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六十五章 远方来客
    就在李延庆进入高府大门的同时,位于御街的宝妍斋总店前走来一个外貌略有点邋遢的年轻女子,说邋遢是因为她头发显然已经好几天没洗,发络结成了饼状,面有菜色,身上是一件乡村妇人常穿的那种粗布肥大长裙,将她的身材衬托得十分臃肿,说得再坦率一点,她这身打扮就像一个流落街头的女乞儿。
  
      “这里可是宝妍斋,小娘子,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一名女店员捂着鼻子,象撵苍蝇似的向她挥了挥手。
  
      “我不是来买胭脂!”
  
      年轻女子吞吞吐吐道:“我来.....找一个人。”
  
      “请问你要找谁?”孙大娘子风风火火地走了过来,她尽量保持客气,但也不希望这个女乞儿影响宝妍斋的生意。
  
      “我找....李延庆,他在这里吗?”
  
      不用说,这个年轻小娘就是逃过梁山军大规模追捕的扈青儿,她不敢走官道,夜行昼伏,翻山越岭,整整用了六天时间才走到了京城。
  
      她已经无处可去,投靠李延庆是她唯一的去处,当然,她还有母亲改嫁在大名府,但她宁愿投靠李延庆,也不愿意再见到早已伤透她心的母亲。
  
      “你是.....”孙大娘子微微一怔,打量一下扈青儿。
  
      “我是他妹妹,叫李三娘。”
  
      扈青儿曾经在京城呆过一阵子,那时候还没有御街宝妍斋,认识她的人大多被派往各地去当主事了,孙大娘子也不认识扈青儿。
  
      她有点糊涂了,小东主的妹妹才两岁,哪里又冒出一个妹妹?
  
      就在这时,喜鹊快步从店铺里走出来,嘴里抱怨道:“大娘子,我要饿坏了,去找点吃的!”
  
      “喜鹊!”
  
      扈青儿激动得叫了起来,冲上去握住她的手,“你不认识我了吗?”
  
      “你是....小青儿!”喜鹊忽然认出了她。
  
      她上下打量一下扈青儿,“你怎么....怎么变成这个模样了。”
  
      扈青儿曾经和喜鹊亲如姐妹,她一下子看到了亲人,心中的痛苦顿时涌了上来,眼睛立刻红了,捂着嘴扭过头去,忍不住抽噎起来。
  
      喜鹊知道她一定遭遇了不幸,连忙拉着她的手道:“我们去后院,我给你换一身衣服,再帮你洗漱一下。”
  
      在孙大娘子和店员疑惑的目光中,喜鹊拉着扈青儿向后院奔去。
  
      ........
  
      半个时辰后,在小巷里的一家小吃铺内,扈青儿狼吞虎咽地吃着一碗面片,喜鹊见她面有菜色,也不知道她饿了多少天,心中十分同情,小声劝她道:“慢慢吃,别噎着了。”
  
      扈青儿吃掉一大碗面片,连汤都喝尽了,这才放下碗,一抹嘴道:“我已经五天没有吃顿饱饭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扈青儿低下头,红着眼睛道:“我爹爹死了,被宋江那个狗贼害死了,我跳进湖中才逃得性命。”
  
      “啊!怎么会这样?”
  
      “那狗贼派了几千人在郓州和济州四处搜捕我,所有的官道都被封锁,我只好在荒野中逃命,饿了挖野菜,困了睡山洞,一路逃回京城,衣裙都挂破了,这件裙子还是我在濮州一家农舍里偷的。”
  
      “该死的狗贼!”
  
      喜鹊恨恨骂了一句,又安慰她道:“放心吧!小官人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他现在在哪里?”
  
      “他现在升官了,当什么御史,等会儿我带你去他家里。”
  
      扈青儿一惊,“李大哥已经成家了?”
  
      “还没有呢!不过娶了一房妾,我叫她郭大姐,人非常好,也是个苦命的女子。”
  
      喜鹊又笑道:“反正你是他妹妹,他就算娶了十八个娘子也不敢把你赶出门。”
  
      扈青儿心中苦笑一声,是啊!自己居然还是他妹妹呢,也不知道是哪门子的妹妹?
  
      喜鹊和扈青儿吃了一顿饱饭,喜鹊结了帐笑道:“走吧!我叫辆牛车,我们去他家里。”
  
      扈青儿想起一事,“我的兵器还藏在城外呢!我要去取回来。”
  
      “很远吗?”
  
