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二十一章 曹母见婿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纳采对于普通小民的重要意义就在于议婚,明确聘礼嫁妆,询问男方职业收入等等,到今天还是一样,男方有没有房,是否有车,做什么工作,收入多少等等?女方还可以提出聘礼要求,万紫千红一片绿之类,这些都是现代的纳采风俗。
  
  宋朝的民间纳采其实也和后世一样,讲究厚娶厚嫁,讨价还价非常务实,不过后世更看重聘礼,而宋朝不光聘礼重要,女方嫁妆也同等重要,这些都是由媒人来说,就像中介一样,以免讨价失败彼此尴尬翻脸。
  
  其实在纳采之前还有一个相亲,这虽然更重要,却不属于六礼范畴,六礼是婚姻礼仪,而相亲只是一种社交。
  
  宋朝的纳采还包括了问名,也就是问女方的名,看看和男方有没有什么八字相克之类,但这些都是走走过场,普通百姓看的是财产,高门之间要的是联姻,只要不是同姓,其他都没有什么关系。
  
  种师道把李延庆的婚书交给曹家,曹家也把曹蕴的婚书交给种师道带回去,双方又商议了纳征的细节问题,今天的求婚就算圆满结束了。
  
  李延庆却被曹蕴父亲曹选请到了后院,今天他还有一个重头戏,那就是曹蕴的母亲要见他,眼看女儿要出嫁了,未来的女婿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曹蕴的母亲当然着急,她便给丈夫下了严令,无论如何她要见一见李延庆。
  
  曹蕴母亲姓王,实际上她就是王俊的姑母,她一心想撮合女儿和侄儿的婚事,上次王俊被父亲重责后,王氏还特地去王府探望过侄儿伤情,她还想挽回这门婚事。
  
  不料就在前几天她得到消息,王家已经和潘家联了姻,侄儿王俊将迎娶潘长德的女儿潘倩云,这让王氏极为生气,她为此和兄长翻了脸。
  
  或许是心中生气王家的缘故,王氏也开始觉得侄儿王俊配不上自己女儿,在太学混了这么多年,连个上舍生都混不到,甚至连开封府的发解试也没有考过,简直丢人,女儿恐怕连个县官夫人也当不上了。
  
  相反,她听说女儿未来的夫婿竟然就是高深夫人说的那个进士探花,还是正六品侍御史,她顿时心花怒放,很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放弃王家是明智之举。
  
  就在王氏急着要看未来女婿之时,曹选正带着李延庆向他住的院子匆匆走来。
  
  “你伯母脾气不太好,你就多多担待一点,她说什么你就顺着她,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曹选为人宽厚,脾气好,也是曹家出了名的惧内,他一路向李延庆传授经验,忍字当头。
  
  “伯父放心吧!延庆一定会恭敬有加。”
  
  走进了院门,有侍女禀报,“老爷回来了!”
  
  曹选连忙先向客堂走去,这时,一个小身影从旁边灌木丛里溜了出来,笑嘻嘻道:“李大哥!”
  
  正是曹娇娇,李延庆笑问道:“你躲在这里做什么?”
  
  “给你送信呀!”
  
  她将一张小纸条塞进李延庆手中,又象兔子一样钻进灌木丛中消失不见了。
  
  这时,环珮声响起,一个盛装的中年妇女在几名侍女的簇拥下出现在门口,正是曹蕴的母亲的王氏,王氏年约四十余岁,生有一子两女,长子在河东出任厢军指挥使,长女就是曹蕴,还有个小女儿曹娇娇。
  
  在家中她的地位最高,把丈夫管得服服帖帖,曹选也不敢纳妾,身边侍女更不敢染指。
  
  李延庆连忙上前躬身行礼,“晚辈延庆给伯母请安!”
  
  旁边曹选讨好地对妻子笑道:“这就是延庆,上次在潘府夺得壶箭魁首......”
  
  王氏瞪了丈夫一眼,暗骂丈夫不会说话,壶箭魁首有什么值得炫耀?曹选被妻子的凌厉眼神吓得一哆嗦,其实他是想说李延庆夺得了曹家的七星剑,结果后半句说不出口了。
  
  王氏又笑眯眯地打量李延庆一眼,见他居然长得自己儿子还高一点,身材魁梧,一表人才,她心中十分喜欢,满脸笑容道:“外面冷,我们去屋里说话。”
  
  李延庆来到客堂坐下,这次和几年前高家那次拜访可不同,他特地带了礼物,他将一长一短两个小盒子放在桌上,长盒子呈给王氏,“这是宝妍斋最顶级的八瓶香水,只供太后和皇妃专用,晚辈特地送给伯母,希望伯母喜欢。”
  
  王氏用的也是宝妍斋的脂粉香水,她当然明白李延庆这话的含义,眼睛顿时一亮,打开锦盒,黄缎衬里整齐摆放着八瓶造型古朴小巧的香水瓶,上面还有图画和名字:‘艮岳行云,夷山夕照,金梁晓月,资圣熏风,百岗冬雪,大河春浪,吹台秋雨,开宝晨钟’这是著名的汴京八景。
  
  本来李大器是想用历史八个著名的美人为名,但李延庆提醒她,这些美人都代表着皇宫内的某种情结,民间女子喜欢,但真正的宫廷女子或许会很忌讳,李大器醒悟,便改成了汴京八景。
  
