”
  
      章涣顿时又惊又喜,金眼雕贾进死了,太好了!为讨伐此人他损兵无数,贾进居然死在邯郸县,这个消息简直令人喜出望外啊!
  
      他一挥手,大群士兵纷纷奔入城中警戒,章涣又走上前诚恳地对李延庆说:“我一定会向上如实禀报李探花的功劳,再次感谢李探花为民除害!”
  
      李延庆淡淡一笑,“我接受章知州的感谢,不过这件事最好不要牵涉到我,河东军有明确军规,未得主帅授权,军中文武诸将皆不能随意参加地方作战,请知州体谅我的苦衷。”
  
      章涣微微一笑,“李参军的人情,章某铭记于心。”
  
      ......
  
      李延庆天刚亮便离开了邯郸县,继续南下,杨亮虽然觉得参军救了那么多人,最后却什么回报都不要,似乎有点太迂,但他却不敢提这件事,只得闷头跟着李延庆赶路。
  
      三天后,临近中午时分,李延庆终于看见了汤阴县城墙,这时,杨亮终于忍不住,挠挠头道:“参军,我能不能......”
  
      李延庆笑着拍拍他胳膊,“你回家吧!离开之前我会找人捎信给你。”
  
      杨亮的家在汤北乡,他不用进县城,直接从另一条路便可以回家,他包里有几百两赏赐的银子,他早已急不可耐想见到父母大哥了。
  
      “参军,你真不要紧吗?”
  
      “这都踏进咱们自己的地盘了,还怕什么?你去吧!”
  
      杨亮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这也是,“那我回去了。”
  
      “去吧!”
  
      杨亮抱拳行一礼,便调转马头向另一条路奔去,李延庆望着他走远,这才催马向县城奔去。
  
      虽然和上次返乡只相隔了一年,但李延庆此时再回家乡,却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以至于从前的记忆都有点模糊了。
  
      李延庆刚到北门,便被一队守城的乡兵拦下了,“是什么人,来汤阴做什么?”
  
      在李延庆记忆中,汤阴县从来没有守城的士兵,最多只有几个慵懒的老兵开城关城,现在居然有士兵守城了,这倒是很出人意料,李延庆便抱拳笑道:“在下是本县孝和乡人,姓李!”
  
      几名士兵面面相觑,在汤阴县骑马的人没有几个,他们还从未见过李延庆,不过李延庆的口音确实本地人。
  
      一般而言,宋朝百姓可没有什么身份证,所谓身份证是有身份的人才拥有的证明,比如官员的鱼符,军队的军牌等等,一般平头老百姓报一下籍贯姓名便可,实在犯事需要身份证明,那就只能找保正了。
  
      几名士兵见李延庆气度不凡,而且所骑之马极为雄健,似乎比知县的马还要好,他们不敢得罪,为首小头目抱拳道:“最近世道不太平,我们也是奉命严查外乡人,请衙内莫怪。”
  
      “是很不太平,各位弟兄辛苦了。”
  
      这时,李延庆忽然想起一事,又笑问道:“岳飞可在?”
  
      “衙内认识我们岳都头?”
  
      原来岳飞在汤阴县做了乡兵都头,李延庆便笑道:“我们一起长大的,怎会不认识,他回京城了吗?”
  
      众乡兵听说是岳都头的朋友,立刻刮目相看,为首小头目抱拳道:“原来是岳都头的朋友,失敬失敬,不过很不巧,岳都头昨天进京了。”
  
      “那就有点遗憾了,我现在可以进城了吗?”
  
      “衙内请!”
  
      李延庆对这些乡兵有一种天然的好感,都是汤阴县的子弟兵,保卫家乡安全就靠他们了,李延庆向他们抱拳行一礼,催马进县城了。
  
      这时,一名乡兵忽然一拍脑门,失声道:“我说怎么眼熟,他....他是李解元啊!”
  
      “啊!原来他就是李延庆。”
  
      众乡兵目瞪口呆,原来这个年轻人就是汤阴县赫赫有名的李探花,一名乡兵慌张起来,“他会不会报复我们啊!”
  
