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五百四十二章 理由?不需要! 2

      庞大的巨舰冉冉浮空而起,迅速脱离了紫域。
  
      巨舰向天空升起,越来越高,越来越高。渐渐地,楚天已经能够在高空看到天陆的全貌。
  
      天陆就好像一颗苍翠的苹果,静静的漂浮在无边的蓝水中。只是冥角一族的侵入,让天陆核心部位多了一块黑色的斑点,就好像被虫子咬过的缺口,黑漆漆的好不难看。
  
      巨舰继续升高,天陆在视野中逐渐变小,巨舰连续向天空飞七天七夜后,楚天就看到,在无边无际的堕星洋上,居然还有几块面积颇为不小的陆块。
  
      其中一块就在天陆的东边,不出意外,那就是灵境所在。
  
      站在船头像一头呆头鹅一样低头看了七天七夜,楚天也觉得自己有点无聊。
  
      他抬起头,向高空望了过去。
  
      一条条说不出什么色彩的洪流横贯虚空,隐隐有低沉的轰鸣声,好似闷雷一样可以震得五脏六腑乱颤的轰鸣声不断从四面八方传来。
  
      远处天空中,可以看到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星辰悬浮着,按照某个特殊的、复杂的轨迹在天空中运转。
  
      巨舰在不断升高,逐渐超过了这些星辰的高度。
  
      太阳和月亮一左一右的悬浮在巨舰的两侧,好似伸手可及。楚天能感受到太阳和月亮传来的庞大吸引力,这两颗巨大的天空主宰,在向楚天发出邀请,请他进入星核中休憩。
  
      一如当年的太阳天尊和太阴天尊,他们的日常起居之地,就在太阳星和太阴星上。
  
      楚天笑了笑,开始盘点自己的家当。
  
      天外战场凶名在外,那可是紫阀借刀杀人,将道阀、法阀和其他天族个家族的精英杀得斩草除根的鬼地方。能够让紫阀紧急求援的军情,天知道有多大的凶险在那里。
  
      不过,楚天的心里还是蛮笃定的。
  
      太阳造化钟、太阴万化轮、天地熔炉、无量神珠四件至尊天器随身。
  
      紫霄金阳炉这件太古重宝也随身携带,随时可能炼制各种灵丹备用。
  
      有九耀甲和周天四万八千星主旗,防御力、辅助力都是绝顶的强悍。
  
      更重要的是,知晓楚天要赶赴天外战场,珞儿悍然将七巧天宫给提了过来。七巧天宫中的所有住户都被珞儿赶走,珞儿硬逼着楚天将七巧天宫随身携带着。
  
      有了七巧天宫,楚天就有了一座完备的生产基地,无论遭遇什么危险,都是应付自如。
  
      别的不说,就说七巧天宫可以源源不断的出产各种强大的战争傀儡,这在战场上,有时候比什么神兵利器都好用得多!
  
      当然,楚天自身的修为也不坏啊,太阴太阳分有三十六重宝轮,合计七十二劫的修为——而且他的天魂被紫霄补天髓硬生生补到了九尺多高,有必要的时候,他还能一口气凝聚九十几道天道宝轮!
  
      这等实力,在这次赶去增援的紫阀精英中,也可以列入高手行列了吧?
  
      轻盈的脚步声传来。
  
      巨舰突然轻轻的晃了晃,好似穿透了一层厚厚的膈膜,进入了某个奇异的天地。
  
      楚天向四周望去,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一条在虚空中蜿蜒流动,庞大无比的银河!
  
      光芒夺目的星光河流缓缓的流淌着,远远近近的,可以看到一团团大大小小的光晕随着银河在流动。每一团光晕就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和天族所在的那一方天地一般无二的世界。
  
      这些小小的世界,就有好像一条大江上的无数片树叶,随着水流奔腾流动,在无穷无尽的虚空中穿梭。
  
      有一些世界格外渺小,在楚天视野中,这些小世界就好像芝麻粒一般渺小,而且光芒极其黯淡。而有一些世界就好像太阳一样光辉夺目,不仅体积巨大,而且散发出的光芒隔着无穷的距离都能蛮横且霸道的强行闯入你的视野中。
  
      而楚天乘坐的巨舰刚刚脱离的天族本土世界,在这条巨大无比的银河中,看上去似乎……
  
      楚天心里微微一沉,天族拥有的这一方世界,似乎只是中上水准。
  
      “这是天河!”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在楚天身后传来:“无穷无尽,无边无际,无数大小天界在天河中漂浮沉落,相互之间攻伐不止。”
  
      “资源,人口,乃至天道法则本身,都是相互掠夺、相互劫掠的目标。”
  
      “强者恒强,弱者恒弱……有那万古至尊,光热如太阳,笼罩无数大小天界;也有那渺小的天界,嘿嘿,好似毫无反抗之力的小丫头一样,被人蹂躏了一遍又一遍,甚至直接被抹杀、吞噬。”
  
      “第一次见到吧?世界的真正面目,就是这样了!”紫万重拎着一个酒壶,站在楚天身边,将酒壶递给了楚天:“这等风景,怎样?不坏吧?”
  
      楚天接过酒壶,大口大口的吞咽了几口美酒,然后重重的哈出了一口酒气:“不坏,真的。我真没想到,这世界,居然是如此的……”
  
      楚天出神的看着四周无边无垠的天河。
  
      他能感受到,这天河在以一个极其可怕的速度在虚空中穿梭流动,无数大小天界就随着天河在虚空中急速的滑行。只是他们身处其中,所以无法直接的感受天河的可怕高速。
  
      这么伟大的一条河流,不知道从哪里发源,不知道要流去哪里。
  
      无数个大小天界就随着这条天河在急速的流动,恒古不息,万古不变。
  
      突然间,一股极其阴冷的寒气在腹中爆发开来,楚天身体一晃,浑身剧痛,天魂几乎被剧痛崩解。他骇然回头看向紫万重,张开嘴想要说话,一道青色的血浆喷出,落在甲板上的时候,血浆已经变成了青色的透明玄冰。
  
      “为……为什么?”楚天愕然看着紫万重。
  
      酒水中有剧毒,而且是楚天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剧毒,他根本没能辨识出酒水中的毒分,就已经中招。
  
      “需要理由么?我紫阀,想要抹杀一个人!”紫万重背着手,镇定的看着楚天:“你是一个很高明的丹师……不过,你继承的丹道,都囿于本土世界的传承。”
  
      “你中的毒,来自荧惑天主他们那一方世界,是天地极阴本源凝聚而成的‘极阴冰魄’。”
  
      “本土世界从未有这样的毒出现过,你怎么可能辨识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