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彼此心思 1
    火孔雀眼角猛地勾起,带着一丝狰狞之意盯着紫箫生。
  
      她叫火孔雀,这紫衣小白脸就叫水凤凰?水火不容,凤凰却又是百禽之主,先天上就胜过孔雀一等!
  
      对了,虽然说是水火不容,俗世间也有种说法,那就是水能克火!
  
      水能克火,凤凰压过孔雀一头,‘水凤凰’这名字放在哪里都好,唯独是在火孔雀面前,这摆明了是挑衅,摆明了是要挑事,摆明了是要和她火孔雀作对则个!
  
      “水凤凰,好名字唷!”心头有火,火孔雀却是喜笑颜开的,向紫箫生主动伸出手去:“水公子生得娇柔富贵,这名字也是柔柔弱弱的,好一身细皮嫩肉!”
  
      连续用好几个‘阴柔’之词嘲讽紫箫生,火孔雀的声音骤然变得冰冷异常:“只是,最近堕星洋不太平,水公子这等富贵娇柔的人儿,可千万别磕着碰着!”
  
      “这么俊俏的小白脸,若是多了三五十条疤痕,可就找不到媳妇了!”火孔雀笑得格外灿烂,虽然是半点儿笑意都没有,这灿烂的笑脸却也真是美丽到了极点。
  
      她修长纤细的手掌主动送到了紫箫生面前。
  
      紫箫生看了火孔雀一眼,笑呵呵的伸出双手,一把抓住了火孔雀细嫩的小手。
  
      ‘咔咔’声中,十五根洁白细腻的手指就好像十五条有着杀父之仇的铁线蛇一样,恶狠狠的缠绕在一起,疯狂的相互纠缠、往死里用劲的勒动。
  
      紫箫生的脸色微微一变,他骇然看了火孔雀一眼,这小丫头的力气好可怕,居然只比他弱了一丝!
  
      要知道紫箫生虽然从来不用功修炼,从小就没正儿八经的修炼过,但是他的出身放在那里,他的血脉摆在那儿,他懒懒散散、混吃等死了这么多年,他的修为已经自然而然的提升到了一个堪称恐怖的程度!
  
      当然,他的实力主要体现在他对空间、时间和命运之力的掌控上,他对肉身淬炼从未下过功夫。饶是如此,只是靠着血脉自然而然的随着年龄一点点增长,他纯粹的肉体力量已经快要突破十条真龙之力!
  
      而火孔雀,居然只比他弱了这么一点点!
  
      紫箫生看得出来,火孔雀的年龄,比他还要小一些——而且最重要的是,火孔雀没有他这样尊贵耀目的出身,火孔雀的实力,完全是依靠她一点一点修炼、一点一点积攒而来!
  
      紫箫生的面皮骤然有点发红!
  
      他莫名的有一种挫折感,他过去的那些年,可能真的都是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
  
      火孔雀更是震惊不已,她手指上传来的剧痛告诉她,这头‘水凤凰’的肉体力气比她大了许多,对方手指上传来的恐怖力量,简直要将她的手指捏成粉碎!
  
      从小就不服输的她死死咬着牙,竭尽全力的催动全部的力量,想要和紫箫生分一个高低输赢。
  
      她从刚懂事时起,就在行事疯疯癫癫的天火教中长大!
  
      受到身边人的影响,受到身边人的刺激,火孔雀也是疯疯癫癫的,近乎涸泽而渔的锤炼自己。疯狂的修炼,无日无夜的修炼,犹如疯魔一样的攫取一切资源辅助修炼!
  
      她付出了无数的心血,这才坐稳了天火教三大圣女之一的宝座,而且她是三大圣女中年龄最小、修为最强悍的一个!
  
      饶是她身为最适合修炼天火教至高神典的‘圣火之体’,能够有今日的成就,她依旧是经历了无数的风险、经历了无数的风波磨炼。
  
      眼前这个气质雍容,从骨子里透着一股子慵懒、懒散、吊儿郎当、万事不放在心上,实打实一纨绔公子的白脸小生,他的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可怕的力量?
  
      而且火孔雀的厮杀经验比紫箫生强出了何止百倍?
  
      她一眼看出来,紫箫生的强处不在于肉身力量,他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体内隐藏的一股让他隐隐绝望的恐怖能量。这厮最强的地方不是他的肉体,而是他掌控的某种极度危险、极度恐怖的力量!
  
      可是他的肉体力量,已经这么强了啊!
  
      火孔雀绝美的面孔憋得通红,她死死的咬着牙,哪怕牙床剧痛,她依旧不松手!
  
      宁可死,不认输!
  
      这就是她火孔雀的性格,这就是她的天性!
  
      这也是在天火教那个疯疯癫癫的教门中,从小到大熬炼出来的暴脾气!
  
      紫箫生笑呵呵的看着火孔雀,他双手微微松了一点力,嬉皮笑脸的说道:“叫我一声好哥哥,我这就松手,怎么样?嘻嘻,第一次看到有你这样火爆脾气的丫头,居然主动把手送到我手上!”
  
      紫箫生真的是大开眼界。
  
      他偷偷摸摸的带着枫姨,也跑过无数地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有姑娘家主动伸手掂量别人份量的!
  
      有点意思,真有点意思,这个火孔雀果然是与众不同。
  
      别的姑娘家家,谁敢多看她一眼,就好像扒光了她的衣服一样,非要哭天喊地的找人来找回场子!
  
      唯有这个火孔雀,你说她好豪放呢?还是没心肺呢?还是,女汉子呢?
  
      紫箫生咧嘴而笑,八颗雪白的牙齿亮晶晶的,反射出阳光,差点没亮瞎了火孔雀的眼睛。
  
      火孔雀气得眼眶通红,她强忍着心头火气,强忍着手上的剧痛,好容易才没哭出眼泪水。
  
      委屈,憋屈,恼怒,恼火。
  
      她又恨紫箫生,又恨自己真个蠢到了极点,居然没弄清对方的底细,就用这么蠢的法子试探别人!
  
      她更恼怒楚天,该死的菡翠崖山主,自己可是庇护了他菡翠崖的恩人,眼看着自家恩人在自家地盘上吃亏上当,他居然不上来调解纠纷的么?
  
      这个紫衣小白脸水凤凰,可是他的表弟,他的表弟,他的表弟啊!
  
      忘恩负义的家伙,她火孔雀和这厮没完!
  
      火孔雀手掌剧痛,莫名的,她就把这笔账全算到了楚天的脑袋上。
  
      但是出自于自矜和自尊,火孔雀饶是痛得眼泪水都快下来了,她没有动用一丝半点法力,也没有向楚天的方向多看一眼。
  
      只是她的手掌每多痛一会儿,她心中给楚天记的账本就厚厚的翻过好几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