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五百七十八章 大爆 1
    ‘呜~~~哈’!
  
      太蒼大手抓下,犹如一座山,犹如一片天,带着滔天的金色烈焰向楚天砸了下来。
  
      四周无数天兵天将眸子里喷涌出各色光焰,齐齐举起兵器大声呐喊。他们背后的羽翼扇动,数百万天军犹如一体,围绕着太岳巨舰急速的旋转起来。
  
      战鼓震荡,号角惊天,无数天兵天将齐声呐喊,声势惊天动地,直能震得天地摇晃、星辰坠落。
  
      一道巨大的,由七彩神光组成的巨大龙卷风裹住了太岳巨舰,无数天兵天将在急速盘旋,他们目光炯炯凝视着太蒼和身陷包围圈核心的楚天,不断倾尽全力发出战吼声。
  
      “来!”鼓号声让楚天心头热血骤然膨胀,他大声笑着,左手数十枚威力极大的雷火属性天符飘浮在身边,左手掌猛地一翻,通体上下精血气焰犹如狼烟冲起来数万丈,一支比起太蒼的大手只大不小的血色掌印轰鸣着向天空金灿灿的手掌迎了上去。
  
      精血气焰呼啸着冲起,楚天上空十余万天兵天将正在他上空盘旋,精血气焰冲出,十几万天兵天将齐声怒吼,被一股沛不可挡的恐怖精血能量冲得高高飞起,数万首当其冲的天兵天将肢体爆开,背后的羽翼犹如薄薄的蝉翼一样被一击粉碎。
  
      “太蒼元帅……手下留情啊!”杜振和宫飞半截身躯都已经粉碎了,他们还没能弄清情况,依旧歇斯底里的惨号着。
  
      太蒼轻蔑的笑着,他对杜振和宫飞的哀嚎声视若无睹,手掌再次加了一把力量,沉甸甸的向楚天砸了下来。
  
      血色巨掌和金色手掌重重的撞击在一起。
  
      楚天只觉一股沉重的力量从天空落下,他浑身骨骼‘咔咔’作响,巨大的力量从手掌涌遍全身,承托他全身力量的两条小腿骨直接裂开了无数裂痕,膝盖更是扭曲变形。
  
      “好大的力气!”楚天惊怒交集看着太蒼,这股力量,这股力量大得让楚天无法承受。
  
      可是他分明辨析出,这并非纯粹是太蒼的力量。
  
      这一方天地都在帮助太蒼,有一股气势恢宏、威严凛然的天地巨力加持在了太蒼的身上,这才让太蒼轻描淡写的一掌有了如斯威能!
  
      若不是这天地之力……
  
      太蒼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拍出的金色手掌剧烈的震荡着,楚天以战神精血,激发全身肉体力量,燃烧精血气焰,全力轰出的一掌力量绝大,威势惊人,简直犹如数万条洪荒巨龙在同时作乱,威势至大让太蒼根本无法承受。
  
      饶是有天地巨力加持,太蒼的金色手掌崩解了,崩溃了,精纯、强大的精血气息侵入了他的身体,引动他全身神血骤然燃烧起来。
  
      一缕缕金色的精血气焰从太蒼的体内喷出,太蒼不由得发出尖锐的痛呼声,痛得脸色都变了。
  
      和楚天自行激发精血气焰不同,楚天身上的精血气焰是他精血力量澎湃至极的外在显露。而太蒼,他是硬生生被楚天强行点燃了全身精血!
  
      气血如火山,沸腾如潮、无法遏制。
  
      太蒼的七窍中同时有金色的粘稠火光喷出,他身体剧烈的哆嗦着,大颗大颗的汗水不断从他毛孔内喷出。他猛地拔出了背后背负的金色巨剑,声嘶力竭的一剑向楚天当头斩下。
  
      “邪魔,这是什么诡异手段?”太蒼在怒吼,剑光如狂潮,漫天都是金色的剑光乱杂杂的向楚天斩下。
  
      楚天将手中的圣女明茉儿迎向了太蒼的剑锋。
  
      太蒼对明茉儿视若无睹——对他而言,一万个明茉儿挡在面前,也阻止不了他一剑将楚天击杀的决心。
  
      楚天居然可以让身处天兵天将体内神国的虔诚信徒灵魂彻底的陨落,脱离天庭制定的信众体系,遁入天地之间自然生成的轮回大道中!
  
      这是何等的大逆不道!
  
      这是何等的罪该万死!
  
      这根本是动摇整个天庭力量体系、统治架构的无上罪孽!
  
      “死,死,死啊!”太蒼的身后,一重重金色烈焰组成的神龛不断浮现,一重重神龛上一圈圈明光犹如宝轮缓缓转动,每一圈宝轮中都能看到一尊尊金甲神人或站或坐,通体散发出无上威严。
  
      更有刀枪剑戟各色金色神兵在神龛中若隐若现,每一件兵器都放出刺目的金色神芒,不断融入太蒼手中的金色大剑中。剑锋剧烈激荡,发出‘嗡嗡’巨响,漫天剑光如海潮,淹没了整个太岳巨舰。
  
      远处传来公孙琅琅气急败坏的尖叫声:“太蒼!你好大的胆子!你敢伤我的人?”
  
      太蒼身后一片金色浓云翻滚,无数金色透明的人影在浓云中若隐若现,他们齐声高呼赞颂太蒼神圣伟大的歌谣,声嘶力竭的赞颂太蒼的尊贵不凡。
  
      一缕缕精纯的金色流光不断从这些金色人影体内注入太蒼身体,太蒼的剑势骤然凌厉了百倍以上,他身后金色烈焰组成的神龛中,一具具金甲神人和金色神兵已然凝成了实质,好似随时能从烈焰神龛上一跃而下暴起杀敌。
  
      公孙琅琅的怒吼声变得格外的尖锐,隐隐带着一丝狼狈和气急败坏。
  
      太蒼对公孙琅琅的喝令声置之不理,只是全神贯注的,用尽全部的力量向楚天挥出了这一剑。
  
      楚天身边飘浮着的天符一枚接一枚的飞上了天空,天符连绵爆开,每一枚天符都爆开了百丈大小的炽热烈焰,无数水缸粗细的雷光无声无息的从烈焰中喷了出来,将金色的剑光狂潮轰开了一个个大大的窟窿。
  
      一个个窟窿破开,漫天金色剑光继续涌来,不断将这些窟窿重新填补修复,如潮的剑光依旧坚定地、快若闪电沉重如山的向楚天斩了下来。
  
      天空中,无数天兵天将突然凝滞在空中,他们背后巨大的羽翼齐齐向前一抖。
  
      无数条羽毛状的神光化为滔天的光潮,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向楚天覆盖了下来。
  
      鼠爷的尖叫声响彻云霄:“嘿,真稀奇嘿,拔毛打人!”
  
      九耀甲喷出夺目的光焰,一百零八面有湮灭星珠融入的星主旗悄然飞出,在楚天身边勾勒出了一条形如苍龙的灵动星图,一股沧桑、恢弘的星辰之力冲天而起,一条苍龙虚影盘旋在楚天头顶,为他挡住了第一波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