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八十章 决定返京
    马车渐渐抵达鹿山镇,速度也慢了下来,周春还没有完全从惊恐中恢复,显得有些呆滞,只是坐在马车内怔怔地望着深沉的夜色,李延庆和栾廷玉的谈话他也一个字没有听进去。
  
      “师兄这次应该接到一笔好买卖吧!”李延庆笑着打趣道。
  
      “确实是一笔好生意,你猜猜是主顾是谁?”
  
      李延庆想了想道:“是梁师成吗?”
  
      “梁师成确实找过我,不过不是梁山之事,你不要猜朝廷,猜朝廷以外的人。”
  
      李延庆又略略沉思片刻,忽然脱口而出,“方腊!”
  
      栾廷玉仰头大笑,“师弟好敏捷的头脑!”
  
      他点点头,“你说得不错,确实是方腊,他想知道宋江有无称帝之意。”
  
      “方腊想称帝了吗?”
  
      “我估计是吧!但他又希望宋江先称帝,吸引朝廷的注意力,如果宋江准备称帝,那他就可以再等一等。”
  
      李延庆接口笑道:“如果宋江没有称帝之意,他就不客气了。”
  
      “确实如此!”
  
      栾廷玉笑了笑又道:“可想摸清宋江的底细,很难啊!”
  
      李延庆沉默片刻说:“宋江不会称帝!”
  
      “师弟怎么知道?”
  
      李延庆当然不会说他知道宋江的结局,他淡淡道:“称帝也要有天时地利人和,宋朝虽腐朽,但人心思定,没有多少人真愿意跟随他对抗朝廷,他起兵位于中原腹地,也不适合称帝,他造反对朝廷只是癣疾,可一旦称帝那就是致命了,朝廷会出重兵彻底摧毁他,这个道理他明白,更何况他内部不定,没有得到弟兄的全力支持,他何以称帝?”
  
      “内部不定?”
  
      李延庆淡淡道:“一个中心叫做忠,两个中心叫做患,这是宋江最大的软肋,他以为晁盖死了,他就能统一梁山,事实证明,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师弟看得很透彻,不过我还需要花点时间再深入了解一下。”
  
      这时,李延庆想起一事,笑道:“种帅很怀念师兄!”
  
      栾廷玉沉默一下,“师弟以后不要再提从前之事。”
  
      “很抱歉!”
  
      栾廷玉笑了笑,“没事,种帅确实对我有恩,不过往事不堪回首。”
  
      不多时,马车便抵达了李文村,李真率领几个族人在村口等候,看见李延庆,他连忙迎了上来。
  
      “二叔,周夫人来了吗?”
  
      “来了,就在小官人家里,还有一个小娘,不过她已经走了。”
  
      “走了?”李延庆微微一怔。
  
      “她来得很匆忙,走得也很匆忙,好像走永济渠那条路。”
  
      李延庆心中略有些遗憾,但他也明白,扈青儿这个行为已经是在资敌了,她不走不行,李延庆便取出杨亮的地址交给李真,“烦请二叔去一趟汤北乡,替我给一个手下送个口信,让他收拾一下,我要进京了。”
  
      “小官人要走了吗?”
  
      李延庆点点头,“发生了这件大事,我必须要进京了。”
  
      这时,栾廷玉从马车上解下一匹马,翻身上马道:“师弟,我也要走了。”
  
      李延庆没有留人,他抱拳道:“师兄的恩情,小弟铭记于心。”
  
      “哎!自家兄弟客气什么,我走了。”
  
      “我如果想找师兄怎么办?”
  
      “很简单,贤弟只要夜间时在须城的北城外向天空射一支火箭,一个时辰内,我就会出现。”
  
      说完,栾廷玉纵马离去了,李延庆和一名族人将周春扶进自己院子,高氏奔了出来,周春激动地迎上去,夫妻二人抱头痛哭。
  
      这时,忠叔上前低声道:“青儿姑娘送她来就走了。”
  
      “我知道!”
  
      “青儿姑娘留了一个口信给小官人。”
  
      “她说什么?”李延庆停住脚步问道。
  
      “她说….希望不要在战场上遇到小官人。”
  
      “她这样说?”
  
      忠叔点点头,“这是她的原话。”
  
      李延庆笑了笑,对忠叔道:“帮我收拾一下吧!过两天我就要进京了。”
  
      “小官人不在这里过年吗?”
  
      “已经没有心情了。”
  
      这时,周春从大堂慢慢走出来,嘶哑着声音对李延庆道:“延庆,我想和你谈一谈!”
  
      “好!我们去书房。”
  
      李延庆将周春领到自己的临时书房,也就是从前喜鹊的房间,进了房门,周春便扑通跪下,给李延庆行大礼磕头,“延庆对我们夫妻的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周春心中铭记在心!”
  
      李延庆吓了一跳,连忙扶起他,“这是做朋友应该做的,若我出了危险,你也会帮我,对不对?”
  
      周春垂泪道:“若不是青儿姑娘及时相救,娘子几乎惨遭玷污,若不是延庆舍命相救,我的人头早已落地,此等大恩,我只能后报了。”
  
      李延庆笑着摆摆手,“我们坐下说!”
  
