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城外火箭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听完了吴用的汇报,宋江半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下了一件蠢事,让王英屠城反而坐实了自己策划的阴谋,难怪卢俊义始终没有阻止王英,他在等待机会反戈一击。
  
      宋江设想得很美妙,他将卢俊义和王英降职,然后在通告在略微误导,便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错觉,那是王英虽然贪财害民,但却是得到卢俊义默许的,这样即使王英受点委屈,但卢俊义的威望却会遭受严重打击。
  
      但宋江却没有想到卢俊义要亲自给众将写信说明情况,这等于是公开事实,那么一般人都会很容易猜到是他宋江策划了这次屠城阴谋。
  
      宋江心异常焦虑起来,这样的结果绝不是他想要的,既然整不倒卢俊义,他也绝不想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宋江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最后他叹口气道:“军师,这件事该怎么办?”
  
      吴用早已替宋江想过了,他缓缓道:“此事无非三个选择,要么继续硬抗下去,不管卢俊义怎么说,公明咬定他的责任,是非曲直让大将们自己评论......”
  
      “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宋江问道。
  
      “恐怕是支持卢俊义的人会更加支持他,支持公明人也会更加支持公明。”
  
      “意思是梁山军会更加分裂?”
  
      吴用点点头,“确实会这样!”
  
      “那这样做有什么意义?这个方案我不想采纳。”
  
      “第二个方案是公明亲自去和卢俊义好好谈一谈,双方选一个能达成妥协的方案,使这件事能圆满解决。”
  
      宋江脸一沉,这个方案不是让自己去向卢俊义认错吗?怎么可能!
  
      “还有什么方案?”
  
      “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让此事不了了之,王英也不要处罚了,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宋江沉默半晌道:“卢俊义会善罢甘休吗?”
  
      “保持沉默是他的一贯风格,如果他聪明的话,他应该不会用此事来挑衅公明。”
  
      宋江负手走了几步,叹息一声,“可是需要用一件事来分散将士的注意力才行啊!”
  
      在这时,有士兵在门口禀报:“启禀寨主,戴都统有急事求见!”
  
      戴都统是戴宗,他负责梁山军的情报,也是宋江的心腹之一。
  
      宋江点点头,“让他进来!”
  
      片刻,戴宗匆匆走进房间,单膝跪下道:“卑职有大事禀报寨主!”
  
      “什么事?”
  
      “卑职得到汴京确切情报,朝廷派亳州知州侯蒙来郓州和梁山军谈判,极可能是想招安我们梁山军。”
  
      “啊!”
  
      宋江惊呼一声,他和吴用面面相觑,这个消息来得真是太及时了。
  
      ........
  
      须城县的北城外是一片低缓的丘陵的地带,分布着大片树林,一条平坦的官道穿过丘陵,直通北方。
  
      这天傍晚,一名樵夫模样年轻男子背着一捆柴禾在山林迅速奔行,一会儿奔下土坡,片刻又穿过一片松林,半个时辰后,他抵达了距离县城最近的一座丘陵前,站在一棵大树向县城张望。
  
      山脚下也是一片树林,一直延伸到距离城池两百步左右,而树林前面靠近官道则是一栋接一栋的屋子,各种客栈、酒馆、小吃铺等等,一家接着一家,各种招牌和酒幡高高挂起。
  
      这名年轻男子正是李延庆的手下杨亮,他奉李延庆之令来须城县做一件大事,今天正好是除夕,须城县城头十分安静,连平时在城外巡逻的士兵也看不见了,大部分店铺也早早关了门,伙计和掌柜都回了家,整个城外显得冷冷清清。
  
      杨亮在山头等了约半个时辰,夜幕终于降临了,这时,杨亮从柴禾抽出一把弓和一壶箭,向山坡下冲过去。
  
      他一直跑到距离城墙约百步处,迅速爬一棵大树,在树端他用火镰打燃了火,随即点燃了火箭,他立刻张弓搭箭,一箭向天空射去,火箭在天空划出一道赤亮,俨如除夕夜点燃的一只烟火。
  
      杨亮立刻跳下树,又奔回了山岗,他坐在山岗一边啃干粮,一边耐心地等待着,虽然参军告诉他,射箭一个时辰后,会有人来找他,但他还是将信将疑,算自己要找的人看见了火箭,他又怎么知道去哪里找自己?
  
      大约等了半个时辰,杨亮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之时,忽然感到肩头被人拍了一下,惊得他跳了起来。
  
      身后是一个身材瘦高的士兵,手执一根短棍,他咧嘴一笑,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
  
      “是你射的火箭吧!”
  
      “你是谁?”杨亮吓得后退一步,手握住了刀柄。
  
      男子便是栾廷玉,他和李延庆曾约好,若李延庆有急事找他,可以在须城北城外射一支火箭,以栾廷玉豹子般的敏锐观察力,找到杨亮易如反掌。
  
      他看了看杨亮身边的弓和火箭,便笑道:“如果你是我师弟李参军派来的,那对了。”
  
      杨亮顿时松了口气,他又确认道:“你是......栾官人?”
  
