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我相信紫兄 2
    屋子里的战士们都笑了起来,一个个兴奋不已。
  
      楚天在一旁苦笑,两个村子隔着这么近,大家膜拜的祖神都是火神,相互之间又是守望相助这么多年的,可谓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
  
      完全可以合伙开矿,大家共同牟利的,何必要打这么一场?
  
      不过,这或许就是大泽的规矩吧!
  
      这些家伙的脑壳,似乎转不过弯!
  
      茅屋后面传来了烤肉的香味,有壮妇托着一盘一盘的烤肉走了上来。蟹钳等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烤肉、木薯之类的食物,眼珠子都不会挪动了。
  
      楚天则是看着鹫老,他沉默了一会儿,摸了摸鼠爷的尾巴,思忖了一阵后,最终开口了:“鹫老,只是囤积矿石么?为什么不……自己锻造兵器呢?”
  
      楚天看着一脸愕然的几个村老说道:“火铜很坚硬,虽然脆了一些,用来锻造兵器不怎么合适。但是村子里的那条火铜矿脉,是被地气侵染过的火铜,韧性不错,可以锻造出比精钢要强出几等的兵器来。”
  
      指了指熊掌等几个战士小心翼翼抱在怀里的铁刀、铁剑,楚天很认真的说道:“说真的,熊掌大叔他们手上的兵器,只是普通的精锻铁炼制,还不能算是精钢。火铜虽然品质差了一些,但是比普通钢铁还是好了许多。只要稍加炼制,就是很不错的兵器!”
  
      屋子里骤然一片死寂。
  
      鹫老,还有屋子里所有人都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楚天。
  
      过了许久,许久,还是刚刚抢到一个烤木薯的蟹钳小心的碰了碰楚天的胳膊:“山,你会,你会炼铁?会打造兵器?”
  
      楚天脑子里浮出了子阴和七巧天宫传承中无数精妙的炼器之道,尤其是七巧天宫的传承中,那直指天地极致的炼器妙法,他不由得摸了摸鼻子苦笑了一声:“虽然我脑壳摔坏了,但是打铁么,我略懂!”
  
      鹫老的眸子里骤然爆出一团精光,他急促的说道:“可是啊,山,听他们说,打铁要从地下引出地火才能熔炼矿石,这方圆几千里,只有一个村子有地火。”
  
      楚天摇了摇头,他对鹫老说道:“不需要地火,只需要普通的木柴,就可以了。”
  
      鹫老和几个村老不可置信的看着楚天,不用地火,就能熔炼矿石?事情怎么可能这么简单?这些年来,不知道多少个村子试过用普通的木柴煅烧矿石,但是矿石根本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木柴燃烧的温度太低了,根本不可能融化矿石!
  
      只有高温地火,从地下奔涌而出的可怕火焰,才能融化矿石、提炼出精铁来!
  
      可是看看楚天自信满满的模样,再想想如果自己村子掌握了打铁的技巧会是多么美好的事情,鹫老咬咬牙,认真的点了点头:“那,山啊,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蟹钳啊,你带着兄弟们,多帮帮山!”
  
      试试吧,试试吧,鹫老和几个村老的想法很简单,试试也没关系!
  
      失败了,也不过是浪费一些木柴!
  
      虽然在这大泽中,收集木柴也不容易,也不过是耗费一些人工的事情,浪费点就浪费点。
  
      村子里多了好多人,住房已经变得很紧张,好些房子里都挤入了两三户人家。
  
      鹫老他们非常重视楚天所说的,他能打造金属兵器的事情,住房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他们依旧腾出了一件很宽敞的屋子给楚天,还调拨了两个机灵的丫头听楚天使唤。
  
      楚天吩咐下去需要的一应材料,鹫老他们也忙不迭的让人去收集、准备,估计着,大概也就一天的时间就能准备妥当了。尤其是楚天所要的大量木柴,已经有数十个战士撑着木筏动身去收集了。
  
      村子里虽然有一片小树林,但是那一片树林子算是战略资源,村子里食用的菌菇之类大半都来自于此,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是绝对不会轻易砍伐的。
  
      站在刚刚分配给自己的茅屋门口,两个小丫头在屋子里忙活着,原本铺在地上的茅草已经被清除一空,小丫头在用村子里储备的,雨季前刚刚晒干的新鲜茅草在屋子角落里厚厚的铺了一层,还铺上了十几块又厚又软的兽皮。
  
      “打铁?”鼠爷站在楚天肩膀上笑得浑身抽筋,他用自己的尾巴深深的戳进了自家的喉咙口,这才避免了笑出声来吓唬住两个小丫头。
  
      抱着肚皮狂笑了许久,笑得嘴角都流出白沫的鼠爷这才喘了一口气,在楚天肩膀上翻着肚皮直哼哼:“现在,我们不是应该离开村子,想办法离开这破地方么?怎么想着给他们打铁呢?”
  
      楚天看了看鼠爷,低声说道:“你听到老鱼尾巴的话了么?”
  
      鼠爷的脸色微微一变,他自然是听清了老鱼尾巴的话了的。
  
      他们的先祖啊,曾经生活在云天之上,有吃不光的烤肉,喝不完的美酒,兵器甲胄,甚至是靴子,都是用金属制成的。
  
      那样的世界对这里的村民而言只是传说,偏偏鼠爷和楚天,都是从那个世界流落到这里。
  
      这番话,配合上这个大泽内充斥的奇异力量,让楚天和鼠爷都无法调集法力、甚至纳镯都无法使用的力量,这一片大泽,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也不知道这一片大泽有多大,没法腾空飞行,单靠走的,要什么时候才能离开?”楚天苦笑:“而且无头无脑的,哪个方向才是离开的方向?”
  
      “与其到处乱跑,不如,先将这个大泽的具体情况弄明白。”
  
      “最主要的是,我相信紫兄的能耐。他的命运挪移符,既然帮了我第一次,让我们脱离了那个六道封魔大结界,来到了这一方大世界。我坚信,这一次,应该也有天大的好处等着我们!”
  
      鼠爷一只爪子拎着自己的长尾巴,很轻佻的甩了一个鞭花,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他踮起后爪,向外面灰蒙蒙的天空看了看,突然苦笑起来:“可是,你怎么融化那些矿石呢?”
  
      楚天眯着眼,他左手一晃,一团柔和的淡紫色火焰就从他的掌心喷了出来,拳头大小的火焰散发出可怕的高温,瞬间将四周的水汽驱散一空,茅屋门前的小小院落瞬间被烤干了。
  
      鼠爷骇然看着楚天,身体微微的哆嗦起来:“没道理啊,鼠爷我可是半点儿能耐都没有了!”
  
      楚天微微笑着,握拳将掌心火焰捏灭。
  
      神窍天境中,金灯熠熠生辉,所有的天印正在放出夺目的光芒!
  
      在这里,楚天的法力和灵魂神念都被彻底封死,唯有金灯好似打了鸡血一样变得无比亢奋!所有的天印在这里运用自如,甚至比在堕星洋威力还翻了一倍有余!
  
      楚天对紫箫生的命运挪移符充满了信心。
  
      他更对《大梦神典》充满了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