  王氏顿时心花怒放,虽然她是名门之女,但毕竟也是女人,上次她得到一只红宝盒,心中多少有点不舒服,每个妯娌小姑都一样,显不出她的特殊,而这次李延庆专门给她带了宝妍斋只供太后和皇妃专用香水,令她心中舒坦之极,连声叫好,这些香水她也有耳闻,却是第一次见到。
  
  旁边曹选顿时松了口气,暗赞自己未来的女婿会做事,其实这是李大器准备的,他深知权贵女眷的心理,这些名门贵妇并不在意价格,而是在乎地位,在乎稀有,他与其送给王氏一百只红宝盒,不如送给她代表地位的八瓶顶级香水。
  
  李延庆又将方锦盒递给曹选,“这也是宝妍斋最好的龙涎熏香,是晚辈给伯父的一点心意。”
  
  龙涎香是香中极品,比沉香还要贵重百倍,这一小盒大概有二两,价值上千贯了,熏香男女皆可用,王氏平时用的是沉香,听说居然是龙涎香,王氏却不客气地接了过去,“老爷还不快谢谢延庆。”
  
  她眉毛一挑,眼中闪过一种奇怪的眼神,外人当然看不懂,但做了二十几年的枕边夫妻,只有曹选懂妻子的目语,妻子的目语就是说,‘东西我没收了,省得你去送给哪只骚狐狸精!’
  
  曹选心中苦笑,只得对李延庆道:“多谢贤侄美意!”
  
  按照风俗,现在只是到仪礼中的第一步纳采,还不能称呼翁婿,只能以伯侄之称,要到纳征,也就是男方下了聘礼后,称呼才能改,否则改得太早,会让人笑话。
  
  小户人家不讲究,相亲成功就开始贤婿姑爷的乱叫,但曹家是名门贵胄,极为讲究称呼仪礼,虽然在一些小细节上可以不在意,比如今天李延庆跟随媒人一起上门,但在礼仪规矩上却一点都不含糊。
  
  王氏喝了口茶,又笑问道:“听说延庆已经纳了一房妾?”
  
  旁边曹选大急,拼命给妻子使眼色,怎么能说出这种无礼的话,但王氏就像没看见,依旧笑眯眯望着李延庆。
  
  一般都是说娶妻纳妾,娶妻在前,纳妾在后,妾是妻子的一种补充,为了子孙兴旺,为了起居照顾,不提倡先纳妾主要是考虑要防止长子不是嫡生的情况出现,娶妻之前纳妾是有点不太妥。
  
  可事实上哪个豪门人家子弟在娶妻前没有自己宠爱的女人?就连太子在定太子妃之前就已经有好几个宫妃,没人把这种礼仪当回事,曹评压根就不提此事,偏偏王氏问起来,当然,这也是她心疼女儿,情有可原,她若不问,估计也就没人再问了。
  
  李延庆早已心理准备,他欠身道:“晚辈家中是有一妾,主要是有特殊情况。”
  
  “哦——,什么特殊情况?”
  
  “伯母有所不知,晚辈的父亲没有兄弟,而母亲见背甚早,晚辈也没有兄弟,晚辈两代单传,前年晚辈考中进士后进入河东军,要参加即将爆发的宋夏之战,那一战宋军阵亡了数万将士,父亲极为担心,为了给李家留一脉烟火,所以父亲就给晚辈先娶了一房妾。”
  
  旁边曹选再也忍不住道:“我觉得延庆纳妾情有可原,毕竟战争太残酷了,谁也不能保证从战场上生还。”
  
  王氏狠狠瞪了丈夫一眼,曹选不敢再说话,只得悻悻低下头。
  
  “那你父亲的心愿达成了吗?”
  
  王氏心机很深,这才是她要问的话,她不准丈夫纳妾,却管不了别人,李延庆纳妾木已成舟,她能说什么?还能反对这门婚事不成?她其实只是想知道李延庆现在有没有儿子,这才是关键,关系到她女儿将来的夫家的地位。
  
  绕了几个圈子,她才问到要害。
  
  李延庆心中也略微有些不悦,他回答本来就已经很勉强,王氏应该见好就收,偏偏还在继续追问,这时李延庆也意识到自己未来丈母娘是个很厉害的角色,在关键问题毫不含糊。
  
  他只得摇了摇头,“晚辈的小妾的身体不太好,父亲的心愿至今尚未达成。”
  
  王氏心中顿时松了口气,笑了起来,“真是遗憾啊!”
  
  这时,门口一名侍女道:“太老爷传过话来,客人要告辞了。”
  
  李延庆起身道:“晚辈下次再来看望伯父伯母,先告辞了!”
  
  王氏笑眯眯道:“好好回去准备,我们家已经准备起来了,欢迎你随时过来!”
  
  李延庆告辞走了,曹选领他回前院,路上向他道歉:“你伯母就是这个脾气,刀子嘴豆腐心,其实人是善良的,今天说话有点过,贤侄别放在心上。”
  
  “我完全理解,哪个父母不关心自己的儿女,我不会在意!”
  
  “那就好,哎!她那个刀子嘴不知得罪了多少人?”
  
  李延庆离开曹府,在马车上,他迅速看了一眼曹娇娇之前给他的纸条,‘后天黄昏,在大相国寺门口相见’。
  
  这不是曹蕴的字迹,字迹很稚嫩,应该是曹娇娇写给她的,李延庆有点奇怪,这个小娘约自己做什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