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七十二章 灵道降临 1
    为何是五道高手联合屠戮人族血祭天地?
  
      因为你弱!
  
      盘坐在山崖顶部,楚天一个字一个字回想他和嬴秀儿交换来的信息。天籁 小 说六道众生,六道世界,为了让六道世界飘浮在虚空沸汤上,不至于六道沉沦杀死亿万生灵,残酷的血祭成为了六道世界飘浮在虚空沸汤的原始动力。
  
      因为人族弱小,所以,人族成了其他五道生灵的祭品!
  
      每隔万年左右,虚空沸汤的力量逐渐削弱之时,六道世界之间的虚空屏障逐渐消失,就有五道大能施展逆天手段破开虚空,将一队一队的五道精英送来人道世界。
  
      这些划空而来的五道精英,配合潜伏在人道世界的五道所属,一次次的掀起了人道世界的血腥战乱。战火硝烟笼罩整个世界,无数人族子民被屠戮一空。
  
      万年前的古秦,如是。
  
      再万年前的古夏,如是。
  
      再再万年前的古汉,亦如是。
  
      古秦的典籍,最多也就记载了古汉的一些残破信息,古汉之前的人道世界是何等模样,近古、中古、太古之时的人道世界是何等模样,就连嬴秀儿也说不清楚。
  
      嬴秀儿所知道的是,万年前的古秦,疆域方圆千万里,子民人口万万亿,九成九九以上的子民被五道高手,还有被他们掌控的人族势力有条不紊的屠杀殆尽。
  
      鼠爷趴在楚天的头上,细长的尾巴左右轻轻甩动,一会儿用尾巴尖尖勾一勾楚天的耳朵孔,一会儿在他的后颈上挠挠痒痒。
  
      白天里,鼠爷耗费了百多根毫毛,击杀了吕义带领的大群属下,数十名虎妖兄妹的半妖下属,他有点无精打采的趴着,耷拉着眼皮,陷入了似睡非睡的状态。
  
      楚天一个字一个字复述嬴秀儿所说的那些信息时,不知道那些词句刺激到了鼠爷,他突然打了个呵欠,抬起头来含糊的说道:“古汉?我似乎有点印象,老糊涂了?但是我似乎记得,我在古汉的皇宫里住过一段时间,古汉的琼花公主,真是漂亮得不像是人!”
  
      歪了歪脑袋,鼠爷尾巴尖尖用力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他用力的拉扯着自己的胡须,有点无奈的叹息着:“我这脑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团浆糊一样。不是那赢家的丫头说起,我还真想不起来。这六道的人和事,我似乎也记得一些。”
  
      “哎!琼花公主,我为什么记得她呢?对了,她是古汉凌霄秘宫的主持。五道大军攻破古汉都城的时候啊,她战到最后一兵一卒,哎,最后她被五道‘道种’围攻!”
  
      “围攻,嚇,真下作!他们下作,鼠爷自然也下作喽!那个魔道的‘道种’‘祸心天罗王’,就是被鼠爷在脚踝上咬了一口,嘻,当场死得硬了。他的魔核,蛮好吃的!”
  
      楚天目瞪口呆的倾听着鼠爷的自言自语。
  
      他知道这头被楚氏十代前老祖收养的银毛老鼠了不起,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鼠爷,如果他不是在胡说八道,他岂不是活了三万多年?
  
      鼠爷猩红的眼珠边有一丝淡淡的水汽渗了出来,他晃了晃脑袋,这一丝水汽就消失不见了。他低声咕哝道:“哎,多少年前的古董事了?记起来头痛,还是,不要记起来的好。这一段记忆,打碎了去,打碎了去!”
  
      浑身银毛一阵浮动,一抹银光从尾巴尖一路翻滚上来,最终淹没在头顶部位。
  
      鼠爷的神态变得轻松了许多,他突然说道:“刚刚那嬴氏小妞怎么说的?大狱寺原本只有诏狱和铁狱,诏狱监察天下百官,铁狱监察天下武道、秘术高手。这血狱设立的时间只有短短百年,负责监察天下一切非人异事?”
  
      楚天眉头一挑:“而且,提议设立血狱的,还是杜家百年前的家主,也就是绿姑的曾祖父杜铁魂杜老爷子?血狱的任镇狱明王,正是杜老爷子亲自担任!”
  
      鼠爷重新趴在了楚天的脑袋上一言不。
  
      楚天缓缓点头:“是的了,杜老爷子怕是察觉到了些什么,所以才一力主张新开血狱,检查一切非人异类。朝堂之人都只以为,杜老爷子要对付的,是类似于镇三山这类巨寇中的妖族。实则血狱的目标,自建立以来,一直以来,就是五道异族!”
  
      “所以,杜家被扣上谋反的罪名,灭了满门!”鼠爷轻叹了一口气:“天哥儿,你说现在大晋的朝堂之上,有多少人皮下面,都藏着一具鬼道的恶鬼呢?”
  
      楚天只觉浑身冰冷。
  
      无法抵挡的寒气从心而生,一丝丝一缕缕的顺着毛孔钻出身体。冷,冷得让人绝望,冷得楚天游目四顾,却无法在这天地之间现任何的光和亮。
  
      所以楚天立刻调换了话题,他干巴巴的笑道:“也不知道,嬴秀儿会如何处置当年的事情。嬴子奇是她的堂叔,呵呵,她还一直以为,嬴子奇早就在十八年前死掉了。”
  
      “鼠爷可是亲眼看着,嬴子奇、吕步义八个人,活蹦乱跳的逃进了十万莽荒。”鼠爷由衷的感慨着:“大秦的这些后人啊,都沦落到十万莽荒中做野人了,居然还不忘争权夺利。哎,他们怎么对得起大秦的开国大帝‘黑龙尊皇’嬴……小宝呢?”
  
      “嬴小宝?”楚天愕然,抬头在鼠爷的脑袋上轻轻按了一下。
  
      “喏,当年嬴小宝还是一个放牛娃的时候,不就叫做小宝么?”鼠爷‘吱吱’笑了起来:“嘻,他的第一个媳妇儿,大秦的开国皇后,要不是鼠爷帮他偷了三串铜钱,他讨得起媳妇么?”
  
      楚天默然,他很想向天空翻一个白眼。
  
      鼠爷,他的人生经历似乎太丰富了些?
  
      “唉!”鼠爷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陈年烂谷子的事情,怎么又想起来了?去,去,不想,不想……一代不如一代,一代不如一代,死鱼烂虾蟹!”
  
      两只爪子抓过长长的尾巴,将尾巴缠在脖子上,仔细的打了个蝴蝶结,鼠爷两个爪子捂住眼睛,重重的趴在了楚天头上再不吭声。
  
      楚天抬头看看天色,黑茫茫的天空不见一点儿光亮。
  
      他叹息一声,闭上眼睛,一缕幽风从他眉心飞出,他的身体骤然僵硬,灵魂驾着幽风穿过山林,迅没入了嬴秀儿的大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