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枭士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意外消息
    天亮后,临安各地开始鞭炮声大作,这段时间隔三岔五就有鞭炮声响起,庆祝徐州大胜,庆祝宿州大胜、庆祝攻占大名府、庆祝泗水大捷等等,民众也渐渐习惯了,不过今天的鞭炮声似乎比平时更加响亮一点,很多民众都跑去买了《早报》,《早报》的内容确实令人欢欣鼓舞,摄政王出奇谋火烧任城,全歼三万女真精锐骑兵。
  
      全歼三万金兵,这便意味着宋军收复了京东两路,整个临安城都沸腾起来,街头巷尾都在议论此事。
  
      中午时分,在紧靠太学的三元茶楼内,一群太学生正在热烈地议论着目前的战局。
  
      “我估摸着宋军实施空城计,把百姓事先迁移走,城内堆满了引火之物,待金兵在城内过夜时放火烧城,然后宋军把城门堵住,让金兵出不来,三万金兵当然全部命丧任城,要不怎么叫火烧任城呢?”
  
      一名太学生按照《早报》的内容进行具体分析,引来众人一片赞同。
  
      有人赞叹道:“摄政王真正的奇兵是走海路北上,让金兵做梦也想不到,前两天《早报》不是说,咱们出奇兵攻占了大名府吗?这奇兵就是从海上过去的,打了守城敌军一个措手不及,听说战船已经封锁了黄河,使金兵无法南下,收复中原指日可待了。”
  
      “可是冬天到来时,黄河结冰,金兵一样可以南下的。”
  
      “黄河结冰至少还有半年呢!那个时候中原早就收复了,就算金兵来了也不怕,咱们就打城池攻防战。”
  
      一名士子幽幽道:“摄政王为什么要攻打大名府,不就是为了把战场留在河北吗?同时也为收复河北打下根基。”
  
      一群士子顿时安静了,忽然有人一拍桌子,“高明啊!”
  
      士子们这才恍然大悟,纷纷不吝言辞地赞扬起来。
  
      这时,一名士子奔了进来,高声道:“你们听说了吗?太上皇驾崩了。”
  
      茶楼里顿时安静下来,有人小声道:“现在才死,便宜他了!”
  
      “就是,安葬他还不知要花多少钱,生时造孽,死了还要成为负担!”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对赵佶之死充满了讥讽,却没有一句好话,很快,大家的话题又转到战局上来,这才他们关心的大事。
  
      这还是读书人稍微关心一点,对于普通老百姓,太上皇之死他们更没有兴趣,连次日的《早报》,也只在政务一版的最下方发了一则讣告。
  
      赵佶的去世就像一阵风似的,吹过后就消失了,几个月后便完全被人遗忘,彻底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
  
      这段时间完颜斜也着实有点焦头烂额了,宋军的全面进攻来得太突然,尤其李延庆从海路进攻更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完颜斜也是在大名府被攻陷五天后,才意识到是宋军攻占了大名府,而不是高庆裔汇报的梁山乱匪,那么宋军是从哪里杀来的?
  
      完颜斜也想了半天才把目光盯在大海上,只能是走海路杀来,趁现在是东南风,宋军的海船可以一路北上。
  
      不过虽然猜到是宋军攻占了大名府,但完颜斜也依旧不露声色,而是利用高庆裔的军队夺回大名府,只是他没想到高庆裔也是老奸巨滑,五万大军连续五天攻城,却连城头都没有碰到,着实令完颜斜也恼怒万分。
  
      第十天时,完颜斜也再也按耐不住,最终决定出兵大名府,同时派人赶往上京府向狼主送信,他强烈要求停止攻打草原,集结兵力和宋军决战。
  
      目前燕山府有十三万军队,完颜斜也令完颜希尹率三万汉军驻守燕山府,他亲自率领金国大军南下,包括女真、渤海、高丽、契丹、奚等各部落军队,共计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向大名府杀来。
  
      目前完颜斜也最纠结的是中原五万金兵的情况,现在黄河以南的消息基本上已经断绝了.
  
