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零七章 仓皇弃逃
    次日,完颜宗弼正式出任征南副都元帅,取代完颜宗望为中路军主将,完颜宗弼随即率十万大军杀向黄河对岸的滑州。
  
      滑州防御使韩汝是杜充的女婿,刚刚上任便遇到金兵大举南下,韩汝吓得手足无措,急令亲兵赶赴汴梁向杜充求救,但就在求救士兵刚走,韩汝放弃滑州带着八千军向南撤退。
  
      杜充接到求救信顿时大惊失色,急令防御使岳飞率军赶去滑州救援,岳飞无奈,只得率两万军队赶赴滑州,他的军队刚到封丘县,便遇到了韩汝的溃兵向南逃窜。
  
      岳飞抓住一名溃逃的将领细问,将领恨声道:“韩汝带着小妾和几车财物南撤,行走太慢,昨晚被五千女真铁骑追上,弟兄抵挡不住,被金兵骑兵击溃。”
  
      “那韩将军呢?”
  
      “不知道,应该死在乱军之中了。”
  
      就在这时,地面忽然震动起来,溃兵们大喊:“金兵铁骑杀来了!”
  
      岳飞也看见了远处的金兵战旗,他知道这时候撤退,宋军必然会被金兵追上杀溃,他大喊道:“列铁桶大阵迎战!”
  
      岳飞这两个月一直在训练士兵,为了对付骑兵,岳飞研究了几种阵型,铁桶阵就是其中之一,铁桶阵就是圆阵,大军结成圆形大阵,内外共有四到五层,其中最外层为弩兵,先远距离射击敌军,当敌人骑兵杀近时,弩兵退入内层,由第二层和第三层的长枪兵迎战骑兵,第四层为投矛手,用短矛投杀外围的敌军骑兵。
  
      这种铁桶大阵最大的优势在于士兵不会腹背受敌,永远以正面对面敌军,但弱点也很明显,一方面是行动比较迟缓,远远跟不上高速机动的骑兵,另外一个弱点就是士兵太密集,假如金兵携带震天雷之类的火器,会造成宋军士兵大量伤亡。
  
      所以岳飞也有针对性布兵,这种铁桶阵只适合骑兵作战,一旦敌军步兵主力杀来,大阵就要改成雁行阵了。
  
      两万士兵迅速结成两个铁桶大阵,并列在官道两边,等待着敌军骑兵到来。
  
      五千骑兵先锋军渐渐奔近了,这支女真骑兵由万夫长拔离速率领,昨晚他们击溃了八千宋军,斩杀主将韩汝后,骑兵休息了两个时辰,随即又再次南下,一路追杀溃败逃跑的宋军,却没有想到遇到了另外一支宋军。
  
      拔离速勒住战马,好奇地望着前面的宋军大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列阵成圆形的军队,着实有点意思。
  
      “哪位将军上去一战?”拔离速回头问五位千夫长。
  
      一名千夫长在马上欠身道:“卑职愿意一试!”
  
      “好!击溃宋军,记大功一件。”
  
      千夫长大声喝令道:“第四营,跟随我杀上去!”
  
      他挥舞狼牙棒纵马疾奔,后面一千骑兵紧随其后,他们俨如一支犀利的长矛,向三里外的宋军疾奔而去。
  
      宋军已经枕戈以待,当敌军骑兵杀来,两座大阵的阵型立刻发生了变化,就像鸡蛋剥掉外壳一样,外围的三千弩兵向前奔跑,密密麻麻排列半月形面对敌军,三千弩兵半蹲着,举着神臂弩对准了杀来的骑兵。
  
      只片刻,骑兵冲进了一百五十步内,岳飞大喊一声,“射击!”
  
      梆子声急促敲响,第一排一千名士兵发射了,强劲而密集的弩矢射向远处的骑兵群,金兵纷纷举起牛皮大盾,伏在战马上疾奔,这种盾牌非常坚固,一百五十步左右可以抵挡住神臂弩的弩矢。
  
      但如果进入百步内,盾牌就挡不住了,这也是历史上宋军的神臂弩成为辽夏金士兵最头疼武器的原因,士兵的盾牌和铠甲都挡不住神臂弩的强劲射击。
  
      密集的箭矢啪啪啪的射在盾牌上,还是有不少战马中箭,扑倒在地,马上骑兵也跟着倒地,很多骑兵被后面的马蹄踏中,当场被乱马踩死。
  
      第一排射完,立刻蹬弦装箭,这时第二排和第三排的士兵先后发射了,数千支密集的弩矢射进了骑兵群,此时金兵已经奔进百步内,盾牌挡不住强劲的弩矢,纷纷被弩矢洞穿,骑兵们惨叫着中箭落马,第一轮射箭骑兵只伤亡四五十人,但第二轮开始,伤亡人数骤增,三排箭射罢,骑兵已伤亡三百五十余人。
  
      岳飞见敌军骑兵来速太快,已经无法再射第二次了,他立刻喝令道:“弩兵退回,长枪兵准备迎战!”
  
