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最终契约 2
    “想要撼动我灵魂?没这么容易吧?”楚天笑看着面孔扭曲的紫天尊,他双臂用力,一股精血烈焰从手臂中升腾而起,体内血液流动的速度骤然加快,战神之力爆发开来,楚天和紫天尊的手臂同时发出骨节急骤摩擦的‘嘎嘎’声。
  
      两人的手臂都是青筋凸起,楚天一点一点,极其缓慢的将手臂抬起。
  
      紫天尊倾尽全力的,想要将楚天的手臂压制在原地,他低沉的喘息着,浑身汗如雨下。
  
      两人实打实的动用肉体力量正面抗衡,说实在的,紫天尊是吃了亏的——他不仅仅要和楚天较量纯粹的肉体力量,更要分心动用本源灵魂之力攻击楚天!
  
      而楚天呢,他的灵魂之力丝毫不动,完全是修炼《大梦神典》得来的白琉璃灯盏自发的做出了反击!
  
      这白琉璃灯盏越发的神异了,楚天都隐隐觉得,这灯盏未来,大有可能蜕变成一件顶级的重宝——而且绝对是和楚天性命交修的本命重宝!
  
      此刻的白琉璃灯盏还处于虚实之间,只是楚天坚信,随着梦种侵染的人越来越多,灯盏每天汲取的力量越来越大,囤积的法力精华越来越多,迟早这白琉璃灯盏能够凝聚成实体,成为一件威能无穷的至宝!
  
      别的至宝多只有一种纯粹的属性、纯粹的效果,有些重宝或许能有几种不同的效用!
  
      但是这白琉璃灯盏,它上面的每一枚天印就是一种力量,就是一种属性,就是一种强大的威能!现在这灯盏上就有数百天印,未来灯盏上的天印数量会越来越多,灯盏能够掌控的天地之威也会越来越多。
  
      全能型的异宝!
  
      楚天暗自呼出一口气,他全心全意的奋起全部的肉体力量,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抬起手臂。
  
      他看着面孔上都有青筋凸起的紫天尊,低沉的说道:“看来,我们的第一少主不行了啊!呵呵,手软了?没力气了?唷,你想要抽走我的灵魂?可是,似乎不容易做到哦!”
  
      楚天讥嘲的说道:“一口一个下贱种,但是你这高高在上的紫阀第一少主,居然连我这个下贱种都对付不了!哎,你怎么对得起为了和我单打独斗,而付出的那么多的资源?”
  
      紫天尊的脸色越发扭曲,狰狞的面孔中隐隐透出了一股歇斯底里的疯狂。
  
      “你的那些手下,那些随行护卫你的长老、护卫,他们都错信了你。”楚天继续笑道:“他们坚信你能胜利,所以他们将自己随身的所有宝贝都交给了你。可是你能胜利么?你不能!”
  
      自从知道是紫天尊的母亲干扰了珞儿送给自己的命运挪移玉符,楚天就把紫天尊,还有紫天尊的母亲,以及他的那位表兄道奇秀当成了敌人!
  
      既然是敌人,那么就要用各种手段打击对方!
  
      打击他的肉体,打击他的灵魂,打击他的心境,打击他的信心!
  
      暂时无法从肉体上消灭对方,那么就从灵魂层面打击对方,就算只能造成对方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心灵缺陷,也能对他未来的成长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既然是敌人,那就不用讨论手段的高尚与否!
  
      是敌人,就应该生死不论,就应该不择手段!
  
      更不要说,紫天尊这种敌人,根本不值得尊敬啊,看看他那扭曲的面孔、那歇斯底里的吼声……楚天冷笑着:“你怎么就像是一头,要打输的野狗崽子呢?来,叫几声,‘汪’,‘汪汪’!”
  
      紫天尊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他怒啸了一声,双臂‘咔咔’作响,爆发出一股绝大的力量想要将楚天的双手按在地上。他更张开嘴,露出白生生的牙齿,猛地向楚天的脖子凑了过来,看样子是想要咬断楚天的脖颈。
  
      楚天低沉的呼喝了一声,他眸子里突然闪过一抹森冷的寒光,剑之天印剧烈震荡,他双眸中喷出一道道锋利无匹的森冷剑芒,呼啸着轰向了紫天尊眉心的那条裂痕。
  
      剑芒森森,更有一缕缕灰白色的碎骨阴风附着在上面。
  
      森寒刺骨的碎骨阴风无声无息的吹拂着,所过之处空气中的水汽都凝成了细小的冰晶不断飘落。
  
      乍一看去,就好像从楚天的眼眸中喷出了两条白茫茫的冰晶,狠狠的扎向了紫天尊的眉心裂痕。
  
      白琉璃灯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拳头大小的青幽幽灯火一旋,爆出了点点火星落在了那些黑白二色的锁链上,瞬间就将侵入神窍天境的锁链烧得干干净净,更顺着紫天尊眉心喷出的幽光倒卷而回。
  
      紫天尊身体一僵,他眸子里的混沌漩涡突然崩碎,他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声,大眼角里喷出两条细小的血水,身体骤然无力,双手脱离了楚天的手腕,身体向后猛地摔了出去。
  
      一路翻滚着被甩出了数十丈远,紫天尊一脑袋撞在了一株老杏树上,这才勉强稳住了身体。
  
      楚天也是闷哼了一声,他身体一个踉跄,狼狈的一头栽倒在地,脑子里‘嗡嗡’直响,一股庞大的灵魂之力顺着倒卷而回的灯火冲了回来,瞬间被白琉璃灯盏吞噬一空。
  
      一枚深紫色,透着无穷玄奥的天印在白琉璃灯盏上悄然成型!
  
      这是灵魂天印!
  
      感受着白琉璃灯盏反馈回来的信息,楚天骇然抬头看了一眼蜷缩在地上抱着脑袋抽搐的紫天尊!
  
      白琉璃灯盏,硬生生掠夺了一丝紫天尊的灵魂本源,将他生、死、灵魂三大天赋中的灵魂之道复制了一份,悄然卷了回来!
  
      这一丝灵魂本源来自紫天尊的神魂烙印核心部位,紫天尊自己毫无察觉,外人也根本不可能进入紫天尊的神魂烙印核心去查探他是否根源有损。
  
      所以这一切,唯有楚天自己一人知晓!
  
      但是未来,紫天尊的生、死之力都能随着他的年龄增长不断的提升,唯有他的灵魂大道在增长到某个层次后,再想有突破,那就千难万难!
  
      以紫阀的底蕴,定然有办法帮紫天尊修复这一丝折损,可是要付出的代价,那真的是难以估量。
  
      倒是便宜了楚天,他轻轻松松的,就拥有了世间最玄妙莫测、也是最难感悟的灵魂大道的基础。
  
      抱着脑袋喘息了一阵,楚天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玉版,踉跄着走到了紫天尊面前。
  
      “少主?嘿,你输了,老老实实的签名、用印吧!”
  
      “这次,你天族和我灵修一脉联手镇压太古邪魔和入侵的异族,自然是以我灵修一脉为主,你们为辅,而且,你们的所有战利品,都是我们的!你肯定是没有意见的吧?”
  
      楚天笑得格外灿烂。
  
      紫天尊的痛呼声越发的憔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