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五百零二章 情敌? 2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楚天凭空瞬移出现的同时,一道青翠的华光从天而降,犹如一条长虹落在了大殿门口。
  
  一条高大、健壮的人影从青翠长虹中出现,见到站在大殿门口的楚天,他干脆的一掌轰了出来:“下贱种,滚开!焉敢阻我去路?”
  
  这大殿的正门分明有十几丈宽,足以容纳数十人肩并肩的走入,楚天站在门口,并没有妨碍这人半点。可是这人却是霸道如斯,硬说楚天挡了他的路,一掌向楚天拍了下来。
  
  青翠欲滴的神光笼罩虚空,漫天青光中一柄好似绿色翡翠雕成的剑影一闪而过,向楚天心口无声无息刺下。这厮好生阴损,看似打了楚天一掌,实则是向楚天的心口刺出了一剑。
  
  楚天冷哼一声,他手指一挑,一颗湮灭星珠飞出,人头大小一团黑色圆光急速旋转着,恐怖的恒星湮灭之力让四周的虚空都发生了扭曲、坍塌,一层层虚空不断向这团黑色圆光凹陷下来,方圆百丈的虚空就好像化为黑洞,万物都被一股扭曲、暴躁的恐怖吸力牢牢吸附。
  
  青色剑影身不由己的一剑刺在了湮灭星珠上,一声脆响,湮灭星珠内一股可怕的反震之力轰出,剑影哀鸣了一声,剧烈颤抖着向后倒弹出去。
  
  得到太阴万化轮,对太阴之力的感悟晋升到近乎大成圆满境界,法力修为飙升到堪比一百条天凤的水平,此刻的楚天也能勉强运用湮灭星珠。
  
  所以他将太岳巨舰上的湮灭星珠取下,佩戴在了身上,此刻正好用上。
  
  挡住了那人一剑突袭,楚天袖口一挥,青蛟剑化为一缕流光飞出,几乎是飞出的同时就到了那人影面前。
  
  那人惊怒交集的呵斥了一声,他身后突然有两条高大魁梧的人影闪出,两根金灿灿造型极其古朴的长戈一左一右的轰杀出来,重重点在了青蛟剑上。
  
  金色长戈喷出金色的雷火,雷鸣声惊天动地,震得人耳膜剧痛,这是两柄上古神兵,威力非同小可。
  
  青蛟剑化为一道流光一闪而过,融合了大量神料,品质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急骤提升的青蛟剑锋芒可怕,剑光闪烁中,两只金色长戈无声无息的被切断,剑光再次一闪,太阴之力发动,青蛟剑直接瞬移到了两人面前。
  
  痛呼声直冲云霄,大片金血犹如炽烈的岩浆一样喷出,泼在地上发出‘嗤嗤’巨响。
  
  两条魁梧人影的右臂齐肩而断,青蛟剑流光闪烁,继续向那给了楚天一剑的人飞去。
  
  断臂的两条人影悍勇如斯,他们不理睬右肩伤口,左手拔出背后背负的金色长锏,呼喝声犹如雷鸣一般,弹指间砸出了数万锏,化为大片金色光墙从四面八方向青蛟剑围了上去。
  
  楚天冷笑,青蛟剑凌空一个盘旋,两根金锏断折,两条魁梧汉子的左臂也被齐肩斩断。
  
  如今的青蛟剑锋芒可怕至极,寻常的神兵利器,乃至什么真天器、真灵器,甚至是寻常灵宝级的宝物也是应声而开,根本无法抵挡他的锋芒。
  
  “你也吃我一拳!”两人再次被重创,已经丧失了战斗力,但是青蛟剑毕竟是浪费了一点时间,出手突袭楚天的那人已经向后退出了数十丈,更有数十面色泽晶莹的青色晶盾凭空浮现,密密麻麻的挡在了他的面前。
  
  “跑得了么?”楚天再次大喝一声,右手握拳,清澈如水的月光从他拳头中喷出,随后一拳轰了出去。
  
  一拳轰出,阴寒清澈的太阴之力席卷天地,瞬间淹没了那青翠欲滴、充满了生机活力的青色神光。一条看似清晰,却又朦朦胧胧的拳印撕开虚空,犹如虚幻一样穿过了那数十面晶盾,重重一拳直接轰在了那人的胸膛上。
  
  远远近近无数驻守在大殿周围的天族高手同时看到了楚天这一拳。
  
  好些人同时发出了惊骇的赞叹声。
  
  这是太阴之力大成的征兆呵,倾尽全力的一拳,却如梦如幻,穿梭虚空,那数十面晶盾是一件灵宝级的防御重器,但是楚天的拳头却直接穿过了晶盾,没有碰触分毫,直接轰在了那人胸前。
  
  尤其是天族之中,天赋血脉神通就是太阴之力的阴家,他们家主阴惆和一众长老看着楚天这妙绝人寰的一拳,不由得脸色微变。
  
  他们已经开启了第二大法,但是他们的血脉根基还是太阴之力!
  
  而楚天的这一拳,单纯从太阴之力的运用之妙上来说,已经不在他们之下!
  
  “这小子……真不愧是,天玺少主的首席家臣!”阴惆等阴家高手面皮抽搐了几下,很是违心的为楚天的这一拳赞叹叫好——该死的,他们族中的年轻人,和楚天年龄相当的那群年轻人中,可没人能打出这么惊才绝艳的一拳!
  
  太阴之力最是阴柔内敛不过,楚天倾尽全力的一拳打在了那人胸口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奇异的光彩效果。
  
  一股精纯至极、凝聚到极致的可怕力量无声无息的侵入了那人的身体,一路破开了他的护体神光,破开了他身上好几件护体法衣、防御天器的阻碍,瞬间侵入了他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
  
  随后一股阴寒至极、变化莫测的可怕力量犹如海啸一样爆发开来。
  
  这感觉就好像一个被烧得通红的玻璃杯,突然被浸入了液氮中一样,没有任何声音的,玻璃杯的结构瞬间被低温破坏得支离破碎,内部结构几乎崩溃,到处都是细小到了极点的裂痕。
  
  那人身体骤然僵硬,楚天也终于看清了他的长相。
  
  英俊……嗯,就是英俊吧!
  
  天族的年轻人长得都是这么个德行,一个个生得俊美非凡、都和雕像一样英俊无比,看得多了,也就有了审美疲劳,楚天一时间甚至无法将眼前这厮和他见过的那些天族少主们分辨清楚。
  
  这位英俊的青年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他白皙如玉的皮肤上突然裂开了无数细小的血痕,就好像一具精美的瓷器的釉层上裂开了无数细小的裂片一样,端的诡秘狰狞到了极点。
  
  这厮的身体被楚天一拳轰出的太阴之力重创,如果不是他本身修为极强,更掌控了强大的生命之道,体内生命能量庞大到极点,楚天这一拳早就将他轰成了一团冰冻在一起的细小肉糜。
  
  “楚天!我是……道奇秀!”俊美青年面容狰狞的看着楚天,很艰难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了一句话。
  
  “哦?道奇秀?道奇韵是你妹?她跟着法独尊跑了!”楚天顿时明白了这厮是谁。
  
  道奇秀,情敌啊!
  
  所以,楚天说话很不客气,直戳人家的心痛之处。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