      周春坐下,拭去泪水道:“我想明天就把贱内送回京城,这里太危险了。”
  
      “可是蒋知县和张县丞都被杀了,谁来安抚汤阴县民众?周兄,这个时候你不能走,这是你的责任。”
  
      “可是……”
  
      李延庆摆手打断他的话,“我大概后天出发进京,如果周兄信得过我,我愿意护送大嫂进京,我再雇两个有经验的接生婆陪同,这样就有照顾了。”
  
      “我完全信得过贤弟,只是要问问娘子的意思,能否让我先去和娘子商量一下。”
  
      “周兄请便!”
  
      周春匆匆去找妻子了,只片刻,他便回来了,躬身道:“那就拜托贤弟了。”
  
      “放心吧!我路上会保护她的安全。”
  
      李延庆负手走了两步,忽然问道:“我发现汤阴县似乎没有主簿?”
  
      “主簿一直就空缺,由张县丞兼任。”
  
      “原来如此!”
  
      李延庆点点头又道:“虽然有句话在这个时候说不太合适,但我还是想提醒周兄,你现在面临一个机会。”
  
      周春低下头,他明白李延庆的意思,知县和县丞都空缺,这确实是个机会,只是.....道义上似乎有点过意不去啊!
  
      李延庆想了想道:“这样吧!周兄先给岳父写封信,你再调查汤阴县的损失,然后再给朝廷写份详细报告,至于你能不能升任县丞或者知县,这就由你岳父来决定,你自己就不用操心,把县里善后之事做好就是了。”
  
      周春点点头,“你说得对,我今晚就给岳父写信!”
  
      .......
  
      次日一早,县城传来消息,天不亮梁山大军便离开了汤阴县,李延庆随即陪同周春回了县城。
  
      汤阴县城内满目疮痍,尽管昨天下午王英便下令停止抢掠,事实上,他的不少部下依旧趁夜色抢掠大户,**妇女,给汤阴县城带来了一百余年来从未有过的伤害。
  
      周春进了县城,县里民众纷纷围拢上来哭诉,周春心中酸楚,一一安抚众人,这时,李延庆忽然看见王贵的父亲也在人群中抹泪,他顿时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把他拉到一边。
  
      “伯父,老员外没出事吧?”李延庆紧张地问道。
  
      王贵父亲万分痛心道:“人虽然没有出事,但我们骡马行全毁了,几百头毛驴和骡子都被强行征走,算下至少损失了将近万贯啊!”
  
      人没有出事就好,李延庆稍稍松了口气,汤廉不幸身亡,他已经压力很大了,如果王万豪再出事,他真的无颜去见几个好友了。
  
      李延庆又安慰他几句,这时,一名乡兵跑上前道:“李探花,城门那边有人找!”
  
      李延庆回头望去,只是一名身材削瘦的中年男子站在城门边,李延庆一眼认出,是蒋大道的幕僚莫俊,在扳倒李文贵一事,自己还欠他一个人情。
  
      他连忙把王贵父亲介绍给周春,这才快步向城门处走去。
  
      “莫先生无恙,真是万分庆幸啊!”
  
      “多谢李探花关心,确实是很庆幸。”
  
      莫俊心有余悸道:“昨天我正好去汤北乡对帐,不在县衙,结果乱匪杀进县衙,蒋知县的几个文吏都没能活下来,张丘也死了,蒋知县也死了,太惨了。”
  
      “那先生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莫俊叹了口气,“蒋知县一死,我也无事可干了,我打算回家乡魏县找点事情做。”
  
      李延庆知道莫俊是个极为精明能干之人,蒋大道大字不识一筐,整个汤阴县实际上就是他的两个莫俊和张丘撑起来,这个人才放走了着实有点可惜。
  
      他想了想道:“我倒有几个路子,就看莫先生有没有兴趣?”
  
      莫俊当然不想回乡,他找李延庆其实就是希望李延庆能帮自己推荐一下,他顿时大喜,连忙道:“我愿洗耳恭听!”
  
      李延庆指了指周春,“周县尉是我的好友,他岳父刚刚升为知枢密院事,后台很硬,他前途无量,如果先生愿意,我可以把先生推荐给他,这是第一个路子。”
  
      莫俊没有吭声,等李延庆继续说下去,李延庆又道:“第二个路子就是当种大帅的幕僚,他的情况我比较清楚,他正好需要一个幕僚,不过不是主幕僚,他的主幕僚已经有人了。”
  
      停一下,李延庆又道:“第三个路子就是进京给我父亲做事,做几年执事,以后说不定先生也可以来帮帮我。”
  
      当初莫俊不要任何报酬便帮李延庆扳倒了李文贵,他就是看准了李延庆前途无量,把自己的机会押到以后。
  
      虽然跟随周春不错,但周春为人太正统,做事太古板,和他的性格合不来,而种师道的幕僚听起来不错,但种师道年事已高,没几年就要退仕了,跟随他没有前途,何况还不是主幕僚。
  
      他一直就认为跟随李延庆会更有前途,莫俊岂能不懂李延庆的言外之意,他欣然笑道:“能为宝妍斋做事,是我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