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四十二章 赴会 2
    “桀桀,哈哈,哈哈!”一阵嘹亮的笑声从梅雪精神楼外传来:“龙门宴,鲤鱼跳龙门,好名字,好兆头,哈哈,恭喜周流云周学士,您这是要鲤鱼跳龙门哪。..”
  
      “哈哈,周学士路过我岷州之时,本太守就有言在先先,这乢州太守的宝座,定然是周学士的!”伴随着大笑声,一身红袍,头上简单扎了个髻,没有戴冠的岷州太守朱桀得意洋洋的背着手大步走了进来。
  
      “周学士若是成了乢州太守,咱们岷州上下一心,定然是大力支持,大力支持啊!”朱桀笑得满面通红,带着一道儿疾风走到了司马追风面前,放声笑道:“司马,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司马追风抬起头来桀,冷声说道:“乢州太守之位,乃天子所授!”
  
      朱桀突然一只手指在了司马追风脸上,他厉声喝道:“天子所授的太守之位,若是闹得民不聊生百姓怨声载道,只要州中乡老联名上书,这太守也得滚蛋!”
  
      朱桀冷笑道:“只要乢州乡老联名上书天子,吾岷州子民,定然附言其上,让你有多远,滚多远!”
  
      楚天坐在一旁,桀和司马追风直接撕破脸的当面交锋,不由得叹为观止。
  
      朱桀这可是直接把藏在遮羞布下的阴私勾当,直接暴露在了众人面前。
  
      大家都知道,周流云想要抢司马追风的太守之位,可是司马追风身后是司马世家,他在太守之位上只要不出大的纰漏,他的太守之位就稳若泰山。
  
      所以周流云和司马追风之间固然关系紧张,大家还只是暗斗,没有当面撕破脸。
  
      朱桀如此彪悍的当众说出了要联合周流云,赶走司马追风,他等于挑明了周流云和司马追风之间的暗斗,周流云和司马追风之间就想继续暗斗下去,也不可能了!
  
      他们只能卷起袖子,拿起刀子,明刀明枪的干上!
  
      司马追风缓缓站起身来,他的身量比朱桀高了一拳,长相更是比一张大马脸的朱桀俊俏了许多。目光犹如寒星,司马追风森森桀,阴恻恻的说道:“朱桀,你是向我司马家挑衅么?”
  
      朱桀笑了笑,他突然凑到了司马追风耳朵边,低声笑道:“我朱家,不怕你司马家。这次,我一定要让你滚蛋,而且滚得越快越好,越狼狈越好。知道为什么嘛?”
  
      司马追风目光微微一凝,下意识的桀一眼。
  
      “你的狗崽子,在京城流香河上,为了一个婊-子,打断了老子幼子七根肋骨!”朱桀‘咯咯’怪笑道:“子债父偿,老子要打断你全部肋骨,让你像条死狗一样逃回京城!”
  
      楚天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司马追风和朱桀的儿子,在大晋京城争风吃醋,连骨头都打断了?
  
      精彩,精彩,司马家和朱家都是大晋开国世家,钟鸣鼎食的大家族,司马追风和朱桀若是真个争斗起来,这场热闹有得整。
  
      “小儿辈的事情!”司马追风皱起了眉头,桀冷声道:“朱桀,疯狗一般的嘴脸,你哪里还像是堂堂一州太守!”
  
      梅雪精神楼大殿内,乢州岷州的大族代表们都又紧张又兴奋的人。
  
      朱桀刚才的说话声虽然低微,还是凑在了司马追风耳朵边说的,但是有资格坐在大殿中的这些大族代表,起码也是地师以上级的武道高手,耳聪目明感应灵敏,朱桀的话,可是被他们听得清清楚楚。
  
      大家都盼着,两人能够大打出手呢。
  
      乢州和岷州的太守交恶,开始明争暗斗的话,他们这些大家族可都有了浑水摸鱼的机会。
  
      朱桀‘咯咯’怪笑了一声,他突然张嘴,一口吐沫向司马追风的脸蛋吐了过去。
  
      司马追风面皮上一层红气闪过,坐在两丈外的楚天只觉皮肤微微一热,一股热浪从司马追风面皮上喷出,朱桀的吐沫刚刚喷出嘴,就化为一缕蒸汽飘散。
  
      朱桀龇牙咧嘴的马追风一阵子,突然退后了两步,‘呵呵’笑了起来:“司马,等会一定要和你多喝两杯。嘻,刚才我说的可是真心话,只要你被赶走了,我一定会打断你全部的肋骨,亲自派人送你回京城!”
  
      司马追风温和的笑了笑,没吭声。
  
      众目睽睽之下,身为司马八骏之一的司马追风,可没有心情和朱桀火并。
  
      朱桀这厮同样出身豪门世家,但是他和司马追风不同,司马追风是自愿来乢州建功立业的,而朱桀却是一头彻头彻尾的疯狗,在大晋京城恶名极盛。正因为他太疯癫了一些,所以朱家人都受不了他,干脆把他打到了岷州这穷乡僻壤来。
  
      司马追风做不出当众与疯狗撕咬的事情。
  
      朱桀却背着双手,挨个打量起梅雪精神楼大殿中的众人。
  
      岷州的大家族代表就不说了,是跟他一并乘船过来的。乢州的大家族代表,除了楚氏少主楚颉还没来,其他的凌氏等家族代表无不微笑着向朱桀点头示意。
  
      朱桀是司马追风的死对头,无形中,他就是凌氏等人的潜在盟友呵。
  
      朱桀圈,目光突然集中在了楚天身上。他楚天灰扑扑的大褂,再大褂下的劲装,以及他插在腰间的一柄牛角尖刀,眼睛越瞪越大,越瞪越圆。
  
      突然间,朱桀就好像在一场国宴上一滩牛粪一样,指着楚天声嘶力竭的尖叫了起来:“这,这,这是哪里来的腌臜奴才?你们这群蠢货,瞎眼了么?怎么能让这种下贱胚子混进龙门宴?”
  
      “来人啊,来人啊,打出去,打断他的腿拉出去,打死他,给我打死他。不要在这里打死,拖到书院门外再去打死他!”
  
      朱桀跳着脚的咒骂着,声嘶力竭的咆哮着:“这里是什么地方?荀钰学士一手修建的乢山书院啊!多清雅,多清贵的地方?怎能有这些腌臜货混进来?”
  
      “你们乢山书院负责迎宾的人呢?滚出来,自己滚到外面跪着去,你们是瞎了眼了?你们是傻子么?还是你们爹娘都是半妖混交出来的?怎么就蠢到让这种腌臜货混进来?”
  
      朱桀口不择言的破口大骂,梅雪精神楼内,好些个大家族的代表脸色骤然变得极其阴沉。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