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五百七十七章 少君的愤怒 1
    天庭,西部。
  
      九十九重黑色的云盖高悬虚空,形如圆盘的黑色云盖广袤无边,每一重云盖上,都矗立着无数的宫殿楼阁。
  
      一重重云盖累叠而上,最下方的云盖直径最为庞大,最上层的第九十九重云盖面积最小,但是直径也超过了千万里。
  
      无数背生双翼的天兵天将围绕着这些云盖盘旋飞舞,好似永远不会疲累一样,从不见他们落地休息。远远看去,这些天兵天将背后巨大的羽翼中有几根长长的黑色翎羽,他们飞行的时候,就在虚空中拉出了一条条长长的黑色光痕。
  
      最上一层云盖上,大片奢华精美,通体暗金色的宫殿楼阁中,公孙琅琅穿着一裘宽松飘逸的黑色长袍,淡淡的笑着,轻快的在游廊之间悄步穿梭。
  
      十几名生得俏丽异常、美轮美奂的小丫头微笑着,紧紧的跟在公孙琅琅的身后。一群小丫头子目光好似蜜糖,紧紧的黏在公孙琅琅高大、健壮的背影上,分秒不会离开丝毫。
  
      公孙琅琅知道这些小丫头子在偷看他。
  
      对此,他颇为享受,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淡然。
  
      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出身尊贵,天资卓越,自身修为在天庭年青一代中堪称绝顶,更兼手段高明,为人处世雍容大度、处置得当,整个天庭谁不传颂他公孙琅琅的美名?
  
      不要说其他那些天帝、尊王的废物儿子们,就他的那群废物兄弟……
  
      ‘呵呵’,亏他们和公孙琅琅有着同样的血脉,但是和公孙琅琅相比,那都是一群垃圾!
  
      微微昂着头,心情很不错的公孙琅琅走下回廊,穿过一个小小的花圃,随手将一枚珍贵无比的九龙吞日大朱佩递给了正跪倒行礼的一个花匠手中。
  
      那花匠看着手中沉甸甸、闪耀着夺目神光的大朱佩,诚惶诚恐的一头磕在了地上,嘶声高呼着向公孙琅琅表达自己发自内心的感激和狂热的拥护。
  
      公孙琅琅笑着点了点头,步伐轻松的离开了。
  
      这就是……愚民啊!
  
      给他们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对公孙琅琅来说连一点儿价值都没有的垃圾货色,他们就会感激得诚惶诚恐,感激得五体投地,这个花匠,现在恨不得将自己全家老小的性命都献给公孙琅琅了罢?
  
      当然,虽然他们全家老小的性命不值钱,对公孙琅琅也没用。
  
      但是这种感觉,真不错呵!
  
      公孙琅琅笑呵呵的走过了小花园,穿过一座月亮门,前方一条小道两侧,种满了通体漆黑的箭竹。这些箭竹一律高有十七八丈,却只有人手腕粗细,短的是的纤细异常、笔挺如箭。
  
      漆黑的箭竹上每一片竹叶都漆黑如墨,不断向外喷射出凌厉如刀的黑色雾气。
  
      缕缕黑雾犹如实质在空气中喷出老远,相互之间撞击的时候,还不断发出‘叮叮’声响。这些黑气往往会在空气中盘旋飞舞一刻钟以上,才会慢慢的沉淀下来。
  
      箭竹林中的土地漆黑如墨,没有丝毫反光,地面上没有丝毫杂草,干净舒朗,透着一股让人恨不得就这么躺在地上,永恒的和这片土地融为一体的怪异诱惑。
  
      “停下!”公孙琅琅右手轻轻虚按,一群小丫头子就不情不愿的停了下来,一个个目光火热的盯着公孙琅琅的背影,那火热、甜蜜的目光中,却又充斥着难以形容的幽怨之色。
  
      公孙琅琅微笑着,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些小丫头子心头的幽怨。
  
      但是作为上位者,他定然不能什么事情都依着这些小丫头子。他必须有自己的一点点秘密,保持一点神秘感,如此才能更好的吸引那些下位之人!
  
      虽然他知道,这些小丫头子已经完全成了他的俘虏,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已经彻底被他俘获。
  
      但是这种肆意操控他人情感、情绪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从生命到命运,全盘掌控,这种掌控全局的感觉,更加好。
  
      顺着箭竹林中的小道一路向前,蜿蜒的小道足足有数百里长,在公孙琅琅脚下,却也只用了短短一盏茶时间,他就来到了竹林深处。
  
      这里有一眼小湖,大概千亩大小的湖泊上生满了通体漆黑没有丝毫杂色的莲花。
  
      从莲叶到莲花都漆黑如墨,水缸大小的莲花中,一缕缕黑色幽光升腾而起,在莲台上勾勒出了一条条虚幻、迷离的身影,散发出让人窒息的、动摇神魄的可怕力量。
  
      仔细看去,这些迷离的身影就好像一尊尊被无数年供奉在神台上的神像,他们缓缓的转过身,幽深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公孙琅琅,然后不断发出低沉的‘呵呵’笑声。
  
      可怕的异力充斥虚空。
  
      一波波让人神魂动摇,几乎要将神魂崩解的可怕力量在虚空中游荡。
  
      有细微的奇异的呻吟声在公孙琅琅耳朵边响起,这声音充满了时间最诱惑、最堕落的力量,若是那些小丫头子来到这里,她们估计在听到这声音的一瞬间,魂魄就已经飞出体外,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公孙琅琅轻喝了一声,眉心一抹形如印玺的黑色幽光一闪而逝。
  
      所有异象都消失了。
  
      所有的黑色莲花静谧的矗立在那里,通体漆黑的花朵,居然给人一种无比圣洁、无比端庄、无比威严、高高在上的奇异感觉。
  
      公孙琅琅笑着,脚踏着湖泊上的黑色莲花,步伐轻盈的越过湖泊,来到了对岸一座精巧的小楼外。
  
      推开楼门,登堂入室。
  
      外界看上去只有三层高,占地不过七八丈方圆的小楼,内部却是一座极其辉煌壮丽的宫殿。通体漆黑的宫殿内黑雾弥漫,一股静谧、幽静,几乎死寂的气息充盈虚空,公孙琅琅的所有动作发出的细微声音,都被这座宫殿吞噬一空。
  
      “来了!”宫殿内,一个甜蜜、迷人、让人恨不得犹如投火的飞蛾一样焚烧在内的魅惑声音幽幽响起:“琅琅,最近,有什么,新鲜事么?”
  
      这声音慵懒到了极致,每一个字都好似用尽了全部力气,在蜜糖罐子里狠狠的浸透了后,这才慢悠悠的吐出了嘴唇。
  
      “大光明教的明茉儿,飞升了。”公孙琅琅轻快的笑着:“虽然是出于意外飞升,但是我已经派人去迎接了。只要她来了,大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