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零三章 偷运军资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清晨刚到卯时,精准的生物钟便将李延庆从沉睡中唤醒,他这才感觉到青儿还伏在自己身上熟睡,他轻轻抚摸着青儿光洁的脊背,想着昨晚激烈的床榻大战,李延庆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像野猫一样的扈青儿昨晚给了他无穷的刺激和满足,他心态已经彻底转变,从内心深处接受了青儿成为自己的女人。
  
      这时,青儿的发梢刺激了李延庆的鼻子,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青儿其实在五更时就已经醒了,只是她舍不得离开夫郎的怀抱,所以才赖在他身上不动,想到昨晚自己的第一次竟是那么疯狂,她心中也羞涩万分,此时夫郎打了个喷嚏,她再也无法装下去,便嗯了一声,似乎已经醒来,“呀!我怎么在”
  
      她慌忙要下去,李延庆却搂住她的腰,笑道:“早礼还未行,怎么能离去!”
  
      说完,不等她起来,李延庆便翻了身,扈青儿心中情火炽热,她紧紧搂住夫郎的脖子,咿咿呀呀地迎合起来
  
      两番征伐,青儿丢盔卸甲,一败涂地,彻底瘫软在夫郎怀中,好一会儿,她弱弱道:“大哥”
  
      李延庆拍了她一记,“还叫大哥”
  
      青儿涌起一股甜蜜,便搂住夫郎的脖子,在他耳边娇声道:“夫郎,我的好夫郎!”
  
      李延庆心中的火蓦地又燃烧起来,这时,他的肚子却不争气地骨碌碌叫了起来,他这才想起自己昨天竟然没有吃晚饭,一念起来,他顿时饿得前胸贴后背,也没有力气再次征讨。
  
      青儿‘嗤!’一笑,起身道:“青儿去给夫郎端早饭!”
  
      “好!先吃早饭再吃青儿。”
  
      扈青儿悉悉索索穿上衣服,又在夫郎脸上重重亲了两下,咯咯一笑,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李延庆也坐起身,穿上了衣服,这时天色已经微亮,几只早起的鸟儿在院子的一株腊梅树上觅食,空气清新拂面,想到昨天战场上的大胜,李延庆心情格外舒畅。
  
      这时,青儿端着两盘热腾腾的包子和一壶热汤快步跑来,“夫郎,快趁热吃!”
  
      李延庆也着实饿得不行,他笑着走进内堂,坐下便大吃起来,他指包子含糊不清道:“青儿,你也吃一点。”
  
      “我不想吃!”青儿轻轻噘嘴道。
  
      李延庆见她有些不高兴,便笑问道:“怎么了?”
  
      “好好管一管你的那些亲兵,刚才见到我都叫我夫人!”青儿忿忿道。
  
      李延庆哈哈大笑,“这也没错呀!”
  
      “不是这个!”
  
      扈青儿忍不住在李延庆胳膊上掐了一下,“昨天他们还叫我扈将军,今天就改口叫我夫人了,难道难道昨晚之事他们都知道了?”
  
      李延庆这才哑然失笑,原来这小妮子脸皮薄,怕别人笑话,他伸手在她俏脸上捏了捏,“我回头就叫他们闭嘴,另外,你以后要不要跟在我身边?做我的贴身部将?”
  
      扈青儿犹豫一下,低声道:“我还是想在女兵营,感情上丢不下她们。”
  
      李延庆点点头,“也好,那我就把女兵营划给我直辖,其实也是一样。”
  
      “谢谢夫郎!”扈青儿乖巧地施个万福礼。
  
      李延庆笑道:“吃完早饭我们一起去军营,今天事情很多,恐怕晚上无法回这里了。”
  
      两情欢愉虽然美妙,但现在还是战争期间,必须节制,作为身系万千人命运的主帅,李延庆更清楚自己的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就在太原城下激战正酣之时,在距离太原城南面约百里的榆次县芙蓉镇附近,一支由五十名精锐士兵组成的特殊队伍正在空旷小镇上休息,芙蓉镇所有的居民都已迁入太原城内,小镇只剩下空空当当的房屋和一些不值钱的家具物品,粮食更是一粒也没有。
  
      这五十名士兵是从京兆府过来的宋军斥候,执行一次特殊任务,和他们一起过来的还有三百头毛驴,每头毛驴身上有两只火药桶,这是配制好的震天雷火药,一桶火药重五十斤,按照一枚震天雷填入十二斤火药的标准计算,那一桶火药可以制造四枚震天雷,六百桶火药就能制造两千四百枚震天雷,完全能缓解太原震天雷已近罄尽的严峻局面。
  
      十天前,李延庆便意识到震天雷将出现不足,他立刻发鹰信到京兆,要求京兆府组织运送一批火药前来太原城,这支五十人的队伍从蒲津关进入河东路,沿着黄河东岸北行,到达石州后转道向西进入太原,跋涉了整整十天才抵达芙蓉镇。
  
      要进入太原城并不容易,太原城外围都被金兵控制,虽然金兵大营在太原城的东面和北面,但金兵依然在太原城四周五十里部署了大量的巡哨,这也是进攻方的优势,一旦被金兵巡哨发现,金兵队伍就会迅速杀至,。
  
      士兵们在一间无人的酒馆大堂上喝水吃干粮,旁边一张小桌前,三名带队的正副将领正在商议进太原城的对策。
  
      负责这次运送任务的主将叫做吴海凌,是一名斥候营统制,原是燕青的部下,另外两名副将分别叫做焦望和罗石,都是部将,除了他们三人外,其余五十名士兵也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不仅武艺高强,经验丰富,而且都能独当一面,除了这五十三名精锐斥候外,还是十五名负责赶驴的士兵,术有专攻,他们这十五名士兵或许在作战和收集情报方面差一点,但在照顾牲畜、驱赶毛驴方面却都是行家里手,他们十五人负责管理三百匹毛驴,最终顺利抵达太原府。
  
      之所以要组成一支这么精锐的队伍,实在是他们运送这批物资战略价值太大,尤其每一桶火药中还有一包特殊的引火火药,那就是金夏两国始终做不成功震天雷的关键,一旦落入金人手中后果不堪设想,金兵很可能就会研究出这种引火火药的配方,从而造成真正的震天雷。
  
      所以他们得到的另一条命令便是,一旦他们被金兵包围,立刻点燃火药桶,宁可同归于尽也绝不能让一桶落入金兵手中。
  
      “老吴,我觉得还是夜走突围比较好,从西面过去,派两拨弟兄为前哨,如果发现金兵探子,由他们负责干掉,这样我们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太原西城。”
  
      吴海凌沉思片刻道:“这个方案虽然可行,但不是最佳,可以作为备用,我们最好想想,还有没有最好的方案。”
  
      这时一直沉默的副将罗石小声道:“我也倒有一个想法。”
  
      “你说,什么想法?”
  
      罗石缓缓道:“不是说金兵的后勤大营在介休县吗?我相信一定有运送后勤物资的车队前往太原,如果我们劫持一支车队,冒充押运的汉军士兵”
  
      “妙计!”
  
      不等罗石说完,吴海凌便重重一拍桌子道:“即使金兵巡哨发现我们不对,那时我们距离太原城已经很近,完全可以在金兵大队赶来之前抢入太原城,此方案可行!”
  
      焦望也补充道:“还可以先派人和城内联系,请都统派人前来接应,或者引开金兵的注意力。”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