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九十八章 当局者迷
燕京,这些日子完颜斜也一直在关注宋朝的内乱,他从杜充和秦桧那里得到了详细情报,赵佶将在册立太子期间发动宫廷政变。
  
  说实话,完颜斜也对赵佶的宫廷政变并不看好,时机选得不对,宋军刚灭西夏,宋天子的威望如日中天,这个时候发动宫廷政变,就算得手,又如何能让百官和天下人臣服?
  
  当然,宋朝如果因此大乱,他还是乐见其成,为此,他特地安排刺客在临安刺杀李延庆,就是想助赵佶一臂之力,若李延庆死了,不仅赵佶的皇位可以慢慢坐稳,而且金国也除去了一个心腹大患。
  
  只是最后的结果却让完颜斜也失望,李延庆两次躲过大难,完颜斜也便意识到,这次赵佶的宫廷政变危险了。
  
  书房内,完颜斜也负手站在窗前,听身后侍卫汇报临安府的快信。
  
  “最新消息是李延庆大军已经进入临安府,被册封为监国摄政王.......”
  
  “可以了!”
  
  完颜斜也打断侍卫的话,“不用汇报了,出去吧!顺便把郭药师给我找来。”
  
  “遵令!”侍卫行一礼,退下去了。
  
  完颜斜也心中充满了烦躁,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李延庆掌控了大宋朝政,他拥有的资源就不再是西北和巴蜀,而是整个大宋,这无疑是如虎添翼。
  
  “滚他娘的蛋!”
  
  完颜斜也心中郁闷难忍,他狂吼一声,狠狠一拳砸在桌上,‘砰!’的一声桌子被砸裂了。
  
  这时,门外有亲兵禀报,“郭将军来了。”
  
  完颜斜也慢慢克制住了心中的烦躁,点点头道:“让他进来!”
  
  片刻,郭药师走进了房间,他一眼看见裂成两段的桌子,脚下不由一滞,心中有些不安起来。
  
  “卑职参见都元帅!”
  
  这时,完颜斜也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他指着桌子笑了笑道:“最近身躯颇重,把桌子也坐裂了。”
  
  “呵呵!让侍卫换张结实一点的。”
  
  郭药师干笑一声,他分明看出桌子是砸裂的,而不是坐裂的。
  
  “请随意坐吧!”
  
  完颜斜也最近对郭药师很客气,上个月郭药师提醒他,辽国可是严控草原民族的兵器,他们不可能有这么大量的兵器,很可能是背后有人在支持,完颜斜也立刻派人去调查,查到的结果,草原民族的兵器都来自西夏。
  
  这当然不会是西夏提供,西夏都要灭国了,自己还没有足够的兵甲抵抗宋军,这应该是李延庆提供给草原,只有他拥有大量缴获的兵器,也只有他才做得出这种事情。
  
  这个调查结果令完颜斜也恼火万分,但同时也充满了警惕,李延庆明显是想借草原民族之手削弱金国,拖住金兵。
  
  只可惜金国内部把草原看得比宋朝重要,竟然否决了自己撤军的建议,一心一意要征服漠北草原,这令完颜斜也心中十分郁闷。
  
  “不知都元帅找卑职.......”郭药师见完颜斜也有点走神,便小声提醒他道。
  
  完颜斜也点点头,“最近南面局势不妙啊!”
  
  “卑职也听说了,好像临安发生了宫廷政变,赵佶重新复位了。”
  
  “那已经是过去的消息,最新消息是,李延庆镇压了宫廷政变,被封为监国摄政王,两岁的幼儿登基为帝。”
  
  郭药师一下子愣住了,李延庆居然当了监国摄政王,这可不妙啊!
  
  “都元帅,这对我们不是好消息啊!”
  
  完颜斜也微微叹息一声,“岂止是不好消息,完全就是一个噩耗,我怀疑他一旦稳固权力后就会撕毁停战协议,大举北攻。”
  
  “如果是这样,都元帅有必要提醒刘豫!”
  
  “我已经派人去提醒他了,说实话,他最近很让我失望。”
  
  郭药师不敢随意接口,只得耐心听下去,完颜斜也继续道:“这次李延庆能击败赵佶的军队,根本原因是他从京兆调来三万精锐骑兵,他们对付江南宋军就如摧枯拉朽一般,而这支骑兵竟然是从中原借道南下,刘豫就让他们这样穿过中原腹地,没有任何阻拦,甚至不给我汇报。”
  
  完颜斜也说到最后,心中怒火又升腾起来,他望着郭药师道:“你给我解释一下,他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郭药师愣住了,叫自己来就是问这件事吗?刘豫和自己可没有什么瓜葛啊!
  
