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一章 分房方案
    这名官员满脸通红,躬身施礼,“下官赵玉书,参见殿下!”
  
      李延庆愣住了,赵玉书不就是当年在相州和自己闹矛盾的那个士子吗?好像还被自己打断了鼻梁骨。
  
      李延庆大笑起来,拍拍他肩膀道:“原来是赵兄,多年不见,赵兄也在朝廷,真是没想到啊!”
  
      赵玉书听李延庆语气不是很恶劣,连忙道:“下官现在是礼部员外郎,今天跟随周侍郎前来看官舍。”
  
      李延庆对过去的一些芥蒂早已抛之脑后,现在他看见赵玉书,倒有一点遇到同乡的欣喜,李延庆笑道:“一起去看房,我们聊聊!”
  
      赵玉书顿时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连忙跟随李延庆和周春向第一座官舍走去。
  
      “赵兄是什么时候入仕的?”李延庆笑问道。
  
      “下官是是宣和三年进士,后来一直在果州西充县为官,先后担任了县丞和县令,前年升池州司马,去年六月调入京任礼部员外郎。”
  
      李延庆点点头,入仕七年升为从六品员外郎,只能说是正常升迁,没有什么后台背景影响,当然,赵玉书从巴蜀的偏僻小县一步调到江南池州,这里面有没有什么猫腻,李延庆也不想多问了。
  
      “赵兄现在住在哪里?”李延庆又问道。
  
      “下官住在平安坊,租了一间小院子,有四间屋,内人和三个孩子都住在一起。”
  
      “租小院子不便宜啊!一个月的租金就要六七贯吧!”
  
      “平安坊稍微偏一点,租的院子也比较旧,一个月五贯钱租金,相当于下官三成的俸禄,压力确实很大。”
  
      “那我们先看一亩半的官舍!”
  
      一亩半的官舍正是李玉书这个级别官员的官舍,也是一座独栋小宅,前后都有小院,房舍有两进,十几间屋子,中间还有一座小小的天井,种了一株腊梅,营造得比较精致。
  
      李延庆见一个年轻妇人带着三个孩子跑进内宅看房了,他便笑了笑问道:“那是令正吧!”
  
      “是我娘子,相州临漳县人,还是周侍郎做的媒。”
  
      周春在旁边笑道:“说起来惭愧啊!玉书考上进士后,多少人想把女儿嫁给他,可惜玉书已经成婚生子,早知道当时我就不做这个媒了。”
  
      李延庆心中一动,想不到赵玉书和周春的关系这么好,当年考解试时,两人也是死对头啊!
  
      他隐隐猜到了,赵玉书从果州调来池州,做了一年司马就进了朝廷,估计后面就是周春在操作,赵玉书妻子既然是临漳县人,十有八九就是周春的亲戚。
  
      李延庆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他看一圈房宅,问赵玉书道:“这座官舍如何?”
  
      “这是最好的一座,卑职当然喜欢,不过听说是抽签拿宅,卑职希望自己运气好一点。”
  
      李延庆倒不知道还有抽签一说,他回头向刘方望去,刘方连忙道:“卑职只负责建造,建造好后移交给吏部,具体怎么分配,卑职不管。”
  
      周春在一旁笑道:“为官舍分配问题,省寺台各方都吵成一团了,就差动手打架,最后知政堂协商后决定,一律不准私分,用抽签的办法来解决,吵闹也就平息下来。”
  
      “莫非官舍不够住?”李延庆又问道。
  
      周春摇摇头,“官舍是够了,问题是大家都想住好房子,比如这座官舍,左边就是池塘,还有一座亭子,阳光也充足,比起中间的官舍,风景要好得多,谁都希望抢到这座,怎么办呢?”
  
