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太子密旨
    李延庆刚回到家,管家泰叔便迎上来道:“官人,有你一封急信!”
  
      他递上一封信,李延庆接过信看了看,是太医赵济慈派人送来的,信中只有三个字,‘药已到!’
  
      李延庆立刻明白了信中的意思,连忙问道:“信是什么时候送来的?”
  
      “大约半个时辰前。”
  
      李延庆来不及给家人打招呼,他随即又坐上牛车,吩咐道:“去东大街!”
  
      牛车重新出发,离开云骑桥,不多时便来到了东大街,经过赵太丞医馆时,李延庆从牛车里出来,径直走进了医馆。
  
      一名小童迎来上来,“请问官人是要应诊吗?”
  
      “你们赵老太医在不在?我和他约好了。”
  
      “请问可是李御史?”
  
      李延庆点点头,“正是!”
  
      “请随我来,我家太老爷在屋内等候。”
  
      李延庆跟随童子快步走进内堂,走到门口,只见赵济慈笑着迎了上来,“没想到李御史来得这么快。”
  
      李延庆行一礼笑道:“我是特地前来取药!”
  
      “药还在,请随我来。”
  
      李延庆跟随他进内堂坐下,一名小童给他们上了茶,赵济慈对旁边的次子道:“你去门外,不准任何人进来打扰!”
  
      “孩儿遵命!”
  
      赵二退了下去,赵济慈这才从医箱里取出一只枇杷大小的蜡丸递给李延庆,“请李御史回去服药!”
  
      李延庆收起了蜡丸,又问道:“病人情况如何?”
  
      “病人身体很好,就是心病太重,尤其这几天寝食不安,太过焦虑了。”
  
      “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利的消息?”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赵济慈又压低声音道:“不过听说好像是和郓王有关。”
  
      ‘郓王?’
  
      李延庆顿时明白了,太子赵桓一定也听说了任命郓王为三军主帅的决定,这其实就是换太子的先兆了,一旦让郓王掌握了军权,至少有七成的可能要换太子,难道赵桓心急如焚,不顾一切地向外面送密信了。
  
      李延庆喝了一口茶便起身告辞,“多谢赵太丞的良药,在下告辞了。”
  
      “李御史慢走,若病情有什么反复,可以随时来找我。”
  
      “多谢!”
  
      李延庆转身离开了赵太丞府,回到牛车上,他拉上车帘,取出蜡丸捏碎,里面是一幅手帕大小的白绢,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小字。
  
      李延庆迅速看了一遍,不由愣住了,这不是给他的信,竟然是给相国范致虚的密旨,虽然信中也提到他李延庆的名字,不过主要还是给范致虚,他只是起协助作用。
  
      李延庆想了想便对车夫道:“去右掖门!”
  
      皇城的右掖门前是著名的官宅一条街,长达两里的大街北面全部都是官宅,这是当年宋神宗考虑到高官们的住房困难而修建的一批官宅,基本上都是十亩以上,只有副国级以上的宰相、参知政事、枢密使等官员才有资格入住。
  
      范致虚在京城没有房子,就住在其中一座占地十亩的官宅内。
  
      范致虚也是刚刚回到府中,他需要冷静考虑一下接下来的行动方略,童贯进京是一个重要转折点,这标志着北伐从原来的讨论要变成实质性的部署,甚至要成为战略国策了。
  
      他们的时间最多也就剩下两三天,范致虚在河北为官多年,深知河北军事积弊已深,民疲兵乏,一旦边隙开启,必有意外之患。
  
      现在说服天子已经不可能,唯有施加巨大的压力,迫使天子停止北伐的草率之举。
  
      这时,书房外有小童禀报:“启禀相公,李御史有急事求见!”
  
      范致虚有点奇怪,他刚和李延庆分手的时间不长,怎么李延庆又来找自己,难道有什么重要情况?
  
      他连忙吩咐道:“请他来书房见我!”
  
      不多时,外面小童再禀报:“李御史来了!”
  
      “请进!”
  
      书房门开了,李延庆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上前躬身施一礼,“参见相国!”
  
      “延庆有什么急事找我吗?”
  
      李延庆看了一眼旁边的小童,范致虚会意,便摆摆手,“退下去!”
  
      小童下去了,李延庆又关上门,这才从怀中取出白绢递给范致虚,“相国请看这个!”
  
