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九十三章 莫俊毒计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午茶后,李延庆乘坐牛车返回官衙,虽然官衙内无事可做,但他还是要时常去露面,否则被其他监察御史抓住把柄,弹劾就免不掉了。
  
      这也是李延庆的无奈,有时候他也暗暗后悔,早知道是这样,他当初还不如选择去地方为官。
  
      牛车刚离开家门不久,张虎便追了上来,在牛车外禀报道:“启禀御史,宋江没有异常,他们没有发现险遭伏击之事,一早就出门了。”
  
      “那燕青呢?”李延庆又问道。
  
      “燕青刚才已经离开京城了,所以卑职特来禀报。”
  
      “是向哪个方向走的?”
  
      “是走卫州门离去。”
  
      卫州门是京城的西北城门,燕青从那边走的话应该是不回军营了,是回大名府,李延庆知道卢俊义就葬在大名府的家乡,燕青应该是去祭拜义父了。
  
      “哪个弟兄在跟着他?”
  
      “张鹰在跟着他。”
  
      “有没有告诉张鹰,不用一直跟随,只要明确他的去向就行了。”
  
      “卑职给他说过了。”
  
      李延庆点点头,“这两天你们辛苦了,你去把杨光和张豹找回来,好好休息吧!今天不用跟随我,我自己乘坐牛车去官衙。”
  
      “多谢御史!”
  
      张虎行一礼,便没有继续跟随牛车,又去找杨光和张豹了。
  
      不多时,牛车抵达了西尚书省大门前,却迎面看见一个年轻男子从大门内出来,李延庆只觉得他颇为眼熟,想了想,顿时记起来了,在几个月前的曹府见过,好像叫做潘成玉,是曹性的挚友。
  
      李延庆见他一脸沮丧地从牛车前走过,便忍不住拉开车帘喊道:“潘衙内!”
  
      潘成玉蓦地转身,顿时惊喜交集,“太好了,李御史原来在这里!”
  
      “你在找我?”李延庆微微一怔。
  
      “当然,我奉祖父之令给你送份请柬,曹性那混蛋又不肯告诉我李御史的府宅在哪里?我只好来军监所送请柬,已经来过两次了,你都不在。”
  
      “我不在,你可以交给主事。”
  
      “不行!祖父再三嘱咐,要我亲手交到你手中。”
  
      潘成玉将一份请柬恭恭敬敬递给了李延庆,李延庆看了看,时间是后天下午,潘府摆宴请客,敬备薄酌恭候他光临,李延庆忽然想起了曹蕴的邀请,应该就是这个宴会了,他心中一热,便问道:“这是世家的鹊会吧!”
  
      “正是,请李御史务必前来。”
  
      李延庆点点头笑道:“既然是潘家请客,我一定会来。”
  
      潘成玉大喜,躬身行一礼,“多谢李御史,成玉告辞了。”
  
      潘成玉匆匆走了,李延庆又看了看请柬,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要是在曹府多好,偏偏是在潘府,他不由又想起了那个山抹微云,估计这次又会遇到她了。
  
      虽然已是下午,但军监所内依旧冷冷清清,只有几名底层的从事,一方面固然是军监所人财物都没有配齐,也没有事情可做,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新年快到了。
  
      不仅军监所,朝廷其他省部都是人心散漫,能请假则请假,无法请假则在官房内喝茶聊天打发时间,除了紧急事件必须处理外,其他朝务基本都搁置到明年了,整个朝廷都处于一种半停顿状态。
  
      御史台的官员居然只有莫俊一人,他在房中练习书法,倒也能静下心。
  
      “应哥儿呢?”李延庆发现连应哥儿也不见了。
  
      “他娘有点感恙,我让他回去了,官人要喝茶的话,我让兵部的郓哥儿帮帮忙。”
  
      “算了,我有件事想和先生商量一下。”
  
      莫俊点点头,请李延庆坐下,李延庆便将宋江之事简单说了一遍,莫俊沉思片刻道:“如果要收拾宋江,恐怕还得去求梁师成帮忙。”
  
      李延庆现在最不愿意见的人就是梁师成,他一时沉默不语,莫俊笑着劝他道:“官人心中对梁师成有芥蒂,但梁师成对你何尝不是一样?你们最终还是要和解,难道还要他自降身份来主动找你?”
  
