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天尊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天庭小吏 1
    白衣、黑衣两个青年相对而立,手中长剑交错,不断迸射出夺目的火光。
  
      两人用尽全力,全身神力激荡,不断冲击对方。只是两人的修为相当,无论是法力修为还是肉体力量都几乎在一条线上,使用的兵器也是同一个品级,短时间内根本分不出胜负来。
  
      楚天动了。
  
      他手中突然多了一柄闪耀着淡淡火光的锤子,用尽全力一锤子从身后闷在了黑衣青年的后脑勺上:“还老子的炉子!那是老子九死一生才得来的宝贝!”
  
      ‘轰’的一声巨响,锤子内一股剧烈的震荡波轰出,带着可怕的高温犹如一颗炸弹在黑衣青年的后脑勺上爆开。黑衣青年的体表一层黑气弥漫开来,锤子内轰出的震波被中和了九成左右,但是楚天的蛮力可不小,依旧一锤子砸得他一个趔趄。
  
      手腕一软,黑衣青年的长剑骤然被白衣青年压得向后退了一尺,剑锋猛地贴在了他的胸膛上,黑烟缭绕,剑锋切进了黑衣青年的身体,在他身上拉开了一条长长的伤口。
  
      白衣青年顺势一挥手,长剑荡起一道弧光,喷吐着金色光焰重重刺进了黑衣青年的肩膀。
  
      剑锋洞穿黑衣青年的身体,熊熊燃烧的金色火焰烧得黑衣青年肩膀一片焦糊,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烤肉味道。黑衣青年闷哼了一声,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几步,恼羞成怒的仰天长啸起来。
  
      楚天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具一尺多长的强弩,瞅准了黑衣青年的软肋,‘啪啪啪’就是三支八寸长的三棱弩矢激射而出,狠狠扎进了黑衣青年的身体。
  
      ‘嗤嗤’声中,弩矢上居然淬了剧毒,采自金属矿石中的烈性剧毒犹如浓酸,急速腐蚀破坏着黑衣青年的肉体,饶是这家伙的修为强悍,也痛得面孔扭曲,嘶吼声骤然终止。
  
      “老子弄死你!”楚天低沉的嘶吼着,挥动着大锤子冲到了黑衣青年面前,一锤子朝着他的面门砸了下去。
  
      这黑衣青年的修为固然强大,但是也只是凡人范畴,远不如那些天兵天将强悍。楚天手中的这锤子也颇有几分玄妙,配合上他的蛮力,这一击若是真个命中,这黑衣青年就算不死下场也着实堪忧。
  
      一道黑气突然出现,一名背生六对黑色羽翼的天将突然从黑气中走出,一掌拍向了楚天手中的铁锤:“蝼蚁凡人,焉敢以下犯上?”
  
      一抹金色火焰突然在楚天面前冲天而起,一尊背生八对金色羽翼,通体洋溢着金色神光的天将笑容可掬的走了出来,一掌接住了对面黑翼天将的手掌:“这里是东方天域,这里是几位帝子赌斗的战场,你……敢破坏规矩?”
  
      楚天呆呆的看着这两尊天将,他手中的铁锤‘当啷’一下落在地上,他诚惶诚恐的跪了下去,向着两尊天将连连磕头:“咱……虎大力……拜见……拜见……拜见!”
  
      楚天语无伦次的向两尊天将顶礼膜拜,身体剧烈的哆嗦着,那又是惊惶又是狂喜的表情让后来的那尊天将满意的点了点头,嘴角微微裂开,露出了一丝矜持的微笑。
  
      远处一座山头上,太阴万化轮悬浮在楚天本体的头顶,一缕缕清澈的月光倒卷而下,将他和鼠爷的身形遮挡得严严实实。一条青色的绫带悬浮在太阴万化轮上方,缕缕青气不断融入月光中,完美的遮掩住了太阴万化轮那一丝和天庭的太阴大道颇有差异的异类气息。
  
      有了这条青色绫带中和气息,太阴万化轮也修复了不少,加上楚天这些年的苦功,太阴万化轮已经和天庭的太阴大道融合了不少,楚天终于可以完美的隐藏自己和鼠爷的形迹。
  
      毕竟,太阴万化轮是至尊天器级别的至宝,拥有绝强的潜力!
  
      背生六对黑色羽翼的天将突然惨嚎了一声,他的手腕上一缕金色火焰熊熊燃烧,烧得他皮肉绽开,痛得他浑身哆嗦着向后连连倒退。
  
      背生八对羽翼的天将冷冽一笑,他向那白衣青年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白衣青年恭谨的向他跪地行了一礼,然后身体骤然化为一道白光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将一把抓住了‘楚天’的肩膀,身体化为一缕金色神光直冲高空,一个闪烁就到了万里高空外。一片方圆近千里的白云悬浮在高空中,上方矗立着大大小小的宫殿楼阁,有曼妙的音乐从四面八方虚空中隐隐传来。
  
      正中一座大殿中,东方大帝的九位帝子坐在一字儿排开的王座上,和对面的公孙琅琅遥遥对峙。
  
      “狐七!”公孙琅琅的脸色很难看,他看着对面的九位帝子,目光凝结在了其中的第七帝子身上:“既然是赌局,谁也不许用盘外招。你们九兄弟,不会是联手坑我吧?”
  
      第七帝子狐七很委屈的摊开了双手,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淡然道:“公孙琅琅,这话,你也不嫌丢人?是你勾搭老九,硬生生要来掺和一手,我们几兄弟让你参加赌局,已经是人情了。你说这话,且不说对我们兄弟几个是大不敬,你对得起老九么?”
  
      九位帝子中,身穿淡黑色长衫的第九帝子异常尴尬的看着公孙琅琅:“表兄,真正是,没人作弊。你知道的,这次赌局,关系着我们兄弟几个自家的前途、基业,我们怎可能作弊?”
  
      公孙琅琅神色不渝的指着被天将拎进大殿的‘楚天’冷笑道:“那这个虎大力怎么说?嗯?那些床弩什么的也就罢了,凡间铁匠有点巧思,也能锻造出来。但是那什么……什么……魔改坦克,这是凡人应有的手段么?这完全是,破坏了规矩!”
  
      公孙琅琅的面孔扭曲,面色狰狞无比,他是真的有点恼羞成怒近乎歇斯底里了!
  
      这次赌局,关系着他的好些筹划!
  
      十几年前,大光明教圣女明茉儿体内那一点先天大光明圣光莫名失去,几乎毁掉了公孙琅琅的全部筹谋。他被逼无奈,好容易才找到了另外一条弥补的办法,但是对方很不好打交道,想要从对方手中获取他要的资源,需要无数的生灵灵魂才有可能。
  
      天庭天规森严,就算他公孙琅琅是西天大帝的爱子,也不是随意就能收割凡人灵魂的!
  
      他好容易才打探到东天大帝的九个帝子在这里赌斗,这才眼巴巴的跑来参加赌局,这赌局他是只能赢、不能输!
  
      ‘楚天’却成了赌局最大的变数,他如何能容得?