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招安失败
    今天李逵稍稍喝了点酒,夜里睡得格外香甜,当他在熟睡被士兵推醒时,心极为恼火,伸手便向推他的士兵打去。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说
  
      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连串惨叫声,惊得李逵一下子坐起身,“哪里出事了?”
  
      “是.....是主院那边,死了好多人!”
  
      “什么!”
  
      李逵顿时急了,他连衣服鞋子都顾不得穿,赤着身,光着脚,拎着板斧向侯蒙他们所住的院子冲去,大哥交给他保护使者的任务,如果使者被杀,他怎么向大哥交代?
  
      一路到处是尸体,死法都是一样,被铁棍之类的兵器一棍敲碎头颅,手段狠辣之极。
  
      越跑李逵越心惊,他已经看到了一百多具尸体了,来的到底是什么人,下手竟然如此狠毒?
  
      片刻,李逵光着脚奔进了侯蒙住的大院,只见院子里满地都是尸体,有侯蒙的随从,也有他的士兵,他却没有看见侯蒙,急得他一跺脚,对跟来的士兵大喊:“给老子速去搜寻凶手,找到侯官人!”
  
      士兵们纷纷向房间里冲去,这时,一名士兵在书房里惊呼一声,李逵急冲进书房,只见侯蒙趴在桌,手还握着笔,但头颅已被敲碎了,鲜血和脑浆流了一桌子。
  
      李逵目瞪口呆,半晌,他发疯一般地大吼:“快去找到凶手,老子要剥了他的皮!”
  
      .........
  
      南城门的守门士兵也死了一地,城门大开,黑衣人拎着一个侯蒙的手下大步离开了任城县。
  
      走到一条水沟前,黑衣人将侯蒙手下扔进浅水沟,被吓晕的随从顿时清醒过来,他吓得魂飞魄散,跪在水沟苦苦哀求饶命,黑衣人冷冷道:“我不杀你,你回去告诉你们朝廷,侯蒙已经被我杀了,我们梁山军不会投降,让那个狗皇帝死了这条心!”
  
      说完,黑衣转身便扬长而去,半晌,随从摸了摸头顶,发现头颅还完整,他顿时悲喜交集,伏在水沟里大哭起来。
  
      ......
  
      黄昏时分,李延庆来到了位于旧曹门街的种宅,这里是种师道的新官宅,天子赵佶为了表彰他的功绩,将这座占地约二十亩的大宅赏赐给了种师道。
  
      短短两个月不见,李延庆便觉得种师道老了几分,虽然种师道已经年过七旬,但在军营,他总是精神矍铄,走路虎虎生威,声音洪亮,给人一种老当益壮之感。
  
      而此时,当种师道缓缓从堂外走来时,竟让李延庆看到了一个老态龙钟的种帅,居然还拄着一根拐杖。
  
      李延庆连忙起身行礼,“卑职参见大帅!”
  
      种师道摆了摆手,笑容带着一丝苦涩,“不用多礼,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大帅了,以后你叫我种公。”
  
      “卑职已经习惯了。”
  
      种师道点点头,便不再勉强李延庆,他请李延庆坐下,关切道:“汤阴县的不幸我也听说了,我深表同情,不过你能平安无事,我也很高兴!”
  
      “多谢大帅关心!”
  
      这时,外面隐隐传来一阵喧杂之声,种师道眉头一皱,喝道:“种福!”
  
      一名老家人飞奔而来,躬身道:“请老爷吩咐!”
  
      “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了,后门不准摆摊,快把他们赶走!”
  
      “我这去!”
  
      老家人匆匆去了,种师道叹口气,“人年纪大了,喜欢安静,偏偏这府宅紧靠朱家瓦子,每天半夜都还有人声喧哗,真让人头疼啊!”
  
      李延庆半晌无语,从前军营内喧闹嘈杂,从来没有一刻安宁,种师道从来也不嫌吵闹,他的声音谁都响,这会儿却嫌隔壁不安静,种师道和从前简直判若两人。
  
      李延庆一时沉默了,种师道看了他一眼,缓缓问道:“你们的封赏下来了吗?”
  