      小头目狠狠抽了他一记头皮,“你怕什么,我们又没有为难他,再说人家知书达理,会计较这点小事情?”
  
      “这倒也是,李探花一点架子都没有,那么高的身份却称呼我们为弟兄,比县里那几个衙内强多了。”
  
      “去!拿麻雀和凤凰比,有意思吗?”
  
      李延庆进城第一天入城便给众乡兵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孝和乡在汤阴县南面,李延庆回乡必须要穿过县城,但他进县城还有另一个原因,他要找一找在汤阴县出任县尉的好友周春,他干掉了滏山盗匪的二寨主,对方岂能善罢甘休?虽然他不惧盗匪,但他怕连累到汤阴县乡亲,最好未雨绸缪,做最坏的打算。
  
      李延庆来到县衙前,他刚要找衙役去帮忙通报,却迎面看见周春匆匆从官衙内走出来。
  
      “周兄,好久不见了。”
  
      周春一眼看见李延庆,顿时又惊又喜,“延庆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才进城,路过县城,顺便来探望周兄。”
  
      “我正好要回家去看看,延庆跟我一起回家,我们喝一杯。”
  
      李延庆犹豫了一下,周春笑了起来,“还在担心相亲的事情吗?”
  
      李延庆脸略略一红,他确实是想起周春的妻子自己也曾相亲过,但他一直没有告诉周春。
  
      “原来周兄知道了。”
  
      “这种事情我能不知道?再说只是小事一桩,先后被高家拉去相亲的至少有十几人,仅仅相亲而已,又不是别的什么事情。”
  
      “只是当时我有点.....”
  
      周春哈哈大笑,“当时你有点装傻是吧!高家确实耿耿于怀,但我却很高兴,幸亏你装傻我才有今天,走吧!我妻子不会说你什么的,她现在只关心腹中的孩子。”
  
      “啊!那要恭喜周兄了。”
  
      “生下来再恭喜我,先和我回家。”
  
      周春的家也是官宅,距离县衙很近,也就百步左右,小走片刻便到。
  
      “就是这里!”
  
      周春一指前面大门笑道:“可惜小了一点,只有三亩,不过我家人口不算多,差不多也够住了。”
  
      “伯父伯母也一起住吗?”
  
      “他们也住一起,不过前几天回临漳县祭祖了,要过了正月十五才回来,我实在太忙,无法返乡。”
  
      大门虚掩着,周春直接推开门,管家连忙迎了出来,李延庆把马交给了他,跟随周春向书房走去,这时,一名年轻妇人站在中堂门口问道:“周郎,是谁啊!”
  
      “是我的好友延庆,你知道的。”
  
      原来这就是高家小女儿,李延庆曾去高家和她相过亲,只是当时没有见到她,只见她容貌秀丽,身体略显丰腴,看得出有了身孕,腹部微微隆起,大概五六个月的样子。
  
      李延庆连忙上前躬身行礼,“延庆给大嫂请安!”
  
      周春妻子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李延庆,当时若不是李延庆装疯卖傻,自己很有可能就嫁给这位探花郎了,不过她也只是略微感慨,她已快为人母,哪里还有别的什么心思?
  
      周妻抿嘴笑道:“原来是李探花,稀客啊!欢迎来我家做客,周郎,好好招待客人吧!”
  
      “你去休息,我来招待就是。”
  
      周春把妻子推进里屋,他这才把李延庆请到自己书房,关上门感慨道:“我妻子虽然出身名门,却对我父母很孝敬,若不是身子不便,她也会跟随我父母回乡祭祖了,得如此贤妻,是我的福气啊!”
  
      李延庆微微一笑,“应该也是周兄会协调婆媳关系。”
  
      周春脸一红,便不再提此事,他从书柜里取出一瓶酒笑道:“这是我岳父家里自酿的好酒,名叫晶露,本来有不少,被我好酒的父亲全部霸占了,我只得这一瓶,一起喝一杯。”
  
      =======
  
      【求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