      “原来如此,看来只有抽签比较公平了。”
  
      李延庆还想帮赵玉书一把,把这座官宅分给他,不过周春一说,李延庆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这种分房问题太敏感,稍有不公,自己笼络官员的一番苦心就前功尽弃了。
  
      “什么时候开始抽签?”李延庆又笑问道。
  
      “年初就开始登记了,听说这个月底开始抽签,大家都很期待,说了多少年了,终于等到这一天。”
  
      李延庆又去了菊园和荷园走一圈,这才结束对官舍的视察,返回知政堂。
  
      李延庆的官衙紧靠知政堂,是原来的门下省官衙,现在改名为监国堂,李延庆同时兼任都天下兵马大元帅,所以监国堂还有另一块牌子,兵马大元帅府。
  
      李延庆刚到官衙前,主薄曹叶便迎了出来,“启禀殿下,王都统、刘都统和吴都统都到了。”
  
      “请他们稍候,我这就过去!”
  
      李延庆回官房换了一件衣服,这才向议事堂走去。
  
      自从李延庆去年出任监国摄政王后,西北军也进行了重大改组,首先便是军政彻底分开,不再设立经略使。
  
      京兆军依旧存在,都元帅依旧是李延庆,不过下面六卫升格为六军,六个一级统制也升为都统制,刘錡、王贵、曹性、吴阶、刘子羽、汤怀皆升为都统制,掌控西北三十万大军。
  
      这次是王贵的十万精锐大军调来江南,同时,六位都统制也会分批前来京城述职,第一批是王贵、刘錡和吴阶三人。
  
      李延庆走进了议事堂,三位大将一起站起身,李延庆笑着和三人拥抱一下,“分手半年,感觉就像昨天还在一起喝酒,时间实在过得太快了!”
  
      王贵笑道:“时间过得不快,但朝廷才是翻天覆地变化大,谁能想到,我们进京述职的都统,一转眼就变成了监国摄政王,都统,该让兄弟们喝口汤了!”
  
      李延庆给他肩头一拳,“想喝什么汤?隔壁就是知政堂,要不要给你也安排个位子?”
  
      王贵连忙摆手,“知政堂咱们没有那个本事,但至少爵位给咱们升升吧!”
  
      李延庆点点头,“想升爵位也容易,就看你们接下来的表现了。”
  
      三人都听出了李延庆话中有话,异口同声问道:“要打金国了吗?”
  
      “现在不好说,明天给你们一个正式答案。”
  
      随着政务一头渐渐稳定下来,接下来李延庆就要着手对军方的整治,他要的是各军方大将对自己的绝对效忠,目前显然是办不到,除了西北军外,天下还有四大都统,岳飞、刘光世、韩世忠以及张浚。
  
      不坐其位,不谋其职,现在李延庆坐上了监国摄政王的位子后,才终于体会到武将掌握军权的弊端,比如李纲、宗泽等文人掌握军权,他们无论如何会效忠朝廷,他们失去了军权也能脱将入相,开始另一段辉煌人生。
  
      而武将就不行,他们无法挤进文官集团,失去军权就等于失去一切,所以他们才会把军权看得那么重,不肯轻易入朝,不肯接受朝廷调动,想法设法实现财政自立,久而久之,就成了事实上的割据独立。
  
      不过掌握天下军权只能一步步来,急不得,不能指望十天半个月就能把天下军权抓到手中。
  
      李延庆沉吟一下又问刘錡道:“李云贵的事情如何了?”
  
      刘錡摇摇头,“金国承认李云贵在大同府,但他们说和西夏之间有保护协议,所以李云贵不会交给我们。”
  
      “看来金国不想走张觉之路,也好,给我们一个进攻大同府的绝好借口。”
  
      刘錡已经明白过来了,“监国是打算从大同府着手吗?”
  
      李延庆淡淡一笑,“你们不觉得拿下大同府,就可以抄燕山府的后路吗?”
  
      刘錡三人对望一眼,都精神为之一振,看来还是要打金国。
  
      大同府确实是个毒瘤,同时威胁着夏州府、陕西路和河东路,这颗毒瘤肯定要拔掉,但怎么打,李延庆却要全盘考虑,作为摄政王,李延庆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而不仅仅只是出征打仗那么简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