      种师道虽然被封为将军、兵部尚书,但实际却毫无职权,对朝廷封赏之事也一无所知,平时连朝的机会都没有,最多参加一下礼仪性质的朝会,如新年大朝之类,他拿着一份厚禄,却过着退休的生活。
  
      李延庆摇了摇头,“卑职去问过了,第一批已经报来了,但没有卑职,据说姚指挥使还在整理第二批和第三批,尚没有报到朝廷来。”
  
      种师道顿时大怒,重重一拄拐杖道:“这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居然还没有报到朝廷,姚仲平这是干什么,会寒了将士的心啊!”
  
      李延庆笑了笑,“估计卑职只要一天不回河东,卑职的名字一天不会报朝廷。”
  
      种师道脸色十分难看,他也隐隐有所耳闻,姚仲平目前已接任河东禁军厢都指挥使,正在清除异己,打压得罪过他之人,当初被自己重用之人,估计日子都不会好过,姚仲平利用报战功的机会逼迫所有将士站队,除非转而向他效忠,否则休想得到任何封赏。
  
      半晌,种师道叹息一声道:“这次西征,你居功第一,如果姚仲平昧着良心不给你报,恐怕苍天也不会饶他。”
  
      停一下,种师道又道:“你现在只是请假,难道你真不打算回河东军了吗?”
  
      “卑职昨天已经接到太原军府的通知书,太原军府催我十天内回太原重新任职。”
  
      “那你应该回去啊!”
  
      李延庆微微笑道:“西征已经结束,西征军东线军衙也已解散,情报司本来是在军衙的基础成立,军衙解散,情报司当然也没有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姚指挥使无非是让我回去另有任用,但卑职的正职是保静军节度支使,保静军节度使依旧是大帅,我当然要跟随大帅才对。”
  
      “但我听说情报司并没有解散,只是改名为审番司,还是原班人马,主事参军依旧空缺,我觉得姚指挥使还是想把这个职务给你。”
  
      李延庆摇了摇头,“如果卑职要回去,卑职会去位于延安府的保静军节度官衙,那里才是我的正职!”
  
      李延庆言外之意是告诉种师道,他拒绝了姚仲平的招揽,这其实也是宋朝官制的特点,宋朝为了互相制衡,避免安史之乱和藩镇割据重演,便设计了一套极为复杂繁冗的官职体系,一个重要特点是官阶、正职和实际职务互不搭界。
  
      李延庆的官阶是从七品朝散郎,他的等级和俸禄福利都是根据官阶来定。
  
      而李延庆的正职是保静军节度支使,实际是个空职,没有任何事情可做,连官衙也只是挂在延安府衙的一块牌子,恐怕连一张办公桌都没有,这种情况下,李延庆要通过各种人脉关系去找差遣职务来做,他出任西征军情报司主事参军是一种差遣官,西征结束,西征军衙解散,差遣官没有了经费来源,自然也取消了。
  
      所以现在李延庆暂时处于一种半失业状态,拿一份空饷,却无所事事,虽然姚仲平想把审番司主事参军的差遣职务给他,但他却没有半点兴趣。
  
      种师道明白李延庆的选择,他不愿意跟随姚仲平,种师道苦笑一声说:“我理解你的选择,但这样话,你西征的大功他很可能不会给你报,岂不是太可惜了。”
  
      “卑职的功劳不是他想抹杀能抹杀掉的,他不愿替卑职出头,自然有人会替卑职出头。”
  
      种师道一下子想到了梁师成,他点点头便不再吭声了,过了片刻,种师道又道:“另外还有一事我要告诉你,震天雷的配方我已经献给天子了,据说军器监火药局正在紧锣密鼓地大量制作,正在为征辽做准备。”
  
      李延庆微微叹息一声,“只是这样一来,辽国也会很快得到震天雷的配方了,不过也好,但愿辽国能用震天雷尽量拖延灭国的到来。”
  
      种师道笑了笑道:“人年纪大了坐不住,我要去更衣,延庆先休息一下,尝一尝我亲自熬制的老种汤!”
  
      茶迎客,喝汤送客,种师道这是要李延庆告辞了。
  
      李延庆却没有起身,他沉吟良久道:“我今天来,其实是想提醒一下种帅,很可能种帅又要率军出征了。”
  
      种师道一惊,“去征讨谁?”
  
      “去征伐梁山!”
  
      种师道一下子愣住了,半晌道:“不是说朝廷要招安梁山军了吗?”
  
      “卑职刚刚得到消息,去招安梁山军的亳州知州侯蒙死在了济州任城县,听说是被梁山军所杀,这次招安失败了。”
  
      本书来自:..///40/4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