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一十二章 援军到来
    吕方看得目瞪口呆,他发现攻山队伍消失的速度比他纠集起来的速度要快得多,士兵只要倒下,就算只是轻伤,今天晚上要休想让他们再出力了,这些山匪虽然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但对自己的生命也同样重视。
  
      这时,一名愤怒的大将向吕方冲来,失去理智地怒吼道:“看看你做的好事,我的手下已经死掉大半了,你自己却不敢靠近山边一步!”
  
      吕方勃然大怒,手中方天画戟一抖,一戟将这名大将刺死,他对众人匪首怒道:“还有谁有意见,我一并送他上路!”
  
      周围五六名匪首都低下头,他们被吕方兼并还不到两个月,与其说他们是被吕方威慑,还不如说他们是惧怕他手上那杆方天画戟,所有反对他的人都死在了这杆方天画戟之下。
  
      “罗晋,去整顿士兵,看看还有多少人可以用?”
  
      罗晋飞奔而去,片刻,他奔回来禀报道:“连同弓兵在内还有五百二十名弟兄,另外还有一百八十余名伤兵,大部分都是骨折。”
  
      哪有这么快就诊断出是骨折,分明是受伤士兵自己编出来的,都不肯再上山了。
  
      吕方心中也明白,对方占尽了地利,他们没有防护盾牌,很难再攻上这座小山了,对方不知从哪来搞来这么多滚木,简直就是他们的噩梦。
  
      “大哥,我们怎么办?”罗晋小声问道。
  
      吕方看了看黑黝黝的山头,叹了口气道:“让弟兄们休息吧!等天亮后再想办法。”
  
      “万一援军来了怎么办?”
  
      “不要考虑援军,这些当官的明争暗斗,上次相州军队没有帮磁州,这次章涣也不会管他们,再说磁州军是我们手下败将,何惧之有!”
  
      不得不说吕方确实是个政治白痴,一旦御史监察团在磁州境内被杀,章涣可不是丢官那么简单了,他怎么可能不管?
  
      当然,梁方平也没有告诉他,要他们杀的人是什么人?如果知道是朝廷的监察御史,恐怕吕方也不会那么痛快答应梁方平的条件。
  
      听说暂时不用攻山,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纷纷远离山脚两百步外找地方休息。
  
      匪军暂时后撤,乡兵们也纷纷回到大院里休息,李延庆只留下数十人看守山道,至于有人提出下山去回收滚木,李延庆并没有采纳,他们还有近百个木墩,不需要再去回收滚木。
  
      不仅如此,李延庆还下令将最后十几根滚木劈碎,和树根枝蔓一起点燃了篝火,又让人将六头拉车的牛宰杀,给士兵们饱餐一顿。
  
      宰牛虽然也是宋朝的一个禁忌,但也没有那么绝对,有很多情况下是可以杀牛的,比如丧失劳动力的牛或者死牛,只是不准普通小民随意宰杀,一般要得到官府批准才行,象今天这种情况杀牛,也没有人会说有什么不妥。
  
      士兵们一边吃着热汤牛肉,一边兴致勃勃地聊天,这才防御战他们打得极为痛快,轻伤十几人,仅有两人因箭伤过重身亡,而对方却死了几百人,这种辉煌的战果让每个人都扬眉吐气。
  
      这时,王贵拿着一块烤好的牛肉坐到李延庆身边,把牛肉递给他笑道:“杀死一名匪兵奖赏三十贯钱,老李真的要兑现吗?”
  
      “当然兑现!”
  
      李延庆啃了一口烤肉,咀嚼着笑道:“我会向朝廷申请这笔奖励,如果朝廷不肯给,那我就自掏腰包,不过一万多贯钱,宝妍斋还负担得起!”
  
      “看看谁来了!”
  
      李延庆正好看见岳飞,连忙笑着向左边让一让,“我们的小岳云来了!”
  
      岳飞抱着小男孩在李延庆身边坐下,满脸笑容道:“刚才哭了一阵子,吵着要娘,现在好了!”
  