      李延庆叹了口气,“去求他的这种感觉真是窝囊!”
  
      莫俊呵呵一笑,“很多人想求他还未得其门呢!”
  
      莫俊沉吟一下又道:“不过我能理解官人的心情,如果官人觉得这样直接去求他帮忙有点唐突的话,不如稍微圆滑处理一下,眼看要新年了,官人以拜年的名义去找他,然后再找机会含蓄提出自己的要求,但有一点官人心里要有数,除掉宋江的关键在哪里?”
  
      李延庆点点头,“我知道,张邦昌!”
  
      梁山军是张邦昌招安的,若宋江再反,张邦昌难辞其咎,偏偏张邦昌背叛了蔡京,如果有机会攻击张邦昌,相信蔡京和梁师成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莫俊竖起拇指赞道:“官人果然看得透彻,我有一计,可以让宋江难逃此劫!”
  
      莫俊附耳对李延庆低声说了几句,李延庆连连点头,虽然要冒一点风险,但此计确实毒辣。
  
      李延庆在官衙呆了一个下午,散朝钟响起,他便乘坐牛车来到了虹桥宝妍斋,找到了父亲李大器,此时正是年末,李大器格外忙碌,要结帐,要盘货,要给手下管事们计算奖励,每年这个时候,李大器都会忙得脚都不沾地。
  
      “爹爹今天实在没有时间,你改天再来找我。”李大器一脸不耐烦地对儿子道。
  
      “爹爹,就只有一件事情,说完我就走!”
  
      李大器无奈,只得停住脚步问道:“什么事?”
  
      “我上次存在爹爹这里的一箱黄金,我想把它提走。”
  
      当初栾廷玉曾经给过李延庆一箱黄金,足足有一千二杭州被方腊乱军占领,他这些天心中着实有点郁闷。
  
      虹桥酒馆里,李延庆给李冬冬倒了一杯酒安慰他道:“方腊占领杭州只是暂时的,据我所知,开春后朝廷军队就会大举进攻杭州和明州,相信一定会夺回杭州,只要你手中房契还在,官府不会不承认,这是惯例,你就不用太担心了。”
  
      李冬冬闷闷不乐喝了口酒,叹口气道:“但愿别象打梁山军那样,朝廷军队最后又大败而归。”
  
      历史上的方腊军就是在宣和三年春天被童贯大军击败,虽然京师禁军腐朽而不堪一击,但这次攻打方腊朝廷特地调动了精锐的西北军,以西北军的精锐善战,方腊军完全不是对手,失败也是必然。
  
      李延庆又给他倒了一杯酒笑道:“我知道冬冬很熟悉京城的三教九流,我想问一问,是不是所有的违禁品,京城都有黑市可买?”
  
      “早几十前不行,朝廷管得严,现在不同了,朝廷很多规矩都形同虚设,官府也睁只眼闭只眼,现在只要你有钱,京城什么都能买到。”
  
      “那兵器能买到吗?”李延庆举起酒杯淡淡问道。
  
      李冬冬愣住了,半晌问道:“延庆要买兵器做什么?”
  
      “这个你别管,我只问能买到吗?”
  
      李冬冬想了想道:“我早年认识一个牙人,他就是专门给人牵线买兵器的,几件十几件我觉得问题不大,如果买得多,我也不太清楚了。”
  
      李延庆点点头,“那我就让张虎和他接触,冬冬,请帮我牵这条线。”
  
      李冬冬笑了起来,“我心里有数呢!是张虎要买兵器,和你无关,堂堂的御史当然对兵器没什么兴趣了。”
  
      “这句话说得好,确实和我无关。”
  
      李延庆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明天张虎会来找你!”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