      “不远,就在西城外一座寺院外墙下埋着,出了西门就能看见。”
  
      “我知道了,一定是铁佛寺,我陪你去取。”
  
      两人雇了一辆牛车向西城外而去,扈青儿很快取了鞭刃,她们又返回城内,来到了位于云骑桥的李延庆新宅前。
  
      “到了,就是这里。”
  
      喜鹊给了车夫百文钱,带着扈青儿向大门走去,扈青儿已经洗漱干净,换了一身宝妍斋女店员的衣裙,又吃饱了饭,倒也显得精神抖擞,恢复她从前的俏丽和英姿。
  
      “哟!喜鹊来了。”
  
      管家泰叔迎了出来,他没见过扈青儿,便笑问道:“这位姑娘是.....”
  
      “这是老爷的义女,也是小官人的妹妹,刚从汤阴县来,泰叔叫她三娘就是了。”
  
      “原来是三娘姑娘,快请进!”
  
      泰叔很热情地请两人进了院子,喜鹊带着扈青儿向后院走去,她见左右无人,这才低声对扈青儿道:“小官人的妾可不是一般人,她现在还被一个权势极大的人四处搜寻,一般不能轻易出门,你知道这点就行了。”
  
      扈青儿心中有些好奇,难道这位郭大姐也和自己一样,到处被人搜捕吗?
  
      她们走进了内宅,只见前面走来一名穿着白裙的年轻女子,长得清丽绝伦,肌肤细腻如脂,俨如不染人间烟火的仙女,扈青儿顿时看得呆住了,心中异常震惊,天下竟然有这般美丽的女子。
  
      “喜鹊,这位小娘子是谁呀?”思思走过来笑问道。
  
      “大姐,她就是青儿,小官人说过的,你还记得吗?”
  
      思思顿时想起来了,夫郎是给自己说过,小时候隔壁的妹妹小青儿,他们家从小对夫郎恩情很重,后来改名叫李三娘。
  
      “我知道了,你就是小青儿,好像还会武艺的。”
  
      思思热情地拉着她的手,“外面凉,我们快去屋里说话去。”
  
      喜鹊偷偷向扈青儿眨眨眼,扈青儿心中一阵温暖,她非常敏感,她能体会到这位郭大姐的真诚,并非虚伪作派。
  
      她们进了房间坐下,思思亲自给她们点了茶,笑道:“夫郎给我说起过小青儿,说你是个女侠,扶助妇孺,严惩奸恶,专好抱打不平。”
  
      扈青儿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大哥太夸奖我了,其实我是梁山好汉,官府说我们是乱匪,但我认为自己是替天行道。”
  
      思思捂嘴笑了起来,她这一笑百媚俱生,扈青儿呆了一下,叹道:“阿姐确实是不能出门,那些臭男子看见阿姐会起坏心思的。”
  
      思思笑着摇摇头,她不能出门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她又道:“我听夫郎说,梁山好汉好像已被官府招安了。”
  
      扈青儿咬紧银牙道:“不是招安,是投降官府了,我爹爹和卢叔父不肯投降,结果被宋江狗贼害死了,我也差点死在他的手上,这个血海深仇我非报不可!”
  
      “青儿先住下来,报仇之事你大哥会替你做主。”
  
      思思起身去安排丫鬟收拾院子,她又回头笑道:“你来得正好,可以陪陪我,明天我们一起去隔壁的寺院上香,你可以祭一祭你爹爹的在天之灵。”
  
      青儿心中感激万分,连忙起身行礼,“多谢阿姐安排!”
  
      .........
  
      入夜,李延庆返回了府宅,他从牛车里出来,泰叔便笑着迎了上来,“官人回来了。”
  
      “今天酒有点喝多了,杨光他们回来没有?”
  
      “他们也刚回来,回屋睡觉了,对了,官人的妹妹今天从汤阴县来了。”
  
      “我的妹妹?”李延庆有点糊涂了。
  
      “喜鹊陪她来的,好像叫三娘。”
  
      李延庆顿时惊呼一声,拔腿就向后宅奔去,是青儿来了,他心中一直就很担心青儿,朝廷招安梁山军的名单前天出来了,但他没有看见卢俊义和扈氏父女的名字,又不好细问,着实让他的心悬在空中。
  
      李延庆奔进后院,急问道:“青儿在哪里?”
  
      “大哥,我在这里!”
  
      青儿从房间里奔出来,一头扑进了李延庆怀中,失声痛哭起来。
  
      “大哥,爹爹....被宋江狗贼害死了。”
  
      “啊!怎么会.....”
  
      “爹爹和卢叔父不肯投降朝廷,被宋江骗去商议军务,结果宋江在大营设了埋伏,他们两人被....被.....”
  
      扈青儿说不下去,再一次呜咽大哭起来。
  
      李延庆想起扈大叔曾经对自己的恩情,他心中恨极,便咬紧牙关低声对扈青儿道:“这个仇我们记在心中,迟早要杀了宋江那个狗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