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平静小城 1
    天庭,东方天域东南部,一条张牙舞爪犹如火龙的巨型山脉‘大苍山’绵延数十亿里,山脉中无数强大可怕的飞禽猛兽繁衍生息,而在山脉外,无数城镇村庄星罗密布,居住了无数天庭黎民。
  
      大苍山南麓,一条大江浩浩荡荡从大苍山深处流淌出来,在山外冲出了一片绵延数千里的冲积平原。青草苍苍,平野茫茫,肥沃的土地上一块块四四方方的田地整齐的排列着,田地中随处可见辛勤劳作的农人。
  
      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粗布衣,腰间佩戴着一柄外饰简陋的铁剑,背后背着一柄硕大的铁锤,楚天顺着一条宽敞的沙石大道不紧不慢的行进着。
  
      收敛了全部魂念,收敛了全部气息,楚天表现出来的力量,大概就是安身境中期的水准。
  
      蔚蓝色的天空不见一丝云彩,毒辣的太阳高悬在天空,肆无忌惮的向地面倾泻着热量。在凡人无法想象的高空,一队天兵快速的飞过。
  
      这些天兵目光如鹰隼,从离地数千里的高空飞过时,他们犹如实质的目光细细密密的扫过地面,一草一木、一沙一石尽在他们的观察中。
  
      楚天清晰的感受到了这些天兵的目光扫过自己身体,但是他微微笑着,一丝表情变化都没有的继续向前行进。
  
      路边一块田地中,两个老农喘着气直起了腰身,用力的捶了捶腰杆,带着一丝诧异的看向了楚天。略微沉吟了片刻,楚天走到了田地旁,三言两语间就和两个老农套上了近乎,借用他们的粗瓷大碗,从他们准备的水罐中倒了一碗凉水喝了下去。
  
      “这天可真够热的。”楚天看着两个老农黧黑的面皮,由衷的感慨道:“两位老丈辛劳!”
  
      两个老农急忙摇头,很淳朴的,带着一丝羞涩和畏惧的,异常憨厚的笑了笑。
  
      楚天从袖子里掏出了几个拇指大小的方形铜片,不容两个老农分说,将铜片塞进了他们嘴里,然后笑着施施然走开了。
  
      伴随着两个老农在后面过意不去的感谢声,楚天一边微笑着向前行走,一边摸了摸他脖子上缠着的一条青色绫子。
  
      “天庭,真是一个有趣的地方。”
  
      回想着绫带上,那个神秘的青色人影留给自己的信息,楚天由衷的感慨了一声。
  
      这个天庭拥有的力量让楚天都心惊不已,这些日子的狼狈遭遇,也足以证明,此刻的楚天根本没资格和天庭掰手腕。
  
      “不能心急。现在要做的,是如他所言,先让自己变成一滴水,融入天庭这一片汪洋大海!”
  
      楚天暗自嘀咕着,用力按了按青色绫带,感受了一下绫带上散发出的奇异气息。
  
      在青色绫带上,青色人影揭破了楚天总是无法逃离天庭监视的秘密——无论是楚天还是太阴万化轮,都是外来之物,他们的气息和偌大的天庭总有细微的区别。
  
      这就好像一碗牛奶中,突然混入了一滴墨水,无论这滴墨水如何的东躲西藏,他都和这白色的牛奶格格不入,就算是一棵草、一只虫,都能轻松的将他翻出来。
  
      而天庭掌握的某些秘术,就是能通过天庭的天地万物,找到这些格格不入的异类,并用最快的速度出现,将那异类斩尽杀绝。
  
      “先是我自己,要熟悉天庭的法则,将自己彻底融入天庭……这不难,对我来说,这不能……难的是,我身上的这些宝贝……他们的本源太强大,品阶太高,是一方天地起源时的伴生物……想要让他们的气息和这一方天庭默契相合……”
  
      楚天嘴里一阵发酸,心里一阵发苦。
  
      这可真不是什么容易的活计。
  
      青色绫带中,有那青色人影赠送的一门专门洗炼各色强大至宝的法门,专门用来掩饰本体的气息,在天庭完美的藏匿自己的神奇秘法,但是楚天身上的好玩意太多了,品阶太高了,想要将他们洗炼完成,天知道要多少时间,耗费多少苦功!
  
      前方道路的尽头,两条小河的环绕中,一座小城出现了。
  
      这小城不大,高不过两丈的城墙,一圈儿大概能有二十里的样子,总人口大概也就是十几万人的水准。
  
      在小城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相隔大概二十里,各有一座人烟繁茂的小镇,每个镇子都能有两三万人。
  
      楚天站在距离城门一里多地的地方,向小城周边打量了一阵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也是随机挑选了一处地方遁移过来,既然碰到了这座小城,而且四周风景颇为秀美,那就是这里了。
  
      不多时,楚天来到了城门口,几个身穿劲装,腰间佩戴长刀,应该是城内‘捕快’一类的精壮汉子喝住了楚天,两个汉子走到楚天身边,一人随手将他腰间用一块破烂兽皮裹着的铁剑抢了过去,另外一人则是伸手拍了拍他背后背着的大铁锤。
  
      “汉子,干什么的?”手持楚天腰间铁剑的汉子随手拔出铁剑,向楚天懒散的问了一句。
  
      “铁匠!”楚天很憨厚的向这汉子笑了笑。反正他现在使用的不是他的真实面目,他如今的长相颇为憨厚、普通,就是一个普通的三十岁出头男子,而且很是经受了一些风霜雨雪的沧桑模样。
  
      “铁匠?”几个人笑了笑,同时看向了楚天的那柄铁剑。
  
      ‘嘶嘶’几声,几个汉子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楚天的这柄铁剑只是用普通杂木做了个剑柄,用一块狼皮包裹着,外饰极其简陋,甚至可以说是难看。但是这剑可是楚天亲手锻造而成,通体银白色的长剑上,密密麻麻的尽是重重叠叠的雪花纹路,在阳光下散发出夺目的光华。
  
      手持铁剑的汉子呆了呆,他猛地拔出腰间长刀,刀剑狠狠互相劈砍了一记。
  
      ‘叮’的一声脆响,汉子手中同样是好钢打造的长刀被楚天的铁剑一剑劈成了两段,仔细看去,铁剑只是锋口上微微有一点不起眼的卷痕,除此之外别无任何伤损。
  
      “这……这剑……师傅你可出手么?”手持铁剑的汉子猛地紧握着剑柄,目不转睛的看着楚天。
  
      其他几个汉子目光也是一阵火热,一个个呼吸都急促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