      虽然金国在黄河以南有不少情报点,但问题是,黄河以南的所有飞鸽传信都要经过大名府中转,然后再由大名府换信鸽转到燕山府。
  
      失去了最关键一环,南方的情报点也就失去了作用,使金兵成了聋子和瞎子,除了他从京兆府的情报点得知宋军已全面北伐外,其余细节他都一无所知。
  
      这天黄昏时分,十万大军抵达恩州清河县,大军在县城外暂时驻扎下来,次日一早再继续南下。
  
      士兵们在忙碌的安扎营帐,这时,清河县令带着一名商人来找完颜斜也。
  
      “齐县令,找本王有什么事?“
  
      完颜斜也因为身份极高的缘故,他对下面的官员也颇为客气。
  
      “卑职一来感谢殿下没有扰民,其次是有关于中原的消息要告诉殿下。”
  
      前两天,完颜斜也下令河北各州县收集中原的情报,提供准确情报者将有重赏,他自己没办法搞到中原情报,只能寄希望于河北的官员了。
  
      完颜斜也精神一振,连忙问道:“什么消息?”
  
      齐县令对身后的一名商人道:“你来说吧!”
  
      商人战战兢兢道:“小民在徐州有家店铺,前两天接到店铺的鸽信,说是黄河封住了,无法渡河,信中提到徐州死守,两万金兵遭遇十万宋军围攻。”
  
      “什么!”
  
      完颜斜也一把抓住了商人,怒吼道:“你说什么?”
  
      商人吓得魂不附体,浑身哆嗦,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完颜斜也放下他,“鸽信在哪里?”
  
      商人战战兢兢将一卷鸽信递上,完颜斜也急忙打开细看,眼前鸽信上果然写着十万宋军围攻两万金兵的消息,虽然没有写结果,但足以让完颜斜也心急如焚,至少他最期盼的一件事情没有发生,两支金兵并没有合二为一。
  
      这是他最希望的结果,两支金兵合二为一,那就是五万大军,不惧任何宋军,但如果没有合并,很可能就会被各个击破了。
  
      完颜斜也心中仿佛在滴血,十万大军,极可能就是李延庆从关中调来的那支十万京兆军了。
  
      半晌,完颜斜也冷静下来,又问道:“你的鸽信还能往来吗?”
  
      “还可以,如果大王需要的话?”
  
      “立刻发鸽信去问徐州金兵情况如何,还有郓州的金兵情况如何,一并问清楚,然后告诉我。”
  
      “大王,天要黑了,恐怕最快也要明天清晨。”
  
      “那就明天清晨发信,我希望明天天黑前得到准确情报。”
  
      “小人明白了!”完颜斜也随即派一队亲兵跟随这名商人。
  
      完颜斜也长长叹息一声,如果说是因为朝廷战略失误,暂时放手宋朝去攻草原,才导致今天的被动。
  
      可是草原又不能不打,这个战略决策本身并没有问题,归根到底还是金国的实力不济。
  
      当年攻辽时,五十万辽兵和二十万奚兵被杀戮了大半,如果当时接受投降,那么金国的兵力也不至于象今天这样捉襟见肘,如果河北和中原不要抢掠杀戮那么狠,彻底将之破坏,那么刘豫和高庆裔也有足够的财力招募军队。
  
      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
  
      完颜斜也负手来回踱步,他想起了另一件事,不由一阵心烦意乱,狼主竟把完颜阇母派来出任副帅,还竟然拥有金狼头令,这让完颜斜也感到了一种不信任。
  
      据说狼主和渤海以及高丽达成了某种协议,将河北的人财物送一半给渤海部以及高丽部,这却是完颜斜也不能接受的。
  
      估计完颜阇母前来,就是为了完成这个协议。
  
      完颜斜也暗暗咬牙,只要自己一天在河北,完颜阇母就休想洗掠河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