      “我是,说吧!我师弟找我有什么事?”
  
      杨亮连忙从头发里抽出一张纸条递给栾廷玉,栾廷玉接过纸条又问道:“还有什么口信?”
  
      “我家参军说,师兄的帮助他会铭记于心,这是参军的原话。”
  
      栾廷玉哈哈一笑,“找我做事是有代价的,算师弟也不例外,以后再找他慢慢算帐,还有什么口信?”
  
      “别的没有了。”
  
      “我走了,你自己保重!”
  
      说完,栾廷玉闪身进了树林,很快便消失无踪。
  
      杨亮等栾廷玉走远,他便弓箭丢弃在沟壑里,背起柴禾,迈开大步向西面奔去。
  
      ............
  
      除夕的夜晚,汴京各家酒馆的生意格外兴隆,宋人有除夕守岁的风俗,这天晚,很多茶馆酒楼都会通宵营业,很多人家都是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在某家酒楼里喝酒到天明。
  
      清风楼的生意也兴隆,宾客满座,在三楼的一间雅室内,李延庆和四个好友正聚在一起饮酒守岁。
  
      虽然这应该是一个喜庆的日子,但今年的除夕的气氛却有点压抑,无论汤怀,岳飞还王贵都较沉默,发生在汤阴县的惨剧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打击。
  
      坐在一旁的牛皋并不鲁莽,他见三人心情不好,也不高声叫嚷,只管闷声喝酒。
  
      汤怀是首当其冲,他挚爱的祖父被乱匪杀死,还有堂叔和堂婶也死在乱匪手。
  
      王贵家里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但他们骡马店被乱匪洗劫一空,损失万贯,一半的家产被夺走。
  
      至于岳飞,他是心自责,作为汤阴县的乡兵都头,家乡惨遭浩劫时他却不在,一半手下都死在乱军,那些对他格外崇拜,整天围着想学射箭、枪法的小伙子们转眼却生死相隔。
  
      “听说朝廷打算招安梁山乱匪了。”汤怀嘶哑着声音道。
  
      岳飞抬起头,吃惊地望着汤怀,“消息确切吗?”
  
      汤怀点点头,“消息确切,老李也确认了。”
  
      ‘砰!’王贵狠狠一拳砸在桌子,破口大骂,“软弱无能的狗屎朝廷,知道议和妥协,真正有本事的人不用,整天用那些酒囊饭袋,能不惨败吗?”
  
      岳飞吓了一跳,连忙劝阻,“阿贵,隔墙有耳,别骂朝廷!”
  
      “老子要骂,开国至今,辽国割地赔款西夏送岁贡,这种窝囊事还做得少吗?现在连一群乌合之众的乱匪也要议和,这个没卵子的朝廷他娘的还有什么出息?”
  
      这时,李延庆缓缓道:“议和不会成功的!”
  
      “为什么?”
  
      四双眼睛一起向他望来,连王贵也顾不痛骂了,他瞪大眼睛望着李延庆,“老李,你怎么知道?”
  
      李延庆喝了杯酒,淡淡一笑,“很简单,梁山军风头正劲,他们开出的价码朝廷承受不起,而且朝廷反对议和的声音也很大,一旦梁山军开价太高,天子退缩,反对议和派必然会占风。”
  
      岳飞犹豫一下道:“万一宋江开价不高呢?”
  
      “这个由不得宋江,他手下几十名大将,个个都是都统制,相当于都指挥使,朝廷虽然闲官无数,但要一下子拿出几十个都指挥使还真不可能,况且宋江也知道,梁山军一旦解散,他们杀了那么多地方官,他们会死无丧身之地了,他一定不会解散梁山军,而这又是朝廷绝不能容忍的,所以我不看好这次招安。”
  
      李延庆只是给大家分析招安的利弊,但他却知道招安必然失败的真正原因。
  
      “如果招安失败,朝廷会继续剿匪吗?”汤怀问道。
  
      “那是肯定的,我希望这次是种帅亲自出马!”
  
      “那我也要参战!”汤怀蓦地站起身。
  
      王贵一拳砸在桌,“种帅去,我当然要去,拼着不考武举我也要去!”
  
      牛皋一直后悔没有留在情报营,导致他现在还是个小押官,王贵都已经是下属几百人的都头了,还有了官阶,这次机会他不会再放过了,他也嚷道:“俺也和你们一起去!”
  
      李延庆见岳飞有点犹豫,便笑道:“这只是我猜测,再说即使朝廷决定要剿匪,也要等开春后了,那时武举已经结束,我觉得并不会影响大家的武举。”
  
      岳飞缓缓点了点头,如果不影响武举,他也想参加这次剿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