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后的希望 2
    “是啊,已经密不可分了。”楚风苦笑了一声。
  
      他已经走到晋阳宫前,近百名晋阳宫卫猛不丁的见到楚风带着凤纹面具、穿着九凤袍走了过来,一个个都无比惊愕的看着他。一名宫卫将领迟疑的上前了一步,向楚风拱手行了一礼:“这位……大人?”
  
      九凤袍,这是大晋皇族才能穿戴的袍服。
  
      古秦尊崇的图腾是苍龙、黑蛟,而大晋取代了古秦,他们崇拜的图腾是传说中以蛟龙为食的魔凤。
  
      魔凤,就是大晋皇室的独有标志。尤其是九凤缠身的九凤袍,更是大晋核心的皇族才有资格使用。
  
      “我,不是大人!”楚风幽幽叹了一口气:“我是来,杀人的!”
  
      ‘铿锵’一声,楚风腰间几乎和他身体等高的青铜古剑自行跳出,他双手紧握一尺半长的剑柄,一声大吼向前狠狠一划。一道凛冽的青色剑芒横扫百丈,晋阳宫前百多个宫卫齐声惨嚎,百多个人头齐齐飞起,百多具身躯直挺挺的站在宫门前,鲜血犹如喷泉,不断从他们脖颈中喷出。
  
      “晋王曹羡不仁!天诛之!”楚风厉声长啸,周身三百六十个窍穴中剑芒喷吐,他通体散发出青色的刺目寒光,就好似一个‘滴溜溜’乱滚的光球,带着刺耳的啸声冲进了晋阳宫。
  
      上千名全副武装的晋阳宫卫已经挡在了楚风面前,当先三百名强弩手一声怒吼,三百张杀蛟弩带着刺耳的啸声,数千支弩矢铺天盖地的向楚风攒射而来。
  
      楚风手中长剑一晃,一道剑气喷薄而出,在他面前凝成了一座高达百丈的剑山,带着强烈的破空声向前冲出。无数箭矢撞在了小山上,箭矢纷纷碎裂。
  
      剑山冲进了晋阳宫卫的队列中,数百晋阳宫卫‘砰’的一声,连同身上的甲胄一并炸得粉碎。
  
      血雾喷溅,残肢断臂洒得漫天都是,楚风阴沉着脸大踏步的向前逼近,一边快步疾走,一边厉声喝道:“某今日,只杀无道晋王一人,其他人,滚开!”
  
      ‘桀桀’怪笑声在楚风的脑海中响起:“真是,痛快,痛快,嘻嘻,杀得好痛快!楚风呵,打个商量如何?让我暂时控制你的身体,让我痛痛快快的杀一场?”
  
      “啊,自从我侵入你的身体,十九年时间,我只出手了七次!仅仅七次啊!我很怀念那种热腾腾的血洒在我身上的美妙感觉!嘻嘻,我喜欢手指捏碎那些人类心脏的美妙触觉!还有,那些娇滴滴的人族丫头,在我身体下面哭喊尖叫的感觉,太美妙了!”
  
      楚风没有说话,面具下,他的面色惨白如纸,他的气息变得越发凛冽,一如一尊恶鬼。
  
      “幽芔鬼王!阴鬼母的命令,你忘了么?”
  
      “只要我能完成你们的任务,你就绝对不允许控制我的身体肆意胡为!”
  
      “你若是不怕阴鬼母的惩罚,那么,随便你好了。”
  
      幽芔鬼王愤怒的咆哮了一声,随后‘叽叽咕咕’的抱怨起来:“可是,每一次,你杀人都太少了!你看看,你看看,那些吓破胆子到处乱跑的宫女,太监,为什么要放过他们?”
  
      “追杀去,杀死他们!杀光他们!还有那些小宫女,啊,这个长腿小丫头,很合我的胃口!冲上去,***-她,抽干她全身玄阴!啊,她还是处-子,真是……好嫩好嫩的小丫头!”
  
      楚风阴沉着脸没吭声,他看了一眼十几丈外一个吓得花容失色满脸是泪,正连滚带爬逃跑的小宫女,袖子一抖,一道狂风席卷而出,将那宫女送出了数十丈外。
  
      “该死!你就不能偶尔满足一下我的乐趣么?”幽芔鬼王愤怒的咆哮起来:“起码我们现在是共用你的身体!楚风,以后就算你楚氏转化为我鬼道恶鬼,你总有事情,要求到本王头上!”
  
      楚风没吭声,他大踏步的一路闯过一重重晋阳宫的宫殿,杀溃了一队又一队的晋阳宫卫。
  
      当他闯到晋阳宫通往内宫的宫门前时,楚风的身前出现了一座由三万重甲禁军组成的方阵。数十名气息强大的皇室供奉一字儿排开在军阵前,神色严肃的盯着楚风。
  
      夕阳如血,洒落在楚风身上。
  
      楚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沉声道:“吾只杀无道晋王一人……尔等,不要逼我!”
  
      “嘻嘻,不忍心下手?”幽芔鬼王迫不及待的叫嚷了起来:“让我来吧,让我来!楚风兄,楚风大人,楚风大爷,让我来!嘎嘎,三万人,整整精气完足的三万彪形大汉,吾一击碾碎了他们,这些精血足够吾好好炼化三个月的!”
  
      “拿下!”一名身披金色甲胄的将领上下打量了一下楚风,没有过多的啰嗦,干净利落的下达了命令。
  
      数十名皇室供奉一声长啸,纷纷带起一道恶风向楚风袭来。
  
      楚风体内一阵奇异的剑鸣声响起,三百六十处大穴中同时喷射出长达百丈的剑芒。青色的剑芒呼啸着横扫虚空,数十名天尊巅峰境的皇室供奉齐声惨嚎,在无数道剑气的绞杀中,他们同时崩解成了漫天血雾。
  
      “杀!”金甲将领身体骤然一晃,犹如见了鬼一般盯着楚风。
  
      楚风轻叹了一声,轻轻说道:“杀!”
  
      他双手举起手中长剑,一声高亢的剑鸣响起,从剑柄到剑尖,一道道复杂的符文急速亮起。
  
      ‘昂’的一声长啸,一条剑气凝成的苍龙从楚风手中长剑中喷射而出,长达五百丈的剑气苍龙横扫全场,一击之下,他面前的三万重甲禁卫被他一剑斩杀了两万有余!
  
      厚达寸许的重甲在这条剑气凝成的苍龙前就好似纸片一样脆弱,两万多禁卫的鲜血涂红了宫门前的广场,无数目睹这一切的禁卫、宫女、太监无不俯身剧烈的呕吐起来。
  
      “那是,秦皇苍龙剑!”被斩去了一条手臂的金甲将领嘶声怒吼:“你是,古秦余孽!你,你……”
  
      “晋王无道,吾今日只杀晋王一人!”楚风轻叹了一声,手持前朝古秦天子的贴身佩剑,大踏步闯入了大晋内宫。
  
      一刻钟后,皇宫花苑中惨嗥声不断,无数光溜溜的大晋文武臣子狼狈的四散逃窜。
  
      楚风拎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慢悠悠的走出了皇宫。
  
      在他身后,绿姑面色惨白,面孔扭曲犹如厉鬼,看着楚风的背影嘶声尖啸:“你是谁?你……你……你毁了整个大晋最后的希望!”
  
      楚风步伐沉重的一步步远去,他低声的自言自语:“大晋的最后希望?你错了,大晋哪里还有什么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