  “这个.....卑职和刘豫没有什么接触,不知他是怎么考虑的。”
  
  完颜斜也意识到自己的口气太严厉了,便缓和口气道:“我不是在怪你,而是想听听你的想法,等会儿我还要问你别的事情。”
  
  郭药师这才放下心,他想了想道:“卑职感觉,刘豫很畏惧李延庆,生怕惹恼李延庆,才会这样言听计从。”
  
  “你说得一点没错,问题就在这里,我们居然找一个软骨头来坐镇中原,还指望他和宋军作战,看来我得换人了!”
  
  郭药师知道完颜斜也说得是气话,如果换人,那就直接逼反了刘豫,那才叫得不偿失。
  
  完颜斜也发了一通牢骚,这才把话题转到正事上,“前些日子,李延庆派来一名官员和我交涉,要求我们交出李云贵,否则就是视同我们撕毁停战协议,你觉得他究竟是什么意思?是怕李云贵复辟西夏,还是在故意找茬挑衅我们?”
  
  郭药师半响说不出话来,这不就是张觉事件的重演吗?不同的是双方完全反过来了,真是滑稽啊!
  
  当然,李云贵是唯一逃到金国的西夏皇族,李延庆确实也有防止他复辟的意思,但郭药师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他沉吟半响道:“卑职觉得,李延庆是在为撕毁停战协议找借口,李云贵对他其实是可有可无,西夏已经消失,如果金国帮助李云贵复辟,还不如自己直接占领西夏之地。”
  
  “说得有道理,我也认为李延庆的真正目的是找借口撕毁停战协议,可现在的问题是,李云贵对我也没有半点价值。”
  
  郭药师明白完颜斜也的意思,他是想把李云贵交给宋军,看来完颜斜也还是有点当局者迷啊!
  
  郭药师便小心翼翼提醒道:“若把李云贵交出去,就怕朝廷那边会对都元帅不利。”
  
  完颜斜也半晌没有说话,良久,他点点头,“我知道了!”
  
  完颜斜也慢慢走到窗前,他眼中有一种掩饰不住的焦虑,他刚刚也想起了张觉事件,这才短短几年,形势就开始逆转了,如果朝廷再不结束征服漠北草原,是要犯下重大战略失误的。
  
  想到这,完颜斜也心急如焚,他决定明天就赶去上京会宁府见狼主。
  
  .........
  
  时间流逝,转眼到了次年三月,年初时由百官投票,改年号为宋兴,摄政王李延庆颁布大赦令,天下各地,凡重罪以下人犯皆可赦免,同时颁布了并籍令,取消乐籍、匠籍等特殊户籍,一律并为良籍。
  
  大赦令是常事,大家感受不深,但并籍令却使天下人震动,褒贬皆有,尤其乐籍和匠籍从业者一片欢呼。
  
  如果说大赦令和并籍令只是对少数人有影响,那么改革榷卖制度,取消免役钱,暂停商税,却对天下百姓影响至深。
  
  改革榷卖制度是恢复了从前榷卖专营所,取消各地官府经营榷卖,堵住了各地官员以权谋私、坑害百姓的制度漏洞,这是去年就要实施的一项改革,只是宫廷政变使这项改革没有推行下去,到李延庆手中,蕴酿了数月后终于推行了。
  
  改革茶酒盐榷卖制度最大的好处就是榷卖收入直接归中央朝廷,打击了官商勾结的黑幕,大大增加朝廷财政收入,同时降低了专卖品的源头价格,使物价得以降低,使百姓得到实惠。
  
  另外,取消免役钱则是新朝廷给天下百姓的一项福利,极大降低了百姓的税赋负担,使天下百姓感激涕零。
  
  两项改革立杆见影,宋朝各地的经济开始迅速恢复,尤其暂停商税后,各地商业开始蓬勃发展,临安城在短短几个月中开始走向繁荣,新开出的店铺比去年增加五成。
  
  三月初,洞庭湖造反的钟相杨幺被岳飞率军彻底镇压,使长江水路恢复了通畅,更加促进了长江航运业的繁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