      大阵中战鼓声敲响,弩兵迅速撤退,纷纷退进了铁桶阵中心,这时两座大阵的四千长枪兵列枪而出,密集得不透风雨。
  
      最外围一层实际上是长矛,长矛坚硬,而长枪韧性更好,更加灵活,所以用长矛来迎接骑兵的硬冲撞才是理想的兵器。
  
      黄尘滚滚,剩下的六百五十名骑兵选择了西面的大阵,呐喊着向宋军大阵杀去。
  
      为首的千夫长已经看出宋军长矛密集阵透出了杀机,在距离大阵还有二十步,他忽然向后做了一个手势,数百金兵就像迎面被被刀劈成两半一样,向两边迅速分叉,他们没有正面冲撞宋军,而是向两边绕圈,寻找突破口。
  
      这时,岳飞大喊一声,“短矛投掷!”
  
      靠近外圈的近千名宋军士兵猛地将短矛向二十余步外的女真骑兵投去,这种短矛长只有五尺,重不过三四斤,身高力大的士兵可以投出三四十步,在近距离内杀伤力极大,除了重甲步兵外,没有任何铠甲和盾牌能抵挡,是对付骑兵的一种犀利武器。
  
      千根短矛形成一片密集的矛雨,向疾奔的女真骑兵刺去,这阵矛雨来势凶猛,女真骑兵躲闪不及,纷纷被投矛刺中,一阵人仰马翻,士兵惨叫着跌下马来,瞬间金兵伤亡便超过百人。
  
      事实上用弩射也一样有效,甚至效果更好,只是岳飞自从排练矛射后,还从未在实战中使用,他想亲眼看一看矛射的效果。
  
      这时,远处的主将拔离速见宋军阵型厉害,骑兵会吃大亏,他立刻喝令道:“速令他们撤回来!”
  
      ‘当!当!当!’钟声敲响,剩下的数百骑兵调转马头撤回主阵。
  
      为首千夫长上前抱拳道:“卑职无能,未能冲破敌阵,!”
  
      拔离速摆摆手道:“这种大阵留给后面的步兵去对付,我们继续追杀溃兵!”
  
      他喝令一声,四千多女真骑兵绕过了岳飞的圆桶大阵,继续向东京汴梁城杀去。
  
      岳飞暗叫不妙,立刻令道:“列小方阵回城!”
  
      他率领两万军队出城救援滑州军队,城内兵力只有五千余人,如果杜充部署不当的话,很可能会被金兵偷袭得手,他必须立刻撤退回城。
  
      但岳飞又不能令士兵列队跑回城,那样无法抵抗女真骑兵的强力冲击,他必须要随时保持作战状态,这种情况下,小方阵是最好的选择。
  
      两万宋军步兵迅速变换阵型,变成了方阵,士兵们十人一排,向汴梁方向疾奔而去......
  
      就在岳飞奉命赶去滑州救援不久,杜充便接到了滑州濮阳的鸽信,是他女婿韩汝在撤退前发送的一份鸽信,他在信中告诉杜充,金兵已更换主将,完颜宗弼率十万大军向开封府杀来,这次开封府危若覆卵,铁定保不住了,他建议杜充放弃汴梁,率领军队向南撤退,保存有生力量。
  
      这份鸽信顿时让杜充慌了手脚,尽管完颜斜也给过他承诺,只要他在就不会攻打汴梁城,但杜充怎么可能真的相信这种所谓的承诺,他心里很清楚,对方只是想把宗泽调走,最终目的还是夺取东京汴梁,现在金国十万大军压境,他更不敢相信完颜斜也的承诺。
  
      杜充一面派人去把岳飞追回来,另一面则集结军队,如果岳飞的军队赶不回来,他只能选择撤离了。
  
      随着溃退士兵不断向汴梁城涌来,杜充的压力越来越大,这时,他得到消息,一支近五千的骑兵出现城北二十里处,杜充目瞪口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岳飞的军队为什么没有赶回去,还是已经被金兵全歼,或者是他派去的人根本就没有找到岳飞。
  
      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金兵到来的消息俨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杜充终于崩溃了。
  
      他不敢抵抗,便带着五千士兵打开南城门,向南方奔逃而去,在率军离开东京汴梁的同一时刻,他已经想好了怎么向朝廷交代,他放弃东京汴梁的理由是防御使岳飞擅自率军出击,导致汴梁城内兵力空虚,无法抵御金兵的进攻。
  
      至于是他强令岳飞去滑州接应自己的女婿,才导致岳飞无法及时赶回汴梁,这个已经不重要了,在官场潜规则中,下级就是用来背黑锅的,恰好杜充就是一个精通官场潜规则的人。
  
      拔离速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能拿到夺取东京汴梁的大功,当他率骑兵杀到东京汴梁时,城门大开,汴梁城内已经没有了守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