      “这是.......”范致虚不解地接过白绢。
  
      “这是太子殿下的密旨!”
  
      范致虚大吃一惊,手中白绢险些落地,他连忙将白绢铺在桌上,细细看了一遍,竟然是太子赵桓恳求他们务必阻止北伐,言辞极为恳切,尤其最后落款‘赵恒泣血以托’六个字竟然是用血写成的。
  
      范致虚一连看了三遍,尤其最后六个字使他眼睛红了,他将白绢放在桌上,跪地重重叩头泣道:“殿下信任之恩,致虚粉身碎骨不足以报也!”
  
      他重重磕了三个头,这才站起身,问李延庆道:“这是从哪来得到的?”
  
      “是太医赵济慈刚刚转给我,我没有停留,便直接赶来找相国了。”
  
      说到这,李延庆又指着白绢道:“要立刻把它烧掉,否则你我都有大祸临头,太子殿下也难逃此劫!”
  
      范致虚知道这件事泄露的严重后果,他又细细读了一遍,将里面内容牢牢记住,这才把白绢放进香炉烧掉了。
  
      范致虚坐了下来,事情又变得异常复杂了,他沉思良久,不由长叹一声道:“天子竟然让郓王为三军主帅,有夺嫡之兆啊!”
  
      “范相国打算怎么办?”李延庆问道。
  
      范致虚沉默良久道:“到今天为止,天子都没有放弃北伐的打算,说明我们的施压还不够,我也得到消息,后天要举行临时大朝,估计就是决定北伐之事,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豁出去了,我今天就开始发起百官联名书,以联名方式反对北伐,延庆,你可愿意在联名书上签字?”
  
      李延庆默默点了点头,十几年来他一直就渴望改变历史,避免靖康之惨剧,现在虽然他的力量还不够强大,但已经有了一批志同道合者,这个时候他怎么能推却?他也决定豁出去了,大不了他就不要这个卑官了。
  
      范致虚欣然道:“好!我们分头行动,我现在去找郑居中商议发起联名之事,你去帮我做一件大事。”
  
      李延庆躬身行一礼,“请相国吩咐!”
  
      李延庆现在是范致虚的左膀右臂,范致虚交给的任务当然不会轻松,而且还是极为关键的一环。
  
      “你去一趟蔡京府,尽量说服蔡京支持反对北伐。”
  
      李延庆不由一怔,如果是去说服蔡京,范致虚亲自去拜访岂不比自己更有效果?
  
      “卑职和蔡京没有什么交集,恐怕劝说不会有效果,倒不是卑职推却,而是担心误了大事,不如让卑职去找梁师成。”
  
      范致虚摇摇头,“梁师成那边我去找他,我会写一封信给你交给蔡京,我反复考虑过,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在有些事情上,你看得比我更高、更深,只有你才能说动蔡京,你就不要推辞了!”
  
      李延庆无奈,只得答应了,范致虚迅速写了一封信交给李延庆,“去吧!结束后你就直接回去休息,不用来禀报我了,我不一定在府上,明天一早我们再碰头。”
  
      李延庆接过信,想了想又对范致虚道:“卑职还是不太相信秦桧,他是张邦昌推荐出任太学学正,而现在张邦昌和王黼关系密切,关键时刻,我们还是小心防范为好!”
  
      范致虚笑道:“好吧!这次我听从你的建议,一些重要的事情我就不让他参与了,你自己要当心,王黼为人卑劣,在最后关头,小心他暗箭伤人。”
  
      “多谢相国关心,卑职记住了,告辞!”
  
      李延庆随即离开了范致虚的府宅,坐进了自己的牛车,这时,张虎上前低声道:“启禀御史,我们发现有人在监视范相国的府邸。”
  
      “有多少人?”
  
      “人数还不少,至少有七八人。”
  
      李延庆立刻对他道:“你现在就去范相国府,告诉府中人,外面有人在监视。”
  
      “遵令!”
  
      张虎转身进了府中,对管家说了几句,管家顿时脸色大变,惊恐地向四周看了看,飞奔向内宅奔去。
  
      不多时,张虎回来禀报:“卑职已经告知他们!”
  
      李延庆这才吩咐道:“我们先回府!”
  
      直觉告诉李延庆,形势已经开始紧张起来,有些事情他必须要早早处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