      李延庆撕下一块牛肉笑眯眯递给小男孩,旁边王贵眉头一皱道:“五哥,你不会真的要收养他吧?”
  
      岳飞有点不高兴,“为什么不会?给任何人都是收养,难道我就不能收养他?”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万一.....他还有什么祖父,什么叔伯之类,人家想要回孩子,你怎么办?”
  
      “那你告诉我,他的祖父和叔伯在哪里?我马上就把孩子还给他们!”
  
      “这个......”王贵有点语塞了,确实无从寻找。
  
      “好吧!你想收养我也没有意见,只是你怎么带他去真定府?”
  
      李延庆微微一笑,“这个我已经替五哥解决了,回头在邯郸县我找个人家寄养几天,等五哥回来时再把他抱走,阿贵,五哥是真的想要这个孩子,你就别劝他了。”
  
      王贵只得干笑一声,“那我就不多事了,回头我准备一份见面礼,他叫什么来着,对了,叫做岳云,这小子是练武的料,你们看他的胳膊和腿多结实。”
  
      李延庆点点头对岳飞笑道:“如果你真打算让他练武的话,我建议你让他练锤,师傅还给我留了一份锤法,我可以送给他。”
  
      “现在还没有想那么远,说实话,我是希望我的孩子能学文,进鹿山书院读书,最后考上进士,这是外祖父对我的遗憾,我无法弥补了,只能寄托在后代身上。”
  
      李延庆笑而不语,如果这个岳云真是历史上的岳云,恐怕岳飞的期待又要落空了。
  
      就在这时,远处隐隐传来低沉的鹿角号声,李延庆一下子站起身,“你们听到了什么?”
  
      众人皆面面相觑,片刻,又是一声鹿角号声传来,比上次更加清晰,很多人都听见了,王贵也站起身,“是号角声!”
  
      李延庆转身便快步向外面走去,王贵连忙跟了上去,岳飞将孩子托给莫俊,他也提枪冲了出去。
  
      ......
  
      李延庆走出大门,迎面遇到了负责巡视的张鹰,他似乎也是赶回来报告。
  
      “哪里的号角声?”
  
      “禀报御史,是从南面官道方向传来,听声音大概在十几里外,但夜晚看不到那么远?”
  
      “山下乱匪有动静吗?”
  
      不等张鹰回答,王贵在远处大喊:“山下匪兵开始集结了!”
  
      李延庆大步走了上去,张鹰跟在后面道:“卑职可以肯定这不是匪兵的把戏,他们始终没有离开过,一定是援军来了!”
  
      “是不是他们的把戏,等会儿就知道了。”李延庆异常冷静,他头脑里在迅速思索,自己该下哪一个决定。
  
      五百多名匪兵并没有狼狈北逃,相反却绕过矮岗来到南面的官道上,临阵脱逃不是吕方的风格。
  
      这时,所有的士兵都奔了出去,李延庆对王贵和岳飞令道:“把士兵集结起来,随时听我的命令!”
  
      他也转到了南面,这时,有士兵指着南面大喊起来,“快看,一支军队来了!”
  
      李延庆也看见了,一条黑线在远处官道上出现了,就像一条黑色的小水蛇,正迅速向他们这个方向游动而来,李延庆立刻判断出这支军队的基本情况,两千人左右,距离他们大概有十几里,不会超过十五里。
  
      “一定是磁州的厢军!”王贵断然道。
  
      “为什么?”
  
      “乡兵都回家过年了,没这么快组织起来,只有厢军才会这么快赶来。”
  
      “延庆,我们要不要参战?”岳飞小声问道。
  
      李延庆点点头,他们防御了这么久,也该出击了。
  
      他当即对两名队头令道:“你们二人各率五十名弩手守南北山道,不准妄动,长矛兵跟我下山!”
  
      王贵和岳飞冲了回去,片刻,他们骑马冲了出来,王贵大喊:“弟兄们,准备和敌军决战!”
  
      李延庆也翻身上了马,当机立断下令道:“下山,拦截住敌军的退路!”
  
      三人率领两百长枪兵向山下